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凭什么赢得了从领袖到人民的心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葛红国 黄雪蕻责任编辑:任爽
2017-04-20 15:45

大功三连是支响当当的英模连队,诞生于抗日烽火,战争年代四次立大功,被誉为大功三连。和平建设时期,三连先后圆满完成多次重大任务,被誉为“学系列讲话、育‘四有’新人、建‘四铁’连队”的时代楷模。请看《解放军报》的报道:

白杨茁壮正长成

■葛红国 黄雪蕻

大功三连驻守在塞外的一个古镇上,阴山山脉横贯其中,“乱山奔绝塞,寒日没孤城”,写的就是眼前这座古镇。三月的北方,乍暖还寒,我们走进大功三连整齐的营房,防空警报骤然拉响,操场上战车隆隆而鸣,口令声此起彼伏,跑步声铿锵有力,三连战士整装集结,转瞬向训练场奔去。我们几乎没看清三连官兵的眉眼,也没有感受到他们的个性,只感到他们训练有素,年轻干练,但也普通,就是青年官兵该有的样子。

大功三连是支响当当的英模连队,诞生于抗日烽火,战争年代四次立大功,被誉为大功三连。和平建设时期,三连先后圆满完成多次重大任务,被誉为“学系列讲话、育‘四有’新人、建‘四铁’连队”的时代楷模。2017年1月,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亲切看望慰问了“大功三连”官兵,提出强军兴军的殷殷期望,也为三连连史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这支英模连队,到底有怎样的特质,赢得了从领袖到人民的心?

连队荣誉室里挂着许多发黄的图片,铭刻着连队的往昔记忆。创建之初,这支队伍就充满了子弟兵刚烈血性的基因。山河染血,往事悲壮,勇士们慷慨激越的命运浓缩在荣誉室几张黑白老照片中,散发着年代久远的时光特有的韵味。我们凝望着那个年代的人特有的坚强朴实,感受着他们流血牺牲的壮烈,渴望着了解三连的前世和今生。

为什么大功三连的官兵能吃苦、不怕牺牲,难道他们生来就是钢铁勇士?不。他们参军入伍时,寻常得也不过就像我们邻家的少年。三连之所以能让他们淬火成金,靠的是一以贯之的理论武装。众所周知,理论武装对子弟兵的重要性,不亚于灵魂和身体的关系,是一切行为的先决。三连的理论武装开展得春风化雨、铺排得细致绵长。1972年在山西大同,官兵们白天参加国防施工,晚上点着煤油灯在坑道里学毛著。昏黄的灯光下,大家疲惫、温暖又充实地依偎在一起,知识和情感的力量让他们的内心焕发出源源不断的生机。三连的“煤油灯精神”,自此天下闻名,传遍五湖四海。

三连荣誉室内,有根神秘的脐带连接着连队的前世今生。这脐带有血缘的亲密,更有精神的传承。这是本发黄的大开本白纸簿,封面写着“大功三连英雄谱”7个红色大字,时间落款是1987年,屈指一算,已经30年了。

翻开泛黄的白纸簿,开始的画风古旧,用彩色水粉笔画的人物图像,用各色钢笔写下的各样字体。当年的神枪手、身残志坚的小铁人、投弹大王,都被一任任的连队干部认认真真地记录了下来。其中最让人感动的是小石磨的故事。1976年,炊事班战士习小平看到连队因为交通不便吃不到新鲜蔬菜,回老家探亲时学会了做豆腐的手艺,并请村里的石匠凿制了一盘小石磨,千里迢迢背回了部队。从此,小石磨的故事也成了三连往事中最温情的记忆。

渐渐地,这本册子的画风变了,字迹不再泛黄,图片也由当年水彩笔的简易画变成栩栩如生的彩色照片。1989年投弹王张松杰上了中央电视台《人民子弟兵》栏目。1992年“飞毛腿”李庆元在比武中获五公里越野第一。理论之星门良杰2009年从清华大学投笔从戎,在连队担任理论教员、广播员、新闻联络员。音乐才子陶逢云2011年入伍,带领全连学习乐器,被称为连队的文艺大咖。随着字迹和彩照的清晰,这本册子里扑面而来的时代气息越发浓烈起来。

一本白纸簿写满三连的往昔与今日。三连的今日,在英雄簿的彩色照片里,更在荣誉室外的现实生活里。在这支有着光荣传统与温暖往事的连队里,这些80后、90后,或白杨抽枝少年长成,或英姿勃勃正为栋梁,在这里他们正在经历着怎样的青春?

我们最先了解的是连长张继平。他身高体壮、面容冷峻,不善言谈,重实干,认定只要做到了大家就会记在心里。2011年12月,张继平分到三连当排长,他知道,要想融入这支队伍,除了拿出血性和真情,别无捷径。清明节,连队奔赴黄羊山一带建防风沙林带。张继平主动请缨去土质最硬、乱石最多的地段。他带头挖坑,锹把震断了4把,手上脚上更是磨出了累累血泡。排里战士一天最多挖13个树坑,他就挖15个,为此他累得犯了腰椎间盘突出症,疼得走路一瘸一拐。三连有个传统,人人一本箴言本,谁对谁有话说,批评赞美都可以写在里面,唯一的要求是讲真话。那几天张继平突然发现,他的箴言本里多了很多纸条,都是战士们的慰问。有的让他不要太累了,有的说排长你是好样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一个人被一群人爱着,是那样的幸福、羞涩、踏实。

成为这支英模连队的主官时,张继平感到荣幸、骄傲又任重道远。他对全连官兵立下军令状:我自个儿做不到的,绝不要求你们;我能做到的,你们一定要做到。他永远忘不了2014年西山突发山火的那段往事。那次,张继平带领30名战士在火场西侧开辟一条百米的隔离带。山火呼啸,烈焰不断喷来,很多人脸上手上被灼伤、扎伤,但没有一个人退缩,一直忙到下半夜,终于辟出隔离带阻止了火势。夜色苍凉,大家筋疲力尽地归队,走到半山腰时,一处山崖挡住去路。山崖深达几米,十分危险。张继平二话没说就在自己腰里缠上绳子悬了下去。他当时没多想,只觉得自己年纪最大,又是一连之长,这事就该自己干。在陡坡中央他靠树站稳,让战士们踩着他的肩下去。肩膀很疼,战友们的身体滚烫,每个人从他身上溜下去都像一个仪式。队伍沉默地整队回去了。以后的日子里也没人对这事说过什么,但张继平感觉到一切就是不一样了。他是后来才明白这件事对他和战士们的意义,那天夜里,他和他们完成的是一个生死之交的仪式。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