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壮的辉煌:从华北抗战看军史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草地周刊作者:关山远责任编辑:王俊
2018-08-06 15:29

中国人民解放军迎来了第91个建军节。这支军队经历了无数战士的牺牲,才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狼牙山五壮士”,人民军队军史上最悲壮的瞬间之一:陷入绝境,强敌迫近,战士们誓死不降,纵身跳下悬崖,用生命在天地间写就中华民族不可征服的英雄气概。

但是回溯军史,又哪止一座狼牙山?这是惨痛得让后人不忍翻开的史页,后人也因此顿悟:血与火铸就的辉煌胜利之下,是悲壮的底色。

“狼牙山五壮士”的故事家喻户晓:1941年9月底,河北保定易县狼牙山,八路军战士马宝玉、葛振林、宋学义、胡德林、胡福才为掩护主力部队和群众安全转移,将敌人引上绝路,胜利完成阻击掩护任务,在打光子弹后,敌人叫嚣着要“抓活的”之际,五名英雄毁掉枪支,纵身跳下数十丈深的悬崖。

马宝玉、胡德林、胡福才壮烈殉国;葛振林、宋学义被山腰的树枝挂住,幸免于难。1941年11月5日,《晋察冀日报》刊登了《棋盘坨上的五个“神兵”》的报道,此报道多年后被修改编入小学课本,定名《狼牙山五壮士》。时任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评价说:“他们身上体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的优秀品质,体现了中华民族的英雄气概。”

“狼牙山五壮士”跳崖之处,是华北的险要山地,群峰突兀连绵,壁若刀劈斧凿。“狼牙山五壮士”跳崖的时间,1941年,也正是日伪残酷“扫荡”、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最艰难的时光。就在距离狼牙山并不远的同样的险要山地间,就在1941年前后几年,上演了与“狼牙山五壮士”一样的悲壮往事:

1940年夏,天津市蓟县盘山根据地险峻峭拔的莲花峰上,7位八路军战士陷入重围后,纵身跳下悬崖,仅马占东一人幸存;

1941年11月,在日军袭击山西省黎城县八路军黄崖洞兵工厂的战斗中,战士温德胜、边清漳等3人为赢得时间,把日军引向制高点的反方向,自己也陷入绝境。打完最后一颗子弹后,为不被日军俘获,3人纵身跳下百丈悬崖,壮烈殉国。

1942年,在恒山余脉、河北蔚县东南尖埚村,两名战士被“扫荡”的日伪军包围,跳下崖头牺牲,他俩没有留下姓名。

1942年5月,日军对太行根据地发动了残酷的大“扫荡”,位于山西辽县(今左权县)八路军总部被包围,损失惨重,大量突围不成功的官兵和文职人员,选择跳下悬崖。这一年6月2日,在太行山巅的庄子岭(今河北涉县和山西左权交界一带),新华社华北总分社、《新华日报》(华北版)经理部秘书主任黄君珏隐藏的石洞被日寇发现,敌人在洞口点燃柴草,为不当俘虏,黄君珏冲出山洞,举起手枪击倒两个鬼子后,砸断手枪,跳下悬崖牺牲。这一天,正是她30岁生日。

1942年12月,河北省涞水县曹霸岗村鸡蛋坨,5名八路军战士掩护主力部队撤退,且战且退后,被包围至一绝地,弹药打光后,5人决定跳崖,副排长李连山未及跳下即中弹牺牲,其他4名战士王文兴、刘荣奎、宋聚奎、邢贵满跳下,全部壮烈牺牲。晋察冀军区1943年1月5日通令表彰:“……该副排长李连山及战士4人,宁死不当俘虏,英勇顽强,精神可佩,望深入传达。”

1943年春,日寇加紧对平西抗日根据地的扫荡,在北京市房山区十渡镇老帽山,八路军一个排奉命阻击敌人,最后只剩下6名战士,被敌人一路疯狂追至悬崖边上,战士们抱枪纵身跳下悬崖,其中一名战士跳崖后挂在半山腰,他又挣扎着第二次跳了下去……至今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姓名。

1944年3月,内蒙古宁城县山头乡李营子前山,在敌人三面围攻下,50余位八路军战士突围时全体跳下悬崖,9人牺牲,只有3人留下姓名。

他们曾经这样战斗。他们曾经这样牺牲。

今天,面对抗战时期众多跳崖牺牲的烈士,有人致敬,也有人说:为什么“宁死不当俘虏”?

这种论调,是完全不清楚当年日军对战俘的残暴。

在已公布的日本战犯自述中,有太多太多虐杀战俘的恐怖事例:活体解剖、用活人练刺杀、取八路军战俘脑子下酒……战犯吉屋勇(原任日本侵略军北支那方面军第一军第一一四师团独立步兵第三八一大队第五中队小队长)回忆过,1942年2月,他驻山西省浑源县的乱岭关时,用军犬活活咬死两名八路军战俘:

“两个二十四五岁的八路军战士紧紧靠在一起。军犬看见了来人,顿时‘汪!汪!’狂吠。我下令将一名拉到当中,然后,向气势汹汹摆着猛扑姿势的军犬下达命令‘把这个八路军咬死!’军犬班的士兵取下了犬颈上的套环。‘袭击!袭击!’吉田兵长一声令下,4只军犬背毛倒竖,猛扑过去。两头咬住棉衣,撕成了碎片。另外两只像恶狼似地咬住肩头和臀部,一口又一口,顿时皮开肉绽,流出的鲜血染红了大地。一只军犬又猛然跃起,扑向俘虏的喉咙,发出了一阵阵阴森可怕的撕肉声。被鲜血染红的凶犬,喘息着不断用舌舔着嘴巴上的鲜血,等候着下一次攻击。几分钟后,另一名被俘战士也死于犬牙之下……”

美国著名历史学家西奥多·库克夫妇通过实地走访数百位日本的战争亲历者而完成的著作《日本人口述“二战”史:一部日本平民亲历者的战争反思录》,今人读起来毛骨悚然,比如,战犯鹈野晋太郎回忆自己在太原监狱虐杀战俘的细节:

“一把好刀无须费力,只要轻轻一动就能砍下一颗头。但即便如此,有时我还会搞砸。通常俘虏们的身体已经因拷问而变得异常虚弱。他们的意识半是清醒的,身体也会不自主地摇晃,并且下意识地移动。因此有时我会砍中他们的肩膀。还有一次,有个人的肺脏就像气球一样弹出来掉到地面上,这画面令我无比震惊。不过接下来我就会立刻全力向他的脖子砍去。因为动脉被切断,血立刻就喷溅出来。身体马上就会倒下,不过毕竟人的脖子不是水龙头,血很快就停止喷射。每次看到这种场面,我都会体验到一种狂喜……”

1942年6月2日,当黄君珏冲出藏身的山洞跳崖牺牲后,她的两名战友,23岁的医生韩瑞和16岁的译电员王健,被敌人熏得晕倒在山洞内,被俘,遭到敌人残忍杀害。日寇之残忍,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们,是难以想象的:1940年4月26日,日寇集结重兵对晋绥边区进行“扫荡”,印尼归国华侨、著名的八路军骑兵女军官李林为了掩护机关和群众突围,不顾怀有3个月的身孕,率骑兵连勇猛冲杀,将日伪军引开,自己却被围困于山西朔州的荫凉山顶,身受重伤后,她用最后一发子弹射进喉部牺牲,年仅25岁。日寇退后,老百姓将李林的遗体抬下山时,发现烈士的腹部被敌人用刺刀划开,里面三个月大的胎儿血淋淋地躺在母亲腹中……

日本史料记载了被俘中国女战士成本华的事迹,她面对日寇镜头时,双手交叉抱胸,轻蔑微笑。这张照片刊登于1938年日本朝日新闻出版社发行的画报中,震惊了后人,中国网民甚至称她为“最美的抗日女兵”。这位女战士被俘后的命运非常悲惨,侵华日军山下弘一回忆道:“我所在的日军中队进入安徽和县,遭到中国人的武装抵抗。后来我们又抓住一些抵抗的中国人,其中有一名是个很漂亮的中国女人。我们很快搞清楚,这个漂亮的中国妇女是和县本地人,叫成本华,年龄24岁,她负责指挥这次抵抗。日军叫她投降,她却轻蔑地看着我们,一言不发。当时,一名日本随军记者拍下了一张照片。随后,日军就将成本华等人关押起来,我和一个名叫小林勇的日本兵等人忍不住轮奸了成本华。”日军撤退前,又再次轮奸了成本华,然后疯狂地用刺刀将她捅死。

四川建川博物馆有一座“不屈战俘馆”,粗粝苍凉。馆长樊建川说,他用自己搜集的战俘资料完成了《抗俘》一书,写作时,多次头埋在桌子上写不下去。

读了这些史料,又怎么会不明白,当年那些被逼上绝境的八路军战士为何如此选择:宁可跳崖而死,也不愿意落入比野兽更残暴的日寇手中!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