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九一八”:弱国没有“幸运日”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伍正华 秦利责任编辑:牛晨斐2015-05-15 10:26

侵略者的狼子野心


被日军攻陷后的北大营

中日两国本是一衣带水的邻邦。明治维新后的日本,这个封建军阀残余势力强大的岛国,迅速走上以对外侵略扩张为最大特征的军国主义道路。近代以来,日本无时不滥施其侵略的淫威,把侵略的矛头指向中国。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日本强迫清政府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侵占朝鲜、中国的台湾、澎湖、辽东半岛,并攫取在中国设厂、开矿等特权。1904年到1905年间,日俄在中国东北交战,日本在东北亚取得军事优势,获得在朝鲜半岛和中国东北的驻军权利,并攫取了中国辽东半岛、旅顺、大连及长春到旅顺铁路的权益。1914年,日本借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机,出兵侵入中国山东,强行夺取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第二年,迫使袁世凯接受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此后,日本侵略者数次出兵侵犯山东,制造屠杀中国人民的惨案。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作为战败国的日本,侵略成性并没有因此改变,在巴黎和会上拒绝交还在山东的一切权益,引起了中国人民的“五四”爱国运动;在华盛顿会议上与美国争夺在亚太地区的霸权,当时人们评论说,如果再有机会,日本与美国在远东和太平洋地区的霸权争夺,必以日本对中国的侵略而开始。

日本对中国东北垂涎已久,把侵占东北作为其吞并中国、称霸亚洲及太平洋地区的首要战略目标。1927年夏,日本政府强化对华侵略政策。田中内阁在东京召开“东方会议”,制定了图谋侵占“满蒙”的“根本政策”,抛出了臭名昭著的“田中奏折”,露骨地声称中国东北对日本的生存有着“重大的利害关系”,公然宣称“惟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日本军部、陆军参谋本部和关东军多次派人到东北各地秘密侦察,制定了以武力侵占中国东北的作战方案和具体实施步骤。在板垣征四郎、石原莞尔的策划下,日本关东军先后制造了皇姑屯事件、万宝山事件和中村事件,企图借此实现他们占领东北的野心和目的。九一八事变的主要策划者之一花谷正在回忆录中露骨地说,河本大佐曾经打算乘在皇姑屯炸死张作霖的机会占领满洲南部,但失败了。如果那次干得漂亮,后来的满洲事件也许在那个时候发动了。

九一八事变的发生,是日本侵占中国东北野心的大暴露。在此前后的中国国内形势,国民党内部争权夺利、四分五裂,蒋介石为巩固军事独裁统治,在国民党内部与汪精卫、陈公博的改组派及谢持、邹鲁的西山会议派争夺对国民党的领导权。军阀连年混战,蒋介石与各地实力派之间的战争此起彼伏,1930年爆发了各地军阀联合起来对蒋介石的中原大战。国民党把消灭共产党作为首要任务,连续发动对江西中央苏区和各革命根据地的大规模军事“围剿”。九一八事变爆发两个月前,蒋介石在告全国同胞书中,说什么“当此赤匪、军阀、叛徒与帝国主义者联合,生死存亡间不容发之秋,自应作安内攘外之奋斗”。由于国民党实行“惟攘外必先安内”基本政策,使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野心更加狂妄,终于酿成战争的大祸。

日本侵略者制造九一八事变,与当时国际局势密切相关。1929年爆发的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大危机,给帝国主义各国以沉重打击。在日本看来,英美等国忙于应付国内经济危机,无力干涉远东事务;苏联正在进行国内建设,不敢干涉日本在中国东北的军事行动;国际联盟组织徒具虚名,对日本没有任何约束力;中国政府忙于军事“围剿”共产党,内部斗争激烈,缺少足够的力量应对日本对东北的军事行动。1931年8月,日本关东军司令本庄繁在给陆军大臣南次郎的信中说:熟察帝国存在及充实一等国地位,势非乘此世界金融凋落,露国(苏联)五年计划未成,支那(中国)统一未达以前之机,确实占领我三十年经营之满蒙,并达大正八年(1919年)出兵西伯利亚各地之目的,使以上各地与我朝鲜及内地打成一片,则我帝国之基,即不能巩固于现今之世界。正是在这种形势下,为了缓和国内矛盾,通过发动侵略战争转嫁经济危机造成的恶果,日本军国主义发出狂热的战争叫嚣,加紧制定和实施侵占中国东北的战争计划。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