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军“说走就走的旅行”源于强大的自信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吕德胜责任编辑:任爽
2017-12-07 04:07

随导弹护卫舰运城舰参加印度洋海军论坛多边海上搜救演习,是解放军报记者吕德胜第二次随舰执行采访任务。2007年,他曾随导弹护卫舰襄樊舰(现名襄阳舰)赴新加坡参加西太平洋海军论坛多边海上演习。同样是导弹护卫舰,同样是单舰执行多边海上演习任务。10年过去,作为记者的他自然免不得留心观察,勤思多问,进行一番比较。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大国海军 赤子情怀

——随舰参加印度洋海军论坛多边海上搜救演习见闻与思考

■解放军报记者 吕德胜

从中国湛江起航,经马六甲海峡,到孟加拉国库克斯巴扎,参加印度洋海军论坛多边海上搜救演习的导弹护卫舰运城舰,在茫茫大海犁下了一道“V”形航迹。

说来,这是10年间记者第二次随舰执行采访任务。2007年,记者曾随导弹护卫舰襄樊舰(现名襄阳舰)赴新加坡参加西太平洋海军论坛多边海上演习。

同样是导弹护卫舰,同样是单舰执行多边海上演习任务。10年过去,记者自然免不得留心观察,勤思多问,进行一番比较。

十年之变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折射出人民海军的历史性变化

没有大会小会的部署,没有着急忙慌的脚步,甚至没有见到主官的身影。

提前一天登上运城舰,记者丝毫感受不到紧张的气氛。

“各种补给都完成了,其他工作按部就班,该怎么做大家心里都有数。”迎接记者的运城舰副政委李建国,话语中带着气定神闲的淡然与自信。晚饭后,根据所在支队文体活动安排,他又带领几名官兵和另一个单位打了一场篮球赛。

更让记者诧异的是,运城舰起航时,码头上冷冷清清,连个像样的送行仪式都没有——10年前襄樊舰参演,是其所属的某驱逐舰支队舰艇首次出国执行任务,起航前,码头上锣鼓喧天,其他舰艇官兵整齐列队,欢送仪式热烈而隆重。

“此次参演,距离运城舰参加完中俄‘海上联合-2017’联演回到国内只有20多天,中间还因为防风和战备值班任务又出了两次海。”运城舰舰长梅乐洋介绍说,近年来,海军舰艇执行护航、联演等大项任务越来越多,这种不到一个月的任务只能算是“小儿科”,是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根本用不着长时间的准备。

相比之下,襄樊舰当年出国参演,前后准备了近4个月时间。“海军和舰队的检查组、指导组一个接一个,一个个科目、一个个环节都要进行反复推演。”此次任务政治指挥员、某驱逐舰支队政治工作部主任钱春燕,是当时襄樊舰所在支队的组织科长,对当年的情况记忆犹新。

记者找到了两次任务的一些数据作了一番对比,未必全面,但也从一个侧面折射出人民海军的历史性变化。

——襄樊舰排水量只有2000多吨,在当时参演的美国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和日本金刚级驱逐舰面前,个头明显小了很多;运城舰排水量达到4000多吨,装载有导弹垂直发射系统,在此次参演舰艇中可谓“明星”。

——襄樊舰执行的那次任务历时13天,总航程2700多海里,其间要在新加坡进行淡水补给;运城舰参演计划用时24天,总航程约6000海里,全程不靠码头,无需进行淡水补给。

——襄樊舰当年入列5年,赴新加坡是其第一次出国执行任务;运城舰今年入列8年,但已经5次出国执行护航、联演等重大任务,孟加拉国是其到访的第17个国家。

——某型武器,从预先准备到完成最后准备,襄樊舰需要七八分钟,运城舰只需要一半的时间。

“随着新型战舰‘下饺子’般入列,不要说襄樊舰那种老式的护卫舰,就连一度风光无限的‘明星舰’深圳舰,如今也很少出国执行任务了。”担任任务指挥员的某驱逐舰支队副支队长张明强,一位有着30多年兵龄的老海军,话语虽自豪,口吻却平淡。

张明强说,以前一艘新舰入列,大家都能兴奋很长时间,就是因为我们原来比较弱、可用的兵力比较少。现在,航母入列了,万吨级驱逐舰入列了,驻吉布提保障基地投入使用了,一般的新舰入列,很难再让大家产生原来那种激动了。

是啊,真正的淡定来自于强大的自信。或许,当国人对军舰入列不再觉得那么新鲜,不再感到那么兴奋的时候,我们的海军也就真正强大起来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