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儿子回家,母亲的一个小动作让他感慨万千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宋国奇责任编辑:杨帆
2018-06-13 15:41

今年休假回家,母亲格外开心,非要亲自下厨给我接风。

“到外面随便吃口算了,不用搞得那么正式,您也挺大岁数了,歇歇吧,别累坏了”,我劝道。母亲说:“那咋行,你都两年没回家了,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吃饭咋能随便应付。再说给你做饭吃,妈高兴还来不及呢,咋能累!”我执拗不过,便说:“那我陪您去买菜吧,顺便溜达溜达!”母亲说:“那敢情好呀,现在咱们这的菜市场可大了,咱俩去,你想吃啥,妈就给你买啥”。

去菜市场要经过一段人行道,还要穿过两条马路。正赶上下班的小高峰,路上车辆穿梭,行人络绎不绝。母亲毕竟年龄大了,走起路来有些蹒跚,还有些驼背,我俩挨着走,她一手挎着菜篮,一手给我指点介绍着这两年街区发生的变化。

过马路时,母亲习惯性地伸出手来拉我,瞬间,我的内心波澜起伏,仿佛是回到了从前,这动作曾经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上小学时,学校在县城中心,我家在城北,县城不大,路途也不远。开始我和邻居家的孩子一起走着去,一次途中突发车祸,记忆中残存的就是我被撞飞了,晕了过去,醒来看到哭成泪人的母亲。痊愈后母亲担心我再出事,坚持亲自送我上学。每次过马路的时候,她都会伸出手来牵着我的手,嘴上还不忘叮嘱我说,要看着没车的时候在过马路、要走斑马线、要和大家一起走。我拉着母亲的手,跟在她身后,心里感觉特别的踏实和安全。后来这动作逐渐演变成了我和母亲的一种习惯,只要过马路,她都会伸手去牵我,只要她伸手,我就会下意识地把手放在母亲的掌心。

匆匆间,已经过去了快20年,我也到了奔三的年龄。在部队的熔炉中锻造,军事比武、“魔鬼周”、抗洪抢险、抗震救灾……大大小小的任务经历了好多,一次次地摔打磨练、一次次地冲锋陷阵,当年那双小手已经变得结实厚大,当年那个小男孩也已变成了铮铮军人,而母亲的手却不再温柔细腻,母亲脚下的步履也不再坚实有力。过去的一切似乎就发生在昨天,昨天貌似近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遥不可及!

仔细想想,我对母亲确实有许多的愧疚和亏欠。自我当兵后,基本上很少有时间回家,即便回家后,时间也被安排得满满当当。见同学、见战友、出去旅游,从来没有在家好好地陪过母亲,我没有想那么多,她也不说,只是在我每次归队前偷偷流泪。

季羡林说过,世界上无论什么名誉,什么地位,什么幸福,什么尊荣都比不上待在母亲身边。我这些年,总是把精力和时间花费在外面的世界,“母亲”两个字仿佛只是口头上的称谓,并没有太多实质上的情感,每周给母亲打的一次电话,也好像是在完成某种任务。母亲则是以我忙、以部队要求严为借口,自我安慰,并不对我抱怨,在她心里,无论什么时候,孩子的事情都是最重要的,孩子永远都比自己辛苦!

看着母亲伸出的手,长期劳累加上风湿病,手指已经弯曲变形,不觉涌起一阵心酸。我走到母亲前面,一手接过她手中的菜篮,一手拉起她的手,笑着对母亲说:“妈,小时候您牵我过马路,现在我大了,轮到我牵您了!”母亲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眼中掠过满满的喜悦,就像此刻黄昏美丽的云翳,荡漾的晚霞!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