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王愿坚妻子讲述那一段甜蜜浪漫的烽火爱情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翁亚尼责任编辑:任爽
2017-07-20 12:07

走进新生活

愿坚总说:“爱情是动力,是前进的力量。”我们俩的相爱促使我们更好地工作和学习。1951年的金秋,在战备训练的总结会上,愿坚和我都评上了功。正当我们俩高兴地互相庆贺时,上级来了命令,要调愿坚去杭州七兵团工作。这意味着,我们马上就要分别了。

分别后,我每个星期都可收到一封或两封愿坚的来信,封封都是热情洋溢。有3封信给我的印象最深。第一封是文化科的雷干事在愿坚到达杭州后给他写的信,说那天在码头为他送行,轮船开走时,我泪流满面。愿坚很受感动,特地来信安慰我不要难过。第二封信里,他对江南四月景色的描绘——“春天,我们一起漫步在苏堤春晓;秋天,我们在柳浪闻莺同看三潭印月”,给我带来了极大的艺术享受。看着信,当时我脑海里忽然出现这样一个念头:愿坚必将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第三封信是愿坚接到调往北京工作的命令后,在动身之前写的,信中充满了对未来、对事业的向往和信心。他要我一定和他一起到北京去,他说在建设我们年轻的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同时,建立我们的共同生活。

备受感染的我是在1952年7月1日离开定海县城的,回家陪母亲住了3天,就启程前往北京。此前,已回山东诸城老家探亲的愿坚写信给我,让我路过南京时,去看看从苏联回来的哥哥王懋坚。懋坚哥哥得知我是他的未来弟媳,高兴得很,定要留我多住一天。谁成想,在南京耽搁的这一天,却促成了我和愿坚一生难忘的戏剧性巧遇——

坐上火车后,我总觉得困倦,就趴在车厢的小茶几上昏昏沉沉地睡了一夜。天蒙蒙亮时,火车已到丰台车站,我想换个姿势。刚抬起身来,就感觉肩头被人扒拉了一下。我忙回头,却发现愿坚正站在我的边上看着我呢。

这一瞬间,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好一会儿,我才相信这是真的。

愿坚领我走到两个车厢的连接处。他告诉我,他探家归队从济南换乘了这趟列车,怀着侥幸,他一个车厢一个车厢地找,看我会不会坐这趟车去北京。他看着有一人身段很像我,但因趴着睡觉,看不见脸,就没敢贸然叫,直到我抬起头来,才确认是我。我们就这样站着说呀说呀,重逢和巧遇带来的欢乐,占据了我们俩的整个身心。

火车很快就到站了。我们肩并肩走出前门火车站,走进北京城,走进了我们的新生活。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