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文艺范儿的理工男,告诉你开大飞机是什么感觉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张硕责任编辑:任爽
2018-03-12 09:37

这个文艺范儿的理工男,告诉你开大飞机是什么感觉

■中国军网记者 张硕

冯玮

“开飞机,一点儿也不浪漫!”

被问及飞行到底是什么感觉,全国人大代表、运-20飞行员冯玮告诉中国军网记者:“每一次起飞都是厚重的,每一次飞行都是寂寞的,而每一次降落都是轻盈的。”

都说了“开飞机不浪漫”了,怎么下一句话却又这么“浪漫”?这样的“神转折”,让人很是意外:没想到啊没想到,操控那么个大家伙的“理工男”竟然如此“文艺范儿”!

更没想到的是,冯玮接下来竟然朗诵起了他写的一篇散文《飞行的感觉》——

油门加满,耳旁传来发动机震耳欲聋的咆哮。这个老伙计扎着头,全身鼓足了劲,和我一样胸中激荡着战斗的热情。松开刹车,我们在跑道上开始加速,座椅推着我的后背,这是老伙计最坚实的支持。腾空!我们起飞了!

……

看着他声情并茂的样子,记者默默地掏出手机录起了音。

冯玮1999年怀揣“蓝天梦”通过招飞考核入伍,凭借过硬的飞行技术开上轰炸机后很快脱颖而出。经过几年的磨砺,他熟练掌握了多种机型。2014年运-20在珠海航展上首秀,他对“胖妞”一见钟情。当时已是轰-6K部队骨干的冯玮主动申请改飞运-20,甘愿做一名普通飞行员也要飞上“国之重器”。

不过,自改装之后,冯玮并没有把运-20也叫做“老伙计”“大家伙”。在聊天过程中,他总是喜欢用“我的飞机”来指代运-20,就像是说自己的孩子,眼神里满满都是爱。冯玮经常对朋友说,他现在有两个宝贝,一个是“胖妞”运-20,一个就是女儿“虫虫”。妻子临盆时,恰好冯玮面临关键的改装考核。当他圆满完成考核赶回家中时,“虫虫”已经出生。“没能见证女儿降生,有遗憾,但是不后悔。”冯玮说,自己一下子有了两个宝贝,真是高兴得要“疯”了。

开飞机不仅仅要有挚爱,更要有过硬的身心素质和过人的才智技艺。就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开幕当天,空军2018年度招飞定选工作全面启动。“这是个优中选尖的过程。”冯玮说,发展空军需要高素质的人才,把好招飞工作这道关,对于空军战斗力建设意义重大。人才选好了,实战化训练真练了,我们的军队提升了慑战止战的能力和实力,中国梦强军梦才能顺利实现。

空军选拔飞行员的标准是极其严苛的,但通过了选拔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递交改装申请的那天起,冯玮这个老飞行员就一切从零开始了。运-20作为一款跨代机型,大量先进技术运用其中,改装的过程无异于重修了一个学位。航理学习、模拟驾驶、改装训练,冯玮用上了当年高考的劲头,每个方面都要把自己逼到极限。

冯玮说,面对后续淘汰率高达70%的残酷现实,飞行员要像海绵吸水一样,不断地学习,不断地进行技术的创新。“飞行员不仅仅是驾驶员,更应该是飞机的管理者,就像管理企业的CEO一样,既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角色变了,思想观念和能力水平也要跟着变。能战方能止战,和平是最好的军功章!”

在散文《飞行的感觉》中,冯玮写道——

飞翔在蓝天之上,与胸中那团火不一样的,是那片广袤的寂静。没有都市的喧嚣,没有田野的欢歌,甚至鸟儿也不能与我齐飞,蓝天以它广阔不语的胸襟纳我入怀。舷窗外的风景很美,而我无以倾诉。耳机里传来指挥员简短的口令,我回答最多的是“明白!”为了守护这片安宁、守卫这份美丽,我恪守着一个飞行员的忠诚……

忠诚,是飞行员最重要的品格,上不愧天,下不怍民。冯玮告诉中国军网记者:“邻居们曾问我妈妈,为什么让儿子选择飞行这样一个高危的职业?曾经十分反对我当飞行员的她,只能说一句‘孩子喜欢……’我对妈妈讲,飞行安全是把在我自己手里的,但我就好像是高高飞在天上的风筝,那条线永远牵在你的手中。”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