国防大学教授戴旭:如何掌握网络舆论斗争主动权

来源:国防参考作者:陆 康责任编辑:杜汶纹
2015-06-04 17:26

警惕敌对势力倾覆我们党的文化版图

——国防大学教授戴旭谈如何掌握网络舆论斗争主动权(上)

网络时代的国防,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心”防。今天,在我国13亿多人中,有多少仍是共产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追随者,又有多少是西方“普世价值”的拥趸?回答这个问题,需要我们从思想和信仰层面巡视一下我们的政治队伍,认真检视一下我党现有的文化版图。

——戴 旭

发生在意识形态主阵地上的网络舆论斗争,其本质是敌对势力与我党、我国争夺人心的生死博弈

记者:戴教授,我们知道您是最早使用网络维护党、军队和国家利益,打击敌对势力的军队专家之一。您率先提出了“坚守网络上甘岭”的铿锵口号。今天,想请您谈一谈怎样掌握网络舆论斗争主动权的问题。

戴旭:舆论斗争的背后是思想战争,其实就是争夺人心。“得人心者得天下”。今天,世界已经进入网络时代,原有的领土、领海、领空的国防概念早已不知不觉地被全面突破了。苏军就是前车之鉴。俄罗斯人现在正在更新他们的战争学说,他们说,近代没有哪个国家使用武力完全战胜过俄罗斯,但是,“颜色革命”式的软进攻却肢解了苏联。

网络时代,世界上所有国家和民族,被全方位地链接成一个整体,“人民”成为继陆地、海洋、天空、太空等之外,各网络技术强国攻防、夺占的又一个公共资源。以前,冷兵器、热兵器和机械化时代,一个国家只需要守住山川、海洋和天空,就可以保住自己领地上的人和物;现在则完全不行了:一是资本世界流通,二是观念世界流行。这两种东西,都可以无孔不入、来去自如,它也可以给你带来别国的人和财物,也可以卷走你的人和财物,让你人财两空,甚至夺去你的立足之地。看看近年来中东和中亚那些一夜之间垮台的政权就明白了。所以,网络时代的国防,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心”防。这个时代,比拼的是文化,是思想,是信仰,也就是核心价值观。

记者:美国学界和战略界认为,美国和西欧、日本是已经完成了现代化的国家,而中国、前苏联地区及中东伊斯兰世界,是处于转型中的国家,都处于不稳定状态,是可以用西方价值观改造,并按照美国的设计纳入其领导体系的。要实现这一战略,美国以文化帝国主义战略为主,交替使用经济帝国主义和军事帝国主义。不过,它是以软实力、巧实力和硬实力的名词来表述的。对此,您怎么看?

戴旭:2014年世界政治领域发生的最重大的事件,是乌克兰危机和俄罗斯危机。这是20年前苏联解体的后续“雪崩效应”。对于苏联解体,中国人的印象都很深刻,但俄罗斯眼下的能源危机和金融危机,还没有引起中国更深层次的思考。这是美国和西方对俄罗斯的釜底抽薪之举。从“苏联之死”再到如今的“俄罗斯之困”,在中国身边,20多年间上演了大国间和平绞杀最惨烈的一幕:那就是政治摧毁和经济摧毁,取代了从前的军事摧毁。其中,政治摧毁又是最主要的。

记者:我们注意到,习主席在2013年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提出了“互联网是意识形态斗争的主阵地”的新论述,正是着眼于网络时代的新特点。

戴旭:习主席对网络意识形态斗争重要性的论述高屋建瓴。此后,习主席又提出三个“高度警惕”。要把习主席的指示落到实处,执行部门如何掌握网络意识形态斗争主动权十分关键。从互联网进入中国,可以说我们的文宣部门和网络管理部门,一直没有完全掌握网络意识形态斗争的主动权,否则,网络意识形态领域就不会乱象丛生。外资和私营网站迅速坐大,事实上控制了中国的网络话语权,一些商业网站和新媒体平台成为西方敌对势力反共、反政府和反华大本营,近年来连续掀起数起围攻政府和正义人士、抹黑领袖和英模人物的舆论事件,掀起历史虚无主义的狂潮,妄图全盘否定新中国和中国共产党的光辉历史,十分明显地显露出颠覆中国的险恶图谋,但遗憾的是,这些现象和问题一直都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足够重视。

记者:您认为原因在哪里?

戴旭:一是对网络舆论斗争性质的严重性还认识不足,没有主动为党而战、为国分忧的意识;二是目前网络管理部门的有些做法只治标,不治本,还没有抓住问题的要害;三是主力军还没有上场。习主席说,互联网是意识形态斗争的主战场。主战场要有主力军。这个主力军,就是党和国家、军队的政治工作系统,以及广大的民间爱国力量组成的“网络爱国义勇军”。这些网络意识形态斗争体系要尽快形成,发挥作用。

记者:在您看来,网络舆论战的本质是什么?

戴旭:网络舆论战从政治话语体系讲是“斗争”,从军事角度看其实是网络时代的一种新的战争样式,我称之为网络时代的“心”战。表面上是网络舆论战,实质上是信息思想战。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但它的毁灭性甚至超过核武器,更不用说机械化武器了。

记者:从杀伤效果看吗?

戴旭:从整体毁灭效果看。苏联解体、华约组织瓦解,用核武器能做到吗?仅苏联就有3万多枚核弹头,可以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炸成粉末。它还有399万装备着先进武器的正规军,也能把欧洲搅个天翻地覆。但是,最后苏联就像《水浒传》里的秦明一样“可怜霹雳火,落地竟无声”!突尼斯国家政权被推翻,从起事到完成只有几天,什么样的机械化战争能达到这个速度?更触目惊心的是,进攻方居然兵不血刃,不费一枪一弹。真正的不战而胜,收益率无穷大。我把这种通过网络舆论直接攻心的信息思想战,称之为“非金属战争”,以强调其与以往战争外观和本质的根本不同。我认为,世界已经进入非金属战争时代,这是一场最新的军事革命。

记者:1991年的海湾战争,被称为世界新军事变革的开启之战。中国军队关于军事革命的提法是从那时才开始的。您认为那场军事革命已经过时了吗?

戴旭:2013的乌克兰战争包含的新战争特点,足以对现行的以精确制导、自动化指挥为内核的信息化军事革命的含义,带来颠覆性的革新。

记者:乌克兰战争?世界普遍称之为“乌克兰危机”。

戴旭:乌克兰国家被肢解,全国陷入内战,世界上最大的政治和军事力量集团因此展开对峙,这仅仅是危机吗?古巴导弹危机时是两个超级大国在外交层面上角力解决,并没有直接交手。但乌克兰的情况仅仅是在外交层面进行的吗?北约的军事专家已经在总结这场战争的新特点了。我也在思考这场战争对我军军事改革有哪些启迪意义。

记者:如您所说,这场乌克兰战争有何新特点?

戴旭:这是最新爆发的一场“颜色革命”,时间之短暂、动荡之激烈,影响之深远是前几年中东、中亚“颜色革命”以来前所未有的。这场危机包含了最新的军事变化。

在乌克兰危机中,美国采取的战略战术是以“文化战略”作指导,长期布局,以“第五纵队”突然发难,掀起政变和社会动乱,然后美国、欧盟和北约立即进行政治、经济、军事全面干预,同时还派出了特工、特种部队和雇佣军等进入乌克兰。美欧没有想到的是,普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是我们需要关注的。多年来,普京一直在乌克兰进行“反颜色革命”,就是在可能对自己不友好的国家,秘密扶持亲近自己的组织。这是一种文化战略,是新时代具有重大意义的国策。依靠乌克兰境内的亲俄罗斯力量,俄罗斯突然之间就把克里米亚收回了,只一招就改变了战略博弈的不利态势,严厉地惩罚了对手,警告了美欧,同时激起了俄罗斯民众巨大的爱国热情。这个收益太大了。美国一直以来都是煽动“颜色革命”对别国发起进攻,没想到俄罗斯也使用“颜色革命”式的手段进行反攻,这种情形类似于“以火灭火”的原理,或者说,如同中国兵法中的“以战止战”。

在这种文化战略的博弈中,呈现出军事层面的战争新特点。北约和中亚一些国家的学者认为:乌克兰战争证明,在现代战争中,战斗的主要空间存在于头脑之中,由信息和心理行为所主导。他们认为,这种新战争形式已不能用传统意义上的新军事行动来定义了,俄罗斯将影响力置于操作计划的核心,将会在其未来的变革(2020年俄罗斯军队现代化计划)中包含这样的元素,重大军事部署将缩减到必要的最小限度,对传统军事力量的运用已不再像从前那样了。这是唯一一次两个大国之间都没有动用传统军事力量,只使用编制外的“第五纵队”就结束了的一场战争。所以说,文化战略的重要性;“第五纵队”的战略性、长期使用;传统军事力量的威慑性使用;核武器的暗示性使用,以上几个方面才是乌克兰战争给我们的重要启示。

由此,让人不能不联想到美国对中国网络意见领袖的战略性重视现象,早已展现出美国对华战略及大国博弈的新特点。美国和西方早就把微博(西方的推特)称之为“革命的推特”,不仅利用本土的社交网站对要颠覆的目标国民众进行煽动,还以商业资本注入的方式,在对象国开设网站,然后在网站上设立各种文史时政栏目,对对象国的意识形态领域进行攻击。这不仅是一种巧妙的渗透,也是一种隐蔽的入侵。利用资本运营的手段不断发展壮大,最后“因粮于敌”,成为攻克对方政权的“文化炮台”。他们用这类网站,培养出大批与对象国政府唱对台戏的“意见领袖”,在思想领域误导民众,而它则在幕后以美国的文化价值观和巨额资金,掌控着这些“意见领袖”。在中国,这些“意见领袖”被称为大“V”。

克里于2014年2月访问中国时,曾专门抽时间会见了中国的部分网络“意见领袖”。这个事情看上去很小,但如果结合前面的一些事情看,就不能不引起重视。在克里访华前后,中国正在进行大规模的网络整治,抓了一批散布谣言的网络大“V”和网络犯罪分子。这里在中国互联网上粉丝量排名靠前的大“V”,很多人背景复杂。期间,台湾、香港也出现了乱局。香港的非法“占中”活动,喊出了“港独”的口号,打出了“港英”殖民时期的旗帜。这实际上就是“颜色革命”的变种,或者说是“颜色革命”的一种路演。由此观之,美国准备重建其对华“第五纵队”(它培植的这股势力在2014年被中国民间“网络义勇军”和国家网络执法部门清剿了),重新开始通过网络在中国制造社会动乱,以此颠覆中国。《战国策》中有言,“绵绵不绝,缦缦奈何;毫毛不拔,将成斧柯”。当前,中国网络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已不是见微知著、防患于未然的问题,而是到了“颜色革命”已兵临城下,我们必须备战的严峻态势!当然,这种网络舆论战争和传统的常规战争不一样,这是一种“心”的战争,我方备战也主要是在思想领域展开。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