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审判亲历者、86岁八路军老战士丁宪邦回忆——

审判日本战犯的前前后后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本报记者 尹航 特约记者 刘国顺责任编辑:王春艳
2015-10-22 08:59

1956年6月10日至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在山西省太原市对在押的日本战犯进行了庄严审判,这就是著名的“太原审判”。

10月上旬,记者来到总政白石桥第一干休所,采访了当年太原审判的书记员、86岁八路军老战士丁宪邦。

“中央从中日两国人民的长远友好关系出发,作出了宽大处理的决定”

虽然年事已高,但丁宪邦身体硬朗、精神矍铄。他说,随着解放战争的胜利和新中国的建立,从1948年到1952年,人民政府陆续逮捕了藏匿于各地的日本战犯。

1952年,也就是丁宪邦调到总政治部军事审判庭工作那年,毛泽东主席于4月25日签发命令,宣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议:审判、处理关押在中国的最后一批日本战争罪犯。

经过艰苦的调查取证和提讯战犯,至1956年上半年,已取得18418件翔实证据材料,这些材料真实还原了这批战犯在战争期间犯下的累累罪行。

“中央从中日两国人民的长远友好关系出发,作出了宽大处理的决定。”丁宪邦告诉记者,调查结束后,最高人民检察院作出决定:起诉9名山西在押日本战犯,对120名次要和悔罪表现较好的战犯宣布免予起诉。

1956年4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成立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实施对日本侵华战犯的审判工作,同时批准了特别军事法庭的人员组成名单。其中,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法院抽调了包括丁宪邦在内的9名同志。

“战犯们当庭跪地痛哭、叩首谢罪,这些画面至今历历在目”

1956年6月10日,艳阳高照、清风徐徐。

太原市人民公园大礼堂庄严肃穆,特别军事法庭在这里开庭,审判9名在押日本战犯。

威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下,特别军事法庭的审判长、审判员,就座于正中央阶梯形审判台上。检察官、证人、辩护律师、翻译人员等各就各位。书记员丁宪邦等担任法庭记录。

在一本丁老珍藏半个多世纪的太原审判资料中,详细记录了受审战犯犯下的种种罪行:富永顺太郎1933年潜入我国,组织设立日本特务机关10余处,搜集大量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提供给日伪军警机构,指挥抓捕中国人4475名;战犯大野泰治曾亲自参与审讯、残害抗日女英雄赵一曼;战犯住冈义一先后两次在太原赛马场残杀抗日军民340人……

作为书记员,丁老在法庭上的职责就是详细记录庭审过程,因此对审判中的很多细节记忆尤为深刻。他说:“战犯们当庭跪地痛哭、叩首谢罪,这些画面至今历历在目。”

庭审期间,战犯相乐圭二在陈述罪行时因悔恨而放声痛哭;战犯笠实跪在法庭上、神野久吉匍匐在法庭上向中国人民谢罪。战犯城野宏更是在法庭最后陈述中讲道:“我痛恨我自己,痛恨使我犯下这些罪行的日本帝国主义。”“请允许我们这些被告人,以我们自己作为执行者所犯下的罪恶事实,向世界人民控诉日本帝国主义的罪行。”

经过事实调查、法庭辩论和休庭评议,特别军事法庭于6月19日宣判日本侵华战争犯罪华北特务案,判处富永顺太郎有期徒刑20年;于6月20日宣判日本侵华战争犯罪山西反革命案,分别判处城野宏等8人8年至18年有期徒刑。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