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寂寞的海岛上,触摸守岛兵的诗与远方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吴敏 田栋责任编辑:王俊
2018-08-07 02:21

海岛不大,却充盈着士兵的梦想;这里虽然环境艰苦,但战士心中充满阳光。今天,让我们来认识几位武警福建省总队的守岛兵,一起感悟他们眼中的诗与远方。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守岛兵的诗与远方

■吴敏 田栋

筋骨

刘柏强

“60%淘汰率?”仲夏时节,福建某训练基地,气温高得人头晕眼花,但浑身汗湿的特战精英们听到这个数据,还是倒吸一口冷气。

刘柏强甩掉脸上的汗珠子,暗自思忖:“这次集训,还要挑战多少不可能?”

刘柏强像弹簧,压力越大,跳得越高。这个湖南伢,吃饭“不怕辣、辣不怕、怕不辣”,训练“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越是看似不可能,他越喜欢挑战。可是,穿上军装之后,纷至沓来的挑战就像平潭岛夏季的海潮,一浪接着一浪,一浪高过一浪。

初到新兵连,刘柏强体质弱。第一次跑三公里,刘柏强怎么也喘不匀气,就像掉在海里溺了水,张着嘴拼命呼吸,胸口又憋又痛。两圈半下来,双腿似乎缠满水草,拖得迈不开步子,走走停停再走走。班长在背后又拍又推,勉勉强强把刘柏强推到终点。当晚,刘柏强躺下半晌没打鼾,喉咙里活像呛了辣椒水。那滋味,不好受。辗转反侧半宿,刘柏强琢磨明白:“萝卜还有三分辣,挑战三公里算个啥?”

说难也不难。刘柏强悄悄攒着劲儿练,成绩噌噌地向上提升,不单三公里跑在前面,其他训练也样样靠前。下连考核结束,刘柏强看着成绩单,咧开嘴笑,心想:“凭这分数,肯定能进特战排……”班长拍拍他肩膀说,恭喜分到平潭岛。

平潭岛海风大,民居形如碉堡,名为“石头厝”。守岛的日子就像色彩斑驳的石头厝,被呼啦啦的海风吹得筋骨坚硬。

“平潭岛,平潭岛,只长石头不长草。”排长说,不敢挑战寂寞,不是合格守岛兵。可是,刘柏强最怕寂寞,拳头打在棉花上,浑身有劲儿使不出。那些流逝在岗亭哨位上的日子,像极海岸边的细沙,阴阳昏晓之间,潮水无声涨落,沙滩上没有留下一个青春的脚印。

寂寞的日子久了,刘柏强寻思如何整点儿响声,让青春焕发血性的光芒。一天,中队干部播放了一段训练视频,友邻中队一名士官挑战单杠二练习“卷身上”,一口气完成105个。视频结尾,屏幕上噼里啪啦打出几个大字:“器械王子,不服来战!”刘柏强盯着霸气十足的挑战宣言,心里一万个不服。他找来教材和训练视频,虚心请教老班长,反复揣摩动作要领,憋着劲儿要挑战极限训练。

这天,大队长来中队检查训练情况,刘柏强主动请战。摄像机架起来,见证者围上来。刘柏强一跃而起,双手正握单杠,直臂悬垂,爆发式用力引体,收腹举腿后倒,挺胸直臂正撑,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

头30个,靠技巧;又30个,拼体力;再30个,靠耐力。

“90,91,92……班长,你的手在流血!”计数者一声惊呼,围观者细看,刘柏强双手磨破一层皮,鲜血汇聚在指缝间,沿着胳膊流下来。

刘柏强眉头紧锁,并不言语。卷腹,翻身,上杠。

“103、104、105!班长,挑战成功!下来吧!”

刘柏强咬紧牙关,喉咙里挤出一声低吼。卷腹,抬头,挺胸。

“124、125、126……”计数声、掌声、加油声越来越响,刘柏强动作越来越迟缓。

“啊——”刘柏强拼尽全力,两腿向上空蹬数下,手中一滑,跌落杠下。

“126!126!”欢呼声盖过营房,刘柏强被汗水模糊了双眼,但他分明看到,掌心那抹鲜红,化作漫天彩霞,绚烂得惊天动地。

初夏时节,一纸通知,刘柏强离开海岛,走进训练基地。“特战精英高手如林,我只是勤务中队的应急班长。”刘柏强像长江里的鱼儿初入大海:“既兴奋,又迷茫。”

1000米综合训练第一天,刘柏强吭哧吭哧跑到终点,端起枪来瞄准靶标,准星犹如浮在海浪上,起起伏伏对不准目标。枪声响起,兵败阵前,输得毫无悬念。

“每天一个小目标。”刘柏强脾气倔强,却不盲目:“这些小目标就像海滩上五彩斑斓的贝壳,串在一起,就是士兵突击的足迹。”

挑战日益激烈,刘柏强愈战愈勇。集训一个月后,120名骨干仅余46人。面对昔日竞争对手的祝贺,刘柏强咧嘴笑了说:“真正的挑战,源自战场,拼尽全力挑战今天的不可能,才能从容应对明天的战场。”

印象

强者是磨砺出来的

■福州市支队教导员 李小勇

没有天生的强者,强者是磨砺出来的。刘柏强在一次次挑战和磨砺中证明了自己,让军旅生涯充满意义。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