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家书》:在信仰指引下前进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作者:刘木林责任编辑:王春艳
2018-06-08 10:40

桌前灯下,翻开《红色家书》,细细品读,万千思绪涌上心头。这是写给亲友的家信,字里行间透露着对亲人的深情道别;这是写给组织的告白,质朴话语诠释着以生命铸就的忠诚;这是写给自己的绝笔,一词一句充满着革命必胜的信念。这些书信,虽然经历半个多世纪的沉淀,今日读来仍令人心潮澎湃、不能自已。感慨之余,我们不禁开始了这样的探寻: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穿越历史的缝隙,给人以启迪?是什么样的情怀,能够穿透生死的隔阂,给人以温暖?又是什么样的理想,能够拨开重重的迷雾,给人以方向?

马克思曾极而言之,历史学是唯一的科学。透过百余年的跌宕起伏,跨过九十余载峥嵘岁月,在风雷激荡、风雨兼程中,我们找到了这样的回答。

看不到近代中国的苦难深重,就难以感触“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的凛然大义。20世纪初的中国,风雨如骤,黑夜如磐。被强行卷入世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在列强环伺下几被瓜分豆剖,这是泱泱华夏三千年来未有之大变局,这是中华民族数百年来未有之大危机。救亡图存、民族独立、人民解放,成为包括中国共产党人在内的无数仁人志士孜孜以求的使命和梦想。谁不爱自己的至亲?谁不惜自己的家庭?然而如果将一己之得失放到民族兴亡的大背景中去考量,生与死、乐与忧、公与私、奋起与沉默、斗争与妥协,无数革命先烈作出了无愧于时代的抉择——“决非一衣一食自为计,而在四万万同胞之均有衣食也。亦非自安自乐以自足,而在四万万同胞之均能享安乐也。”因为这样的抉择,赵一曼对自己的后代殷殷嘱咐:“在你长大成人之后,希望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因为这样的抉择,刘伯坚在致诸兄嫂的信中写道:“弟准备牺牲,生是为中国,死是为中国,一切听之而已。”

计利当计天下利。多年过去,硝烟早已弥散在岁月深处,走向复兴的历史足迹愈加清晰。行百里者半九十。只有把自己的梦想融入伟大时代,把自身的事业与复兴的脚步同频,我们继承与发扬革命先烈的精神才有更加令人信服的注脚。

看不到革命生涯的九死一生,就难以体认“不惜唯我身先死,后继频频慰九泉”的激烈壮怀。有学者认为,中国近代革命的残酷性是世所罕见的,而中国共产党遭受的炼狱般的考验尤为撼人心魄。从上海石库门到江西大旅社,从井冈黄洋界到瑞金沙洲坝,从遵义小楼到延安宝塔山,中国共产党人每一步的艰难跋涉,无不伴随着反动派疯狂的屠杀和“围剿”。同志们一批又一批地倒下,领导人一次又一次地更换。周恩来曾感慨,敌人可以在三五分钟内消灭我们的领袖,我们却无法在三五年内将他们造就出来。然而,敌人的枪声,吓不倒真正的革命者;敌人的屠刀,只能唤醒更多后来人。“切莫为我空悲痛,但愿对准我们的敌人猛攻!猛攻!”“革命人,你杀不完。有朝一日——血要用血还。”展开这红色书卷,每一个人物介绍之后的破折号无不标注着血与火的磨难:王孝锡、王器民、毛泽建、方志敏……这些名字或熟悉或陌生,但生命都定格在了如火的青春,热血都奉献给了挚爱的祖国。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接过历史的接力棒,我们已无需面对白色恐怖,也无需经历生死抉择,但只有战胜党执政道路上的“四大考验”“四种危险”,只有正视改革攻坚中的“三期叠加”,只有绕开现代化征程上的多重陷阱,我们才能完成革命精神的赓续,完成红色基因的传承,完成历史的超越。

看不到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力量,就难以理解“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的纯粹信仰。1840年后,沉沦的阴云笼罩东方古国。鸦片战争、第二次鸦片战争、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一边是似乎看不到头的失败与屈辱;洋务运动、戊戌变法、君主立宪、辛亥革命,一边是一次又一次地探索与挫折。无论是改良还是资产阶级革命,都没能完成救亡图存的民族使命和反帝反封建的历史任务;近代的中国,不是没有选择,而是历尽选择——莽莽神州,谁来狂澜力挽;茫茫华夏,谁为中流砥柱?这,就是马克思主义进入中国的真切背景;这,就是中国共产党登上历史舞台的清晰坐标。真理的火种一旦种下,立刻呈燎原之势,惊醒沉梦数千年,唤起工农千百万。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能?因为它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演进规律,因为它为了劳苦大众翻身解放做主人。有了这样的力量,方志敏在狱中奋笔,“敌人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决不能动摇我们的信仰!”有了这样的力量,李大钊在演讲中高呼,“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

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今天,面对经济体制深刻变革、社会结构深刻变动、利益格局深刻调整、思想观念深刻变化,我们将以怎样的态度增强定力、明确方向?又将以怎样的价值凝聚共识、汇集力量?时刻补足精神之钙,始终拧紧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我们对革命信仰的坚守才能有“一以贯之”的从容与自信。

有的历史已经定格,更多的历史还在继续。今日之中国,河清海晏,欣欣向荣。抚今追昔,我们能够告慰先烈的,是这一切如你们所愿;继往开来,我们能够回应时代的,是有无数继承者将继续负重前行。心中有信仰,肩上有担当,脚下有力量。作为党的纪检监察干部,只有永葆忠诚本色,敢于动真碰硬,慎独慎初慎微,才能书写无愧于内心、无愧于使命、无愧于时代的人生篇章。

掩卷而坐,书中革命先烈的故事又一次浮现在眼前,他们似乎在用不同的表达,于时空交汇中重复着同一个伟大的回响——“我们的事业并不显赫一时,但将永远存在。”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