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回忆边境作战:5次参加轮战,5次在阵地上过年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陈晓虹责任编辑:任爽
2017-02-13 05:41

春节假期已经过去了,但春节的气氛似乎还在。今天《解放军报》“长征副刊”刊登文章《耳边的炮声》,文中提到作者回忆当年入伍到部队,到了南部边境,参加自卫还击作战。先后5次参加轮战,5次在阵地上过年。当时,敌人天天骚扰我边境,弄得我们边民不得安静。指挥员决定,为了让祖国人民过一个热闹的、和谐的、美好的春节,要用正义的炮声教训一下那些忘恩负义的人。那天晚上,炮声响起,地动山摇,烽烟聚起,群山回响。不久,远处村寨里放起了鞭炮,唱起了山歌。

耳边的炮声

■陈晓虹

送走了丙申,迎来了丁酉,仍觉得身心还浸泡在春节的气氛里。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这是宋代大诗人、宰相王安石取材于民间习俗,为春节写的一首即景诗:一片噼噼啪啪的爆竹声中,人们饮着醇美的屠苏酒,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春风,送走旧年,迎来新春,好不惬意。而那初升的新的一日的太阳照耀着千家万户,大家都换下了门上的旧桃符,挂上了新桃符,迎接新年的到来。表现当时人们迎接新年的喜庆景致和真情实感。

小时候在故乡迎接春节,最热闹、最隆重。大家为了充分表达喜庆的心情,从正月初一开始,短的到正月初五,长的到正月十五,有的地方甚至一直把庆贺活动延续到正月底,整个正月都是过年。直到今天,我们仍然叫春节为过年,这个通俗的叫法包含的是人们对新年美好的期盼。我上初中那一年春节,母亲托人从供销社门巿部买回了几块蓝卡其碎布,东拼西凑的为我做了一件中山装。母亲说:你现在是我们家最有文化的一个孩子,为了有个好兆头,给你做件新衣服过年。母亲的话让妹妹、弟弟馋得不得了,弟弟还抢先穿上那件大他一大截的蓝卡其中山装显摆,一家人笑声朗朗。到了正月初一的早晨,母亲总要为我们每人整一套看似崭新的,其实是以旧翻新、色调搭配得很好的衣裤放在床沿上,每个人的枕头边都放着父亲给我们的压岁钱,兄妹3个脸上都露出了欢乐的微笑,知足常乐是那个时期的美好心态,而这美好心态可以感染整个新年。就这样,年复一年的在生命之路上成长着,简简单单,快快乐乐。那真是人生越简单、生活越幸福,生活越简单、人生越快乐。过了一年,就盼着过又一个新年。在盼望中成长,在成长中盼望。

后来,我入伍到部队,到了南部边境,参加自卫还击作战。先后5次参加轮战,5次在阵地上过年。南疆隆冬的一天,一片郁郁葱葱,那些不知名的鸟、虫的叫声,此起彼伏,让人心旷神怡。可是,敌人天天骚扰我边境,弄得我们边民不得安静,许多边民只好投亲靠友。指挥员决定,为了让祖国人民过一个热闹的、和谐的、美好的春节,要用正义的炮声教训一下那些忘恩负义的人。

那天晚上,炮声响起,地动山摇,烽烟聚起,群山回响。炮声过后,万物寂静,死一般的寂静,就连战友们那心跳声和喘气声都听得清清楚楚。不久,远处村寨里放起了鞭炮,唱起了山歌。眼前的战友们也忙碌起来了,有的包饺子、有的写对联。而我,大声地篡改了王安石的《元日》:炮声隆隆一岁除,春风送暖喜神州。千门万户乐融融,总把新联换旧幅。

当年故乡的鞭炮声和阵地的枪炮声似已远去,但融化在血脉中的记忆却无法消失。如今,我一听到鞭炮响,当年南疆的炮声也在我的耳畔响起。在这炮声中,我似乎悟出一个因果关系:正因为有了战争的枪炮声,才有和平年代的鞭炮声呀。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