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军媒要闻要论>>正文

甲午之思:私利是真正的“心中贼”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本报记者 魏 兵 王天益责任编辑:遥远2014-07-28 03:11

国耻十思③·寻访甲午战争遗址【荣成湾】

利益之思:不破藩篱,何以破敌

今日龙须岛滩头。高洪超摄 

前人经历的甲午,是私利之争的悲局;后人所知的甲午,亦是私利之争的碎片。

品甲午之痛,莫过于此……

此时驻足荣成湾的滩头,真实的历史与历史的真实,在风中交织,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

只是那个日子,至今让人揪心——1895年1月20日,日军在荣成湾登陆,打响了埋葬北洋水师的最后一战。

人是历史的剧作者,也是历史的剧中人。在以生死为代价的残酷战争中,可以看到最敏锐的智慧、最狡诈的权谋,甚至平日里最难捉摸的人性,在此刻也往往能清晰洞见……

在这一幕悲剧中,有两个人物至今让人痛惜——

其一是丁汝昌,其实他已是“囹圄之身”——开战以来,这位在前线浴血奋战的指挥官,收获最多的,竟是朝堂上雪片般的弹劾奏折。

1894年12月17日,清廷谕令将丁汝昌革职查办。若不是海陆将领联名上奏:丁汝昌“日夜训练师船,联络各军,讲求战守”,如果抓了,“军民不免失望”。他或许就是另一个“岳飞”式的下场。

也许他打仗确有过失,然而远在甲午战争打响之前,清廷内部“利益地盘”的争斗就已成水火之势。那位以实业闻名的清末状元张謇,在给他的老师、清流党首翁同龢的密信里早已说得露骨:“丁须即拔……可免淮人复据海军。”

另一则是李秉衡,这位手握3万重兵的山东巡抚,明知日军已经在威海卫东侧的荣成湾登陆两天,却一口咬定西侧的烟台一带要固守,迟迟不发援兵。

这就是并肩作战的友军?这就是死生相托的同胞?后有学者评价李秉衡是不懂兵略,没有搞清日军动向,其实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