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军媒要闻要论>>正文

中国应成为“新三国演义”中的强者

来源:国防参考作者:李稻葵责任编辑:康哲2015-04-13 11:13

摘要

我们的时代,是个动荡的时代。中国经济尽管已经取得辉煌的成绩,但是与民族复兴的远大目标相比,仅仅是迈出了第一步,唯有坚定推进改革,方能在穷国、富国与中国之间展开的“新三国演义”中扮演强者角色。

讨论中国经济安全问题,要看到,尽管中国经济当前面临诸多风险和困难,既包括系统性金融风险的上升,也包括房地产投资、出口等传统经济引擎的减退,但中国经济改革的动力犹在,作为一个大国和发展中国家,中国经济的发展潜力仍然巨大。

新一代领导人可以通过进一步改革,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建立基本的社会福利制度,通过改革释放生产力,通过改革寻找推进新的增长点,争取在穷国、富国与中国这场“新三国演义”中扮演强者角色。

金融危机后的“新三国演义”

当今全球经济大格局,可以用穷国、富国和中国这种新的“三个世界”来划分。穷国指的是那些不发达,仍具有工业化、现代化潜力的一大批发展中国家。富国指的是那些已经处于后工业化时代,人均生活水平相对较高的一大批经济体。

中国显然不同于别的发展中国家,因为中国经济的规模之大,储蓄率之高,外汇储备之巨,在世界上都是首屈一指的;同时,中国更不属于发达国家,人均发展水平仍然只有美国这一经济发展标杆的五分之一,中国内部也有很多省份和地区仍然处于非常落后的发展水平。

金融危机之后,一场新的“三国演义”正在悄然展开。这三类国家都面临着自身社会经济发展的深刻矛盾,都必须经过艰苦的调整和改革,才能够回到可持续发展和社会稳定的轨道上来,新一轮制度变革的竞争正在展开。

穷国的核心问题:政府能力必须加强。

当下,穷国又被逼到非改革不可的境地。随着美国等发达国家的经济逐步恢复,以及由此带来的超常规货币政策的退出,穷国自身的很多制度性问题暴露无遗。

穷国的根本问题是基础性的现代市场机制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其中包括支撑经济长期发展的基本的社会福利制度。许多穷国存在严重的腐败现象,诸多领域都是政府严加管制,导致个别企业的垄断地位不可动摇,收入差距过高,贫困问题严重。

不少国家,包括印度、巴西、马来西亚等国,仍然存在政府能力严重不足等问题,官商结合产生的种种弊病也不时以丑闻的形式爆发出来。摆在这些国家面前最根本的问题,是能否坚定不移地推进基础性的社会制度改革,而那些真正致力于改革的国家将是下一波明星级的新兴市场经济体。

富国的难题:重建政府与社会的契约。

富国不落实改革,危机还会光临。富国在金融危机爆发数年之后,经济状况普遍出现了反转。

以美国为例。美国作为发达国家的领头羊,其经济出现了比较稳健的好转:失业率不断下降,资产价值包括房价屡创新高;新一轮的科技型企业,包括互联网和生物制药企业,引发了新一轮的投资浪潮;能源革命也给美国的制造业带来了一定程度的生机。

尽管美国目前出现的是一轮稳定恢复的景象,但是必须看到,发达国家的根本性问题没有解决,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必须建立政府与社会的新契约。在全球化浪潮的冲击下,大量的企业从发达国家移向其他地方,全球化带来了企业的利润上涨,但是并没有给民众带来相应的好处。

在这个背景下,发达国家面临着一个根本的社会矛盾——是给那些在全球化过程中受损的民众提供最基本的社会福利保障,还是减少社会福利的支持,把民众推向全球化的风口浪尖,让他们在全球化的大风大浪中搏击,从而提高竞争力。

目前,这两派观点仍然争执不下。虽然美国由于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美元稳固的国际地位,在短期内带来了繁荣,这种繁荣使得美国财政赤字的比例出现了一定下降。但是根本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美国著名学者杰弗里·萨克斯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演讲时特别强调,美国当前的繁荣是富人的繁荣,与穷人无关,美国的社会矛盾正在加剧,10年之内,美国将出现大规模的社会抗争。

中国的关键:改革必须落地。

应该说,中国社会各界包括决策者,对自身问题的认识还是比较清醒的,是有共识的。那就是,中国必须进一步改革。没有改革,所有的矛盾,包括社会矛盾和经济发展的矛盾,都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

如何推动并且最终实现新一轮改革的承诺,是摆在国人面前最大的问题。如今的改革比之当年,要艰难得多。最突出的特点是,政府的相对权力逐渐下降,社会各界日益多元化和草根化,利益集团夹杂在各种不同的社会意识形态之中,通过各种方式,包括舆论的方式,保护自己的利益。

新一轮改革最艰难的课题是如何在进一步放宽市场的作用与加强政府应有的作为之间取得平衡,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必须处理好、解决好,否则将无法与穷国和富国齐头并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