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军报

沙葱情

来源:中国军网-中国国防报责任编辑:刘秋丽
2022-11-21 07:09

沙葱情

■梁 莎

七八月份的大漠戈壁,扬起的黄沙能吹跑石头,遮天蔽日,数日不绝。雨水更显珍贵,有时刚降一点雨水,就被干燥的大地吮吸干了。这样的恶劣环境,植物大多难以成活,可有一种植物自有它的生存之道,那就是沙葱。

第一次吃到沙葱是跟战友野营拉练时。暮色渐浓,我们到达目的地,又饿又渴,纷纷卸下装备。准备休息时,炊事班长说道:“这次出来急,只带了一些面粉。想问问大家吃点啥?”我们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小唐想吃香喷喷的包子,来自甘肃的小李想吃兰州拉面……众口难调,一时难以达成共识。

“还是烙饼吧!”中士小张的提议得到热烈响应。

其实,参加过多次拉练任务且对吃情有独钟的炊事班长,早就盯上了周边的沙葱。这种开着紫色小花的草本植物,茎叶呈针状,和南方的香葱有些相似。它们大多生长于沙壤戈壁之中,防风固沙,耐旱耐寒。据说沙葱的营养价值很高,深受当地人喜爱,无论凉拌或者腌制烹炒,吃起来都别有风味。

听他这么介绍,我们几个人口舌生津,立刻分头准备食材。没多久,一大把绿油油的沙葱就被我们从周边荒漠里薅回来。洗切沙葱、和面、调馅……在戈壁野战营地上烙沙葱饼,我们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不免有些手忙脚乱。

也许正因为这样,过程更有乐趣。对当时的我们来说,最难的是怎么把饼弄圆。没有擀面杖,只能用手扯出小面饼再尽力压平。结果,一入锅,一个饼就粘在锅边上,变得焦黑。最后,只得靠炊事班长上阵。

炊事班长烙饼时,大家开启“讨论”模式。小唐遗憾地说:“我们家烙饼要放好多葱花呢,可惜现在没有。”小李说:“葱花自然少不了,但最重要的是要有白芝麻。”白芝麻加少许葱花,想到那滋味儿,不少人都吸溜起口水来。

由于我们擀面技术不过关,炊事班长烙好的沙葱饼形状各异,有方有圆,有大有小。不过,大家管不了那么多,一人一个饼,狼吞虎咽,吃得一点儿不剩。沙葱特有的香气弥漫口中,越嚼越有味道,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满足感。

炊事班长得意地说:“怎么样,味道不错吧?”大家连连点头。小李突然冒出一句:“我觉得咱们和沙葱真像!”

“怎么说?”

“都在戈壁滩上,不怕苦。看着不起眼,关键时候能发挥大作用。”

我心里一动,不由对这不起眼的植物多了几分敬意。

沙葱的生命力可谓顽强。它向恶劣的自然环境宣战,它用生命进行殊死抗争。只要气温合适,有一场雨水,沙葱就能一茬茬生长,给这片荒凉的土地带来绿色和生机。正如身着迷彩绿的我们,奋力拼搏,从不懈怠。

后来,我们各奔东西,走上不同的岗位。一次战友聚会,服务员端上来一盘凉拌沙葱。小张不由说起炊事班长退役后,在老家开了一个小饭馆,主打特色菜系“沙葱宴”,颇受当地食客喜欢。小张还说,沙葱的进货地就是我们曾经当兵的地方。我们听后默默无语,不禁想起老班长那次为我们做的沙葱饼,熟悉的味道萦绕心头。我们好想你——老班长。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