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军媒要闻要论>>正文

习主席一眼认出的老兵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记者 费士廷责任编辑:张硕2015-02-04 03:00

作为技术骨干,王忠心是部队的“金牌号手”,也是官兵心中的“兵教头”。入伍29年,他操作过3种型号导弹,系统掌握了测控专业全部19个号位的操作本领,多次执行重大任务,实装操作1200多次,没下错一个口令、做错一个动作。

这两年,王忠心由操控台号手转为测控专业指挥。他的一举一动,直接关系着每次导弹测试的成败。

“号手就位!”在导弹测试大厅,记者亲历了一次测试。只见身着白色工作服的王忠心一声令下,操控台、主机、副机等号手迅速走上操作岗位。记者发现,王忠心脸庞消瘦,已有了不少白发,不禁想起他说过的话:“今年我已经47岁了,将达到士兵最高服役年限,服役的日子屈指可数!”

虽然服役的时间越来越少,但想着主席的殷殷期盼,王忠心丝毫没有松懈,全力培养更多技术骨干。训练间隙,战士们纷纷讲起了王忠心帮带自己的故事。

中士李世文说:“测控专业是导弹部队最难的专业之一,有数十台仪器设备要会操作,上千条操作规程要记熟,刚接触到专业那会儿,我一下子懵了。”

李世文做了一个沮丧的表情,接着说:“还是王班长有办法,他把控制专业的主要电路图逐一分解成若干个小电路图,对照每张小电路图和相应的仪器设备,逐一给我讲工作原理,然后再把一张张小电路图,组合复位成一张完整的系统电路图,我们都称之为‘王氏学习法’。”

李世文的话音刚落,中士李宇航把夹在训练笔记本的一张纸抽了出来。这是用黑胶带粘在一起的4张A4纸,上面密密麻麻地画满了各种开关按钮和指示灯。

见记者有些不解,李宇航激动地说:“这是王班长特意给我画的。我初中毕业,去年5月调入连队,之前从事电工专业。根据我的情况,王班长绘制了这张‘纸面板’,让我随时随地对着学习,在短时间内便学会了操作控制台。”

望着李宇航手中的“纸面板”,中士王刚遗憾地对记者说:“王班长给我的东西,被我不小心摔碎了。”

是什么?记者不免有些好奇。王刚说:“我刚来测试一连时,乡音很重,训练时口令说不清楚。导弹测试,口令不过关怎么能行!王班长给我一块方形镜子,让我每天对着镜子看口形、练口令。后来,我的口令过关了,镜子却不小心摔碎了。”

这时,连长张开雄悄悄地说:“这几位战士,都是王忠心新带的徒弟,起初个个起点低、底子薄,现在人人都是测控专业的骨干号手。”

采访期间,王忠心带出的“部长徒弟”——基地装备部副部长王治基,正好来旅里检查工作。他说:“你别看王班长平时话不多,一走上讲台立刻就像换个人,侃侃而谈。”

王治基回忆:“从1995年至今,全旅每年新分配干部专业集训、每期技术骨干集训、每批新号手操作培训,王班长既是测控专业理论的首席教员,又是实装操作的“总教头”。我大学毕业刚来部队时,他多次给我上过课,帮我讲解专业难题。”

“此次测试,大厅内的20多位号手,全是王忠心的徒弟,”旅副参谋长吕庆坤插话说,“这些年,王忠心先后带出217名测控号手,其中45人成长为基地技术尖子和旅技术骨干。值得欣慰的是,在他的示范带领下,旅里培养了一个由27名高级士官组成的技术骨干群体,为我新型导弹形成战斗力提供了人才支撑。”

在王忠心宿舍,记者看到他收藏的两份材料:《关于调整完善士官政策制度的几点建议》和有关部门《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9557号建议的答复》。

王忠心说,这是他去年3月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时递交的建议。仔细翻阅,从一线士官面临实际困难、士官管理方式、评价体系到优化管理使用激励机制、加大就业创业保障……既有士官队伍建设的矛盾问题,又提出相应的建议对策。

眼下,今年的全国两会又将召开。训练之余,王忠心忙着找战士座谈,撰写着新的建议。他坦言:“现在我就一个心愿:在有限的军旅生涯里培养更多的技术骨干,多作一点贡献,不辜负习主席的关怀与嘱托!”

(本报北京2月3日电)

(《解放军报》2015年02月04日 0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