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拔4300多米的新疆军区某红军师野外驻训营地,活跃着一群女兵的身影。她们豪迈地说:我们是女兵,但在昆仑山,“女”只是一个修饰词,“兵”才是我们应该有的样子——

十三女兵战昆仑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高晓玥 翟玉婷 本报特约通讯员 刘 永责任编辑:王春艳
2015-09-22 03:37
女兵们在昆仑高原进行接力站开设训练。 刘永

海拔4300多米的昆仑高原某地域,新疆军区某红军师首长机关指挥要素演练正在进行。一辆通信接力车穿过硝烟,在指挥方舱旁停下,5名女兵一跃而下,扛天线、砸地钉、收拉线,个个身手敏捷,不到5分钟,接力站开设完毕。

站在10米远的距离,你已看不出她们是女兵还是男兵。凯夫拉钢盔下,她们的面容如男兵一样黝黑红亮。

清一色的独生女,清一色的大学生士兵,该红军师通信营值勤站13个女兵从“娇娇女”到“昆仑女汉子”的转变,经历的痛苦似乎没有被“承认”。用她们的话说:这点苦算啥,跟吃零食一样。

7月初,该红军师整建制赴昆仑山参加高原野外驻训,值勤站20多名女兵激烈竞争,最终13人出征昆仑。

谁都知道昆仑苦。部队驻训地海拔4300多米,高原反应、紫外线、狂风,这些细皮嫩肉的女兵能扛得住吗?

上山前,微信圈疯传一组图片,年轻漂亮的女驴友千里单车走西藏,出发前楚楚动人,半道中已是蓬头垢面。女兵们惊呼:高原就是一个魔鬼化妆师啊!

既然这样为何还要争先恐后上高原?中士班长马隽道出了女兵们的真实想法:我们不应该只是敲敲键盘、接接电话,军旅人生一定要出彩一次,上昆仑战高原,正是从军路上最美的风景。

13个女兵分为2个班,一个班一辆接力车,分别担负师基本和预备指挥所接力通信保障任务。从都市到高原,从室内到战场,女兵们整装待发。

上山前,她们进行过2个月的接力通信强化训练。同在一个训练场的男兵们时常投过来轻蔑的眼神:“绣花枕头”靠边站,打仗还是男兵上。

女兵们不服气,叫板男兵,比赛十多次,女兵输多胜少。

而且她们还要在昆仑山与男兵一比高下,艰难的现实摆在面前:接力天线重48公斤,男兵2人从车上拆卸轻松抬走,女兵3人抬起来踉踉跄跄;固定天线钢索的地钉,长60厘米,重3公斤,要抡起5公斤重的大锤20秒内打入地下;约20米长的线缆、被覆线埋于地下15厘米,用4公斤重的十字镐挖掘沟槽。

在海拔4300多米的高原上行走,相当于平原负重20公斤,这样的环境下再干如此消耗体力的力气活,还要追求速度,对这些20多岁的女孩子来说,的确很艰难。

女兵们义无反顾地扛起了这些重任。是短板,就要敢于面对。

二班班长马隽,27岁,毕业于西安西京大学,是女兵中的“大姐”。她头脑灵活,带兵有方,训练有道。

既然是力气活,那就把体能练扎实,打牢高原训练基本功。她请师侦察营的一名班长当体能教练,从最基础的俯卧撑、仰卧起坐练起,逐渐增加训练强度。一个月后,女兵们的体能素质大幅提升。

接力站开设过程中,扛天线、砸地钉最累。身高1米73的青海姑娘、上等兵范小平当仁不让,主动请缨担任2号手。

笔者跟随采访,亲眼目睹了让人揪心的情景。范小平左手扶地钉,右手拿大锤,一下一下砸,一不小心,大锤落偏,蹭到了左手大拇指,皮破血流,疼得她不禁跳了起来。见状,几个女兵立即跑过来,掏出酒精棉、创可贴为她包扎伤口。

范小平用衣袖擦了下快要流出来的眼泪,声音略带哭腔:没事、没事!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