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军媒要闻要论>>正文

200余封侵华日军书信满是烧杀抢掠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记者 张天南 刘建伟 通讯员 宋夏责任编辑:张硕2014-06-20 04:09

佳木斯市退休干部宋金和收集的200余封侵华日军的信件和信章,记载了大量日军虐杀平民、残杀劳工等罪行——

日军书信:满是烧杀抢掠

“这些无可辩驳的罪证从侵华日军的视角反映了侵略者的暴行,是控诉他们战争罪行最有说服力的证据。”在佳木斯市“日军侵华物证陈列室”里,宋金和这样告诉记者。

如果没有战争,他可能会是一位好老师、好父亲、好儿子,但战争却让他成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牺牲品。记者面前的50多封家书,全部出自冈田重吉和他的家人之手。

1934年至1936年期间,冈田重吉在三江省(今黑龙江省东北部)佳木斯市驻防,是侵华日军第3师团18联队2中队的一名班长,他在信中写道——

“杀人的情景,女人、小孩看到了一定会感到恐惧。刺一两下,手就开始发抖……”

望着侵占的领土,得到的不是侵华日军宣传的所谓“大东亚共荣圈”的祥和快乐,而是满目的“凄凉和忧伤”。

为什么说这些书信今天看来是如此珍贵?宋金和的话锋一转,接着说:“这就不能不提到侵华日军的邮政检查制度。”原来,日军占领东北后,以“加强防谍”的名义制定了军事邮件检查及地方普通邮件检查制度,即对占领区中外籍人士,包括驻伪满洲国各国公使馆人员及所有在华日军和家属的信件、电报、电话进行秘密检查。

“一旦发现被认为泄露军事机密、对日军不利的言论,包括反映了日军烧杀抢掠行径的信件、电报等,便作出削除、没收、扣押、烧毁等处置。”宋金和说,侵华日军就是通过邮政检查制度来封锁暴行的真相。

在宋金和的藏品中,还有100多封书信来自北岛军曹。“这是他从参加‘9·18事变’、‘卢沟桥事变’,直至1945年日本正式宣布投降前后与战友间的来往书信,尽管记录所见所闻的词句用得较为‘隐晦’,但仍能从中读出日军的侵略暴行。”宋金和说。

“昨天在佳木斯桦南县的驼腰子,我们又处理(指杀死)了6个马贼(指中国抗日官兵),刺刀杀人,就像切青菜豆腐一样。”

“小河的河道里横七竖八地漂着三四十具中国劳工的尸体,发霉腐烂的味道让水臭得根本没法喝。到处是游荡的野狗、蔓延的瘟疫……”

“这些日军书信仿佛是一个‘窗口’,让我们通过它们目睹了侵华日军在中国的烧杀抢掠,感受了中国人民、特别是妇女儿童的悲惨遭遇。”宋金和告诉记者,“日本正式宣布投降前后,日本关东军烧毁了几乎全部档案和秘密资料,同时将一些未及彻底销毁的档案埋入地下,这也是日本侵略者做贼心虚的表现。”

《解放军报》(2014年06月20日 0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