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怎样一步步“模糊中见光明”

来源:解放日报作者:陈挥责任编辑:王俊
2018-04-04 14:04

■1918年春节期间,处在苦闷之中的周恩来把《新青年》第3卷找出来,重新反复阅读。其中所持的新思想新观点,使他感到眼前变得豁然开朗。他开始树立这样一个信念:在“思想”“学问”“事业”上,都要毫不犹豫地抛弃“旧”的,追求“新”的。他在那天的日记里兴奋地写下两句诗:风雪残留犹未尽,一轮红日已东升

■长期以来,许多人把欧美的资本主义强国看作仿效榜样。辛亥革命失败后,这种信念开始动摇。对于欧洲,周恩来印象最深的不是发达的物质生活条件,而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所造成的严重社会动荡。他在给朋友的信中写到,到了欧洲以后,“对于一切主义开始推求比较”,到1921年秋,终于“定妥了我的目标”即共产主义

周恩来同志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周恩来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指出,周恩来同志半个多世纪奋斗的人生历程是中国共产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历史的一个生动缩影。他在确立共产主义信仰时就说过:“我认的主义一定是不变了,并且很坚决地要为他宣传奔走。”他还说过:“在任何艰难困苦的情况下,都要以誓死不变的精神为共产主义奋斗到底。”

留学期间接触马克思主义

周恩来于1898年3月5日出生,从小就受到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思想的影响。因为看到民族危亡、山河破碎,他在少年时代就萌发强烈的社会使命感,懂得了“为中华之崛起”而努力学习的道理,树立了以救国救民为己任的伟大抱负。

怎样把祖国和人民从苦难、屈辱中拯救出来?怎样才能使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这些问题成为推动他不断向前求索的动力。进入中学后,为挽救“积弱不振”“外侮日逼”的祖国,周恩来积极组织进步团体,主持出版会刊,“研究各种学识”,探求救国真理,并大声疾呼“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他认为,一个人必须有远大的理想和高尚的志向。在一篇作文中,他是这样写的:“故凡同一人类,无论为何种事业,当其动作之始,必筹划其全局,预计其将来,抱无穷之希望。然后按此希望之路径以前进,则其结果不致与此希望相径庭。希望者何?志是也。”

随着时代的发展、年龄的增长以及对国情了解的加深,周恩来忧国忧民的心情更加炽热。1917年9月,他在东渡日本留学途中,看了临行前朋友给他的 《新青年》(第3卷第4号),感觉很好。到东京后,他就把《新青年》第3卷全部借来细看,觉得自己“从前的一切谬见”被打退了好多。

1918年春节期间,处在苦闷之中的周恩来再次把《新青年》第3卷找出来,重新反复阅读。其中所持的新思想新观点,使他感到眼前变得豁然开朗。他开始树立这样一个信念:在“思想”“学问”“事业”上,都要毫不犹豫地抛弃“旧”的,追求“新”的,“去开一个新纪元才好呢”。他在那天的日记里兴奋地写下两句诗:“风雪残留犹未尽,一轮红日已东升。”不过,这个“新”的到底是什么,他还不是很清晰。

这时,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已经传到日本,马克思主义在日本广泛流传。周恩来在东京买书时随便翻阅新出的杂志,看到一篇论述俄国党派情况的文章,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他在日记中凭记忆写下了800多字的摘要,对于列宁领导的俄国十月革命和苏维埃政权有了一定的了解:“按现在情形说,君主立宪的希望恐怕已没有再生的机会。过激派的宗旨最合劳农两派人的心理,所以势力一天比一天大。资产阶级制度,宗教的约束,全都打破了。世界实行社会主义的国家,恐怕要拿俄罗斯作头一个试验场了。”

此后,周恩来又先后阅读了反映俄国十月革命的《震动环球的十日》、日本早期宣传马克思主义的重要著作——幸得秋水的《社会主义神髓》以及河上肇的《贫乏物语》,内心燃起了新的希望。

1919年1月,河上肇创办的月刊《社会问题研究》出版,开始连载他自己撰写的《马克思社会主义的理论体系》。周恩来立刻成为该刊的热心读者。他由一个单纯的、处于彷徨之中的爱国热血青年,开始迈出走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道路的关键性一步。他在一首诗中写道:“潇潇雨,雾蒙浓;一线阳光穿云出,愈见蛟妍。人间的万象真理,愈求愈模糊;模糊中偶然见着一点光明,真愈觉蛟妍。”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