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硕士杨帆:一位社招文职的“幸福烦恼”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李长征责任编辑:杨凡凡
2019-12-03 16:33

一位社招文职的“幸福烦恼”

——记沈阳联勤保障中心文职杨帆

“行程数百公里、70多个座落的军用土地普查,全部无人机航拍,如何设计行程、协调地方、规避不良天气……”这几天,沈阳联勤保障中心某部文职人员杨帆的心田,亦如初冬的松花江——雨过春涛、浪花叠锦。

2008年应聘为部队文职,11年来在联勤基层部队一线,从哲学硕士“勤杂工”起步,书写了一名社招文职的无悔芳华。其矢志尚武、执着前行的“幸福烦恼”,给众多向往军营的有志青年以启迪。

杨帆(右)雪后踏查老营地

哲学硕士“勤杂工”

2008年,沈阳军区某部到杨帆所在大学招聘文职人员,时任学生会主席的杨帆经严格考核,如愿成为该校首位部队文职。“放着待遇优厚、安逸舒适的重点中学老师不当,去干非现役文职!”面对不解,他憨然未语。

然而,报到的头天,新的烦恼便平添心头。本想金戈铁马、建功沙场的他,却一头雾水地发现——所供职的基层房管单位,不但无缘于金戈铁马、刀光剑影,而且长年与大山为伍、与孤寂为伴,默然守护着历次精减整编遗留下来的“老营盘”,唯一与军营略有瓜葛的,无非是百姓俗称的“守营兵”三字。

“咱守营兵虽说不穿军装,但对国防事业所做的特殊贡献,却鲜为人知——军演等保障经费,都始于守营人的积液成裘。”见新招的哲学硕士眼现迷茫,老处长于柏林上校坦诚直言。

入职后的第一个春节,本打算到女友家认门拜年的杨帆,在于柏林处长的授意下,于春节前夕踏着积雪走进长白山深处的某密林老营,与房管员马德臣一起住山守岁。

茫茫林海、孤寂夜阑。吃完年夜饺,侦察兵出身的老马与杨帆躺在小土炕上,一聊就是大半个通宵——从军、留队、守营,进山、巡山、哭山、撼山……独自守山6载的故事,亦如山脚清冽的汩汩泉水,流进杨帆的心田。“父亲去世、母亲独居,我抽空赶回老宅,换瓦、打井、安水泵,又连夜赶回山里。”

“不善言谈的老马,尽管文化不高,但他那番用孤寂泡出来的平朴故事,却使我俨然如醍醐灌顶般感悟到:诗与远方固然浪漫,但守营人的家国情怀,不正是自己企盼的诗与远方吗?”

挥别老马,杨帆不再纠结老处长的“不近人情”,而是独自思谋起新的烦恼:怎样迅速入门悟道、渐进转身、彰显价值?一番思考后,他在QQ个性签名中婉言写道:“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尺之台,起于垒土”。

“他不再被动适应,而是主动找活儿,越是难干的,越有激情!”老科长魏广文中校感触地说,为尽快熟悉业务,由外行变内行,他22天细致核查了1089个合同,打印装订出5445份。

为规范、细化租赁管理,杨帆怀揣积年遗留问题清单,跑遍了近百个座落点位,溯营史、查地籍、较市价,提出的竞价租赁、区域整合、模块管理建议,获得上级的认同并推广,为成功找回1500万平方米军用土地,夯实了地籍资料,总部《基建营房》杂志刊发了这一成果及做法。

杨帆(中)在研究业务

依依惜别“阅兵村”

“伫立在这神圣的天安门广场,你最大梦想是什么?”“着文职装,在这里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五年前,杨帆携妻子徜徉于金水桥畔时,曾如是直言。

不无巧合的是,金水桥畔的一席心声,5年后居然应验。“接到参阅集训命令,我兴奋地从长春赶至山东某训练基地,转入严格的军姿定型、踢腿定高、摆臂定位、步幅定距、步速定准、转头定度等训练。”

“这里没有级别的高低、没有年龄的大小,只有头顶的编号!”尽管行前对训练难度有心理准备,但仪仗兵出身的教官之严,尤其是蒙眼正步、顶帽正步等示范动作,还是令杨帆目瞪口呆。

为弥补社招文职队列动作的不足,确保亮相即精彩、出场即震撼,他每天总是第一个出操、最后一个收操。“方队以每分钟116步、每步75厘米。每天训练10小时,行走30多公里,我的衣服从来就没干过……”

备阅路上,有汗水,也有泪水;有收获,也有付出。“一次,我正步砸地时挫伤了脚踝,肿的跟小腿一般粗。为了不掉队,每天出操前我先把脚跺麻——没有知觉了,再砸地也就无所谓了……”

诚如孟子所云: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经历无数脚泡、高烧39度、左膝关节中度积液等考验,我终于熬过了最初的困难期,进步幅度得到教官的肯定。”

遗憾的是,“终因踝伤被淘汰下来,依依惜别教官与队友;凝视文职方队接受检阅那一瞬,我禁不住潸然泪下——为祖国、为强军路上的文职之春!”

杨帆(左)与丁鑫探讨无人机航拍技术

哲学视域“政工岗”

“机遇偏爱有准备的头脑。”2019年初,杨帆由办公室主任改任政工负责人,也是沈阳联勤保障中心基层政治干部中唯一的社招文职。

“一个社招文职,能否做好思想政治工作?”一场“比武”回答了这一质疑。杨帆以全师唯一文职人员的身份,凭借扎实的师范生内功和哲学硕士素养,喜获“四会”优秀政治教员奖。

然而,军改路上的政工答卷,远比校场多维、复杂。“军改后,储备房地产一概停止租赁,职工队伍如何凝心聚力、看堆守摊?编组守营?怎样使职工队伍升级技能、服务部队?这些现实烦恼,杨帆的寻策办法得人心、求实效——遇事与群众商量,做群众的小学生。”采访中,杨帆的搭档徐乃权(行政负责人),述及杨帆的工作,感慨不已、赞许有加。

采访结束,已完成第一批空余房地产接收踏查的杨帆,又陷入了新的“烦恼”——“横跨6市1县、30个坐落,现存问题如何破解?”

尽管每临这些棘手问题,杨帆都免不了心生烦恼,但他都能如愿破解。谈及原由,杨帆坦言:“强军路上难免碰上这样那样的困难,只要横下心来,又有啥困难解决不了呢?”

杨帆正在签收政工文件

(李长征 文/图)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