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语不通,红军如何向藏民筹粮?

来源:《震撼心灵的长征故事》作者:张仕文责任编辑:武千妍
2016-11-16 16:17

军委原副主席张震,对长征途中的一件事至今记忆犹新,他经常对身边工作人员以及子女们说起这件刻骨铭心的往事。那就是——峡谷索道传深情

两河口会议后,中共中央率领红一方面军自懋功一带北上,翻越梦笔山、长板山、打鼓山等几座大雪山,于1935年7月16日,来到松潘附近的毛儿盖。 张震所在的红一方面军第10团也来到了芦花寨(今四川省黑水城)。

这一带是藏族聚居地,当地人称黑水芦花,既有雪山峡谷,又有草地河流,由于海拔较高,自然环境异常恶劣,人烟极为稀少。在这里,红10团进行了补充休整,红四方面军一个营充实到红10团,服装也得到补充。部队员额虽然扩大了,但由于粮食紧缺,吃饭成了大问题,不仅影响部队战斗力,而且严重影响官兵生存,当务之急是马上弄到粮食。

筹粮的重任自然落到了管理主任张震身上。

张震刚由通信主任改为管理主任,筹粮还没有经验。开始搞人海战术,带着部队在大山丛林中四处寻觅,可是既见不到人,也找不到粮,常常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还是颗粒无收。更令人头疼的是,当地藏民受国民党特务的唆使,经常袭扰红军。每当部队行军时,他们就躲在树林里,道路旁、隘口处,设障碍,打冷枪,造成红军不少伤亡。红军派小分队去搜索,他们熟悉地形,善于爬山,又多是骑马,很快就跑得无影无踪。搜索部队一撤回,他们又跑出来袭扰,使部队不得安宁。

一天下午,张震带着筹粮队艰难地爬上山坡,他用于遮住额前阳光,放眼向山下望去,只见在阳光的照射下,大片藏民的房子和喇嘛店金碧红瓦,熠熠生辉。向导向张震介绍,此地有两个部落芦花部落和黑水部落。由于受国民党宣传的欺骗以及汉族官僚、军阀的压迫,不少藏民有敌视汉人的心理,加上语言不通,信息不畅,对红军不了解,以为红军同国民党军队一样,专门欺压百姓。在红军到 来之前都把粮食掩藏好,跟着头人躲上山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张震让通信员带上地图,背着铁皮喇叭,在向导的带领下沿黑水河下游筹粮。黑水河两岸山势陡峭,河水揣急,险象环生。“这地方鬼都见不到,哪能筹到粮啊!”一些走累了的战士直犯嘀咕。正当大家走得精疲力竭的时候,突然看到对岸有10多个人探头探脑,行迹可疑。张震命令通司(翻译)赶快喊话。

对面的人以为遇到了国民党军队,吓得趴在地下半天不敢起来。张震让通司用藏语告诉他们,红军是自己人,是北上抗日的,决不侵犯老 百姓的利益。通司用铁皮喇叭喊了一遍又一遍。土司和众多藏民见这支队伍的人说话和气,态度和蔼,心里少了一些畏惧,但还是半信半疑,不敢出来。见此情景,张震一把抢过通司的铁喇叭,亲自向对面的藏民宣讲红军的政策。从红军的性质、宗旨讲起,直讲得口干舌燥,对面的人依然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原来他们听不懂汉话。见此情景,张震只好把通司叫过来,让他继续用藏语喊话。

对面的土司终于听懂了,当知道红军缺乏粮食时,便拉过自己的座骑,让手下杀了给红军充饥。见土司要杀座骑,仆人立即跪下求情,希望不要杀马,但看起来土司态度很坚决。仆人见土司主意已定,就把那匹黄瞟马牵过来,用口袋将马眼蒙住,绑住四脚,手起刀落,三下五除二就把马杀了。

可是土司又犹豫起来,毕竟还没有同红军打过交道,不知对方底细,不敢直接把马肉交给红军。只见土司站在对岸直招手,叫大家继续往前走。走了大概半公里,峡谷之间出现了一个索道。这个索道是当地人用来过河的唯一交通工具。两岸之间用一根钢绳连结,绳子上有两个滑轮。要过河的人双手抓住滑轮,用力一蹬,利用惯性就过河了。土司叫下人把马肉包扎好,用麻袋装好吊在滑轮上,直接滑给了红军筹粮队。张震他们打开一看,马肉还冒着热气。从长征开始,部队几个月都没有吃过肉了,现在见了这么多新鲜细嫩的马肉,大家十分高兴。张震亲自取出一大包银元,让战士用麻袋捆好,以同样的办法滑过去。 土司开始不知道是什么,一看是白花花的银元,不由分说又马上滑给对岸的红军,并不停地摇手。张震见银元被滑了过来,马上又叫战士滑过去,双手握成喇叭状大声喊道:“感谢!感谢!红军不侵犯群众利益。”土司见银元又被滑过来, 就让仆人再滑给红军,红军接到之后又滑过去。如此你来我往反复了几次,土司见实在拗不过,才勉强收下。

一传十,十传百,红军严守纪律,尊重当地群众的事一下传遍了黑水河两岸,他们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是守纪律讲规矩的军队,是同穷苦百姓的利益紧紧联系在一起的。藏族群众慢慢消除了戒心,放心地回到自己的村寨。他们回到家里一看,东西摆放得整整齐齐,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水缸挑得满满当当。 不几天,藏民便同红军打得火热,亲如骨肉,纷纷把藏起来的青裸、玉米、酥油送给红军,使红军渡过了难关。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