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军媒要闻要论>>正文

现代战争“智战”时代需要智战略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李炳彦责任编辑:黄杨海2014-07-29 02:07

(原标题:现代战争智战略)

新军事变革把人类社会推进到了一个智战时代。智战时代需要智战略。战争之目的从“消灭敌人,保存自己”,变为“控制对手,实现利益”。正像提出“新脑皮层战”的兰德公司学者所说,新的战争“旨在不破坏敌方组织的同时,通过影响,甚至调整敌方领导者的意识、理解力和意志,即调整敌人的新脑皮层系统,从而设法控制和塑造敌方组织的行为。”基于自主系统的光战争,不是以消灭对手的有生力量为目标。在自主系统逞强的无人化战场上,寻找有生力量已成为困难的事情。用于无形,胜于无形,无形之胜,方显谋略真谛。

后发之军要在变革中实现跨越式发展,更需要能够改变战争“游戏规则”的颠覆性技术作支撑。随着技术突然性的提高,瞬间决胜日益明显。“先胜而后求战”的东方谋略思想,进一步体现为“胜在建”而不是“胜在战”。力量的建造不仅要看差距,赶进度;更要看差异,另辟蹊径。面对未来复杂的安全环境,战略指导的关键是控制而不是夺取,控制的关键在布势,布势的关键是占位,占位的关键在思想高地。

智战时代,群策群谋更能凸显孙子谋略思想的价值。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在《日本列岛改造论》中指出:“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同国民的日活动半径成正比。”由此类比推导,在战场上,孙子谋略思想运用的程度,与战斗员独立活动的空间大小、独立处置情况的机会多少成正比。美国一些军事历史学家在研究“疏散因素”发展时统计,一个拥有10万士兵的陆军军团,在战场上的部署情况按每个士兵所占面积计,古代战争为1,拿破仑战争为20(火枪火炮时代),第一次世界大战为250,第二次世界大战为3000,第四次中东战争为4000。当然,官兵独立活动空间和自主处置情况的机会,还与作战样式、方式相关联。

一般说,大兵团在以堂堂之阵(包括机械化合成兵团对抗)进行正规战的情况下,严格的合成纪律,抵消着下层指挥员和战斗员独立活动的自由;程序化、程式化的线式作战方式,限制了子系统的灵活性。尽管战场空间放大了,但下级官兵独立处置情况的机会很少,用谋局限于兵团指挥层。相反,在分散独立的游击战、特种作战中,很容易激发每位参战者的聪明才智。就是说,合成军队以堂堂之阵作战,长于发挥整体威力,短于发挥下层官兵的谋略;游击战、特种作战,长于发挥下层官兵的谋略,以谋略填补整体合力之所限。这正是实行不对称作战能够“以劣胜优”的机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