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武器化与军队社交媒体战略

来源:中国国防报·军事特刊作者:牟珊责任编辑:姚远
2015-07-22 07:22

在21世纪,以社交媒体为代表的网络新媒体迅速崛起,对冲突双方民众和军事行动结果均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无处不在的信息使现代作战环境变得复杂且难以预测,许多国家的军队都努力对此做出有效回应,创新作战手段来实现网络媒体的有效应用,最大程度地弥补现有能力和信息行动潜能之间的巨大鸿沟。

重心的转移:21世纪的战争面貌

快速发展的信息技术在改变战争面貌的同时,也对军事理论和实践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早在20世纪90年,美军中已有人意识到科技对战争性质的重要影响,并指出战争面貌正在发生改变。1989年,美国军官威廉·林德等人合作撰写文章“变化的战争面貌:进入第四代战争”,首次提出“第四代战争”理念。他们认为,第一代现代战争以人力战为主,采用拿破仑时期的方阵;第二代战争以大规模火力战为主,在一战时发展到顶峰;第三代战争以机动战为主,以德国在二战时期的“闪电战”为巅峰;目前是新的战争样式———第四代战争。

这一理念最初并未吸引太多关注,直到1994年,美国海军陆战队上校托马斯·海默斯才发表题为“战争的演变:第四代战争”的文章回应这一观点。“9·11”事件的发生以及随后美军在阿富汗、伊拉克等地的军事行动陷入胶着,美国为首的西方军事学术界才开始关注现代战争的本质是否发生了变化,并正视“第四代战争”理论。2004年,海默斯撰写了《弹弓与石子———论21世纪的战争》一书,对“第四代战争”概念进行了具体化,从政治、经济、社会、技术等层面对战争的变化进行了解释。海默斯在书中指出,毛泽东不仅提出了人民战争的理论,并带领中国人民赢得了人民战争的胜利,是第四代战争最早的成功践行者。

第四代战争理念强调,战争与和平、前方与后方、民众与军队之间的界线变得更为模糊,甚至消失。第四代战场包括整个敌方社会,摧毁敌军部队并不能确保军事行动取得胜利。军事行动的目标变成内部瓦解敌军,而不是在战斗中对敌人实施物质性的摧毁。合理的目标将包括民众对冲突的支持,行动将会同时贯穿所有参与者的纵深,包括作为一个文化实体,而不仅仅是物理实体存在的社会。因此,正确识别敌方战略重心并给予致命打击将是战争的制胜关键。

在第四代战争中,“前方与后方”将由“目标与非目标”的概念所取代,媒体与信息渗透双方社会的方方面面,媒体战和心理战将成为改变敌方国内与国际舆论走向、阻断对方外部支援的重要作战样式。在第四代战争中,国家失去了对战争的垄断,而且在战术层级和物理空间的胜利可能会导致作战、战略、精神和道德方面的失败。海默斯指出,美国已经不止一次面对第四代战争,例如在越南、黎巴嫩和索马里,却没有一次能够赢得战争。

然而,反对者却指出“第四代战争”概念存在一些问题,如,第四代战争并不是全新的战争,而是一种回归———回归到国家建立以前的战争方式,即许多不同的实体而不仅是国家政府发动战争。虽然“第四代战争”存在一定的缺陷,但不可否认,它让人们关注到新的战争样式,更加深入地理解了现代战争的特征。

信息武器化:从萨柏塔斯到“伊斯兰国”

科技和观念是推动战争和社会关系演变的主要催化剂。网络技术的迅猛发展加快了信息的武器化进程,使信息环境成为现代军事行动成败的关键,信息域———主要是互联网———已经成为各方抢占的关键领域。提起信息作战高手,很多人的脑海中都会浮现出“基地”组织。事实上,在网络信息行动领域,萨柏塔斯主义者才是真正的创新者,被同行公认为卓越的信息战士。早在1998年,墨西哥萨柏塔斯主义者们以信息战略为核心,组织了恰帕斯州起义。著名黑客组织“电子骚扰剧场”充分利用媒体环境特点为他们提供支援,这些战术创新者是最先一批认识到新信息环境动员能力的人。他们会在实际行动之前很早就对攻击行动进行公开宣传,“电子骚扰剧场”则利用“聊天室、互联网广告以及网络会议”来宣传起义情况。萨柏塔斯主义者们在信息领域成功地压制了墨西哥政府,并迫使墨西哥政府在2001年正式认可了萨柏塔斯组织。

“基地”组织自组建以来,一直都很重视互联网的运用,早在“9·11”事件之前就已经开始调整自我,适应卫星电视和互联网的兴起,成功地掌握了新兴媒体科技本身固有的政治潜能。媒体,尤其是网络媒体,也随之成为“基地”组织政治活动的首要场所。“基地”组织具有一个规模庞大的媒体王国,这一媒体王国以互联网为基础,包括了数量庞大的宣传工具、结构严密的宣传体制以及一些擅长宣传技巧的成员。“基地”组织以及圣战支持者们在互联网上建立了成千上万家网站,用于激励组织的追随者和威胁敌人。时至今日,“基地”组织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极其依赖国际互联网的恐怖主义网络,以互联网为基础构建了自己的虚拟国家,通过新兴网络信息传播技术与其“公民”交流,并巧妙地把现代信息技术运用于反美宣传战,直接打击美国的战略重心———民心。为此,美国学者彼得·伯格曾给这种新型“基地”组织贴上令人记忆深刻的标签———“基地2.0”。

近两年,“伊斯兰国”武装再次掀起社交媒体时代“圣战”,给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带来更为严峻的挑战。“伊斯兰国”在社交媒体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更为“高调”和“熟练”,成功地“玩转”了社交媒体。该组织有着明确的社交媒体策略,能够广泛利用脸谱、推特、You Tube等西方主流社交媒体向年轻人进行多语言、多渠道地极端思想宣传和人员招募。“伊斯兰国”掌握着大量“官方”脸谱和推特账号,与各地分支和成员手中所掌握的网络账号一起构成了庞大的信息作战网络。而制作精良的宣传视频和网络杂志,配以成熟的宣传推广计划,帮助“伊斯兰国”实现了极端思想的全球传播,成功地吸引了大量追随者。

在与这些具有创新精神且善于抓住机会的对手进行信息战时,美国科技和装备并没有决定性优势。正如科德威尔将军所言,网络新媒体在刺激非传统对手操纵规则的同时,也超越了传统规则本身。由于叛乱活动和恐怖主义组织巧妙地操纵媒体作战空间来获取优势,参战人员会努力把信息变为武器,努力改变国内和国际民意,巧妙运用心理战来抵销作战部队在实体战场获得的战果。此时,网络媒体比装甲师更具致命性打击能力。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