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嗜面如命,为了吃面被电炉电到,这次咋能忍住没吃?

来源:“迷彩TATA”微信公众号作者:高怀昌责任编辑:武千妍
2017-07-06 11:17

二十多年前我当兵时,部队有位群联干事名叫郑志敏,是北方人,特爱吃面,人送雅号“面干事”。

“特爱”到何种程度?众战友总结说,老郑吃面条:头碗不吭气,二碗点点头,三碗说两句,四碗端回去。

啥意思呢?

就是说,盛了头一碗,只顾呼噜呼噜吃,那是顾不得说话的;第二碗,有人问,老郑,又盛一碗?仍是边呼噜边点头,顾不得说话;直到第三碗,肚里打住底了,才腾出嘴来说上两句,这面条不错、不错,好吃哩!三碗下肚,盛了第四碗,这才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胃不好,不能吃得太饱,我端回去,饿了再热着吃。

那时,或许是粮食流通问题,或许是军队供应问题,南方部队多吃大米,很少吃面。每周六吃一回面,那是公认的改善伙食。这对于爱吃面食的北方人来说,特不习惯、特馋面。尤其像郑干事,吃一回面当过年。周末听说晚上要吃面了,中午就开始空肚子,只喝米汤不吃饭,好在晚上多吃一碗。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