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王愿坚妻子讲述那一段甜蜜浪漫的烽火爱情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翁亚尼责任编辑:任爽
2017-07-20 12:07

王愿坚,一位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军旅作家。他笔下“和血含泪”的故事《党费》《七根火柴》《三人行》,深深地影响了几代人。《解放军报》刊文《我们的爱是条不息的河》,让我们随着作家妻子的讲述,走进他们的真实人生,那里不仅有激情如火的革命豪情,更有甜蜜浪漫的烽火爱情——

“王翁恋”开始的见证

我们的爱是条不息的河

■翁亚尼

我和愿坚的爱情,像一条小河。不管途中有什么样的激流险滩,它一直向前流去,流向远方。它让我觉得,这辈子和愿坚在一起,生活是那么快乐温馨,世界是如此五彩缤纷。

初识“小老头”

1949年,是祖国大地春暖花开的年份。年初,解放军取得了三大战役的胜利。5月,“百万雄师”渡过长江天险,直捣南京总统府,不久解放了我上学的城市——宁波。当时,大批青年学生纷纷投身革命,我和几个女同学也投考了第三野战军第22军军干校。8月份毕业时,学校挑选了男女学员共20人,组成“新闻培训班”,由《麓水报》社培训,我有幸位列其中。

一天,《麓水报》社的全体同志来和我们培训班学员见面。等报社领导把所有的同志都介绍完后,我却是一个名字也没记住,一个具体人的印象也没留下。因为他们都像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一样的军服,一脸的严肃。

我们培训班的青年学生由王玉章同志介绍,他一个个叫着名字。记得叫到我时,我站起来就觉得满脸发烫,惶惶然不知所措。40年后,愿坚才告诉我,正是那时候我的满脸“红云”,让他深深地记住了我。

自那以后,每当我们在报社办公室旁的走廊里进行小组讨论时,常常会有一位解放军同志在我们身旁走过来走过去。开始我并没在意。有一次,我忘了是讨论什么问题,只记得当我说到:“在家乡吃喜酒时,有人劝我买一双美国玻璃丝袜和一双美国玻璃皮鞋,说是好漂亮!我却想,那袜,那鞋,是美国货,要是我们中国自己产出来的,那才好哩……”这时,我突然觉得有人看着我,一望,正是经常从我们身边走过去的那位解放军同志。当他看到我发现了他,忙低下头走开了。

我也开始注意他——个子不高,瘦瘦的,看上去年龄还没有干校的男同学大;虽说是解放军,每天却只穿一件蓝色印丹士林布衫,头上的军帽像是挂在后脑勺上,帽檐翘得高高的;帽子下是一张白皙的脸,高高的鼻梁,尖尖的下巴,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有一种与别人不一样的神色,显得睿智、深沉。为此,我给他起了个外号——“小老头”。

新闻培训班在8月底结束。我最终留在了《麓水报》社,被分配到编辑室。在编辑室的欢迎会上,我才知道,那个一直被我叫做“小老头”的人,名字叫王愿坚。

从那天起,我便和愿坚在一个办公室工作,他编稿我抄稿。那年,他20岁,我18岁,我们正处在人生最美好的年华。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