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里分麾下炙:古代战场上吃到牛肉是稀罕事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陈陟、张琨责任编辑:武千妍
2017-06-18 03:57

“军营衣食住行”系列之“军粮”传奇——

八百里分麾下炙

羊肉拌面、腊肠炒饭、牛肉蛋卷……村溪边、野树旁,在演习途中换着花样吃单兵自热食品的你,是不是也想知道,古代的军人行军打仗都吃啥?今天小乐就来唠唠军粮的那些传奇故事。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军粮,可是决定战场胜败甚至影响历史进程的重要因素。军粮不仅折射出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更体现着一个时代的品相风貌,反映着一种文明的兴衰荣辱。

具体来说,军粮的演变与人们饮食结构的变化密不可分。

早在距今约7000多年前的母系氏族时期,黄河流域种粟(小米)、长江流域种稻,“南稻北粟”的饮食基因逐渐形成。

“为了华夏!”“为了东夷!”

上古时代的涿鹿战场,炎黄二帝和蚩尤展开大决战。

当蚩尤的八十一路大军生嚼鱼干吞粳米时,炎黄联军正在“蒸谷为饭、烹谷为粥”。陶甑里小米的香味儿飘了过来,蚩尤狠狠咽下一口唾沫,肚子却雷鸣般地抗议:军粮不给力,虽为战神,安能奈何?

三千多年前的一个冬天,牧野战场。周武王会同六师,挺进朝歌。这支大军粟米充足。

守城的殷商奴隶衣不蔽体、面黄肌瘦,他们看了看手中的麦饭——

那时的小麦刚从西亚落户中国,还不曾拥有面条、大饼、馒头等高级形态,它以最原始的颗粒状被整个蒸熟,散发着怪异的气味。

那时谁也想不到,小麦会在千年后,迎来颠覆性的崛起。

等秦国的虎狼之师东出函谷直扑长平时,小麦已然成为军粮主角。

长途奔袭的秦军把小麦碾为面粉,和成面团,擀成圆饼,放在头盔中烙干,与烹好的羊肉一起下肚,这就是锅盔。长平一战成功,家乡的稠酒如期运达,秦军在夕阳下唱起了《无衣》。

两晋之后,中国“以粟为尊、注重粒食”的饮食习惯被彻底改写。明朝时期,“稻麦各半”的军粮系统基本定型。

假如你穿越回嘉靖年间的浙江山区,说不定就能看见正在寻觅倭寇踪迹的戚家军。追到阴湿林地,戚家军将干米饭投进热水里,顺手拿出三升豉掺以五升盐晒成的小饼,几口“水泡饭”下去便是大汗淋漓、寒气全消。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