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在乌克兰用混合战争对抗“颜色革命”

来源:中国国防报·军事特刊作者:杨青 周自横责任编辑:吴昊
2015-10-28 17:36

(原标题:混合战争博弈搅动世界)

面对持续发酵的乌克兰局势,有人说这是典型的混合战争。在俄罗斯眼中,混合战争是对抗“颜色革命”的利器。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俄罗斯在乌克兰运用的混合战争,学于西方,用于西方,竟然又让西方发出束手无策的叹息。美国甚至因此也把发展混合战争,作为未来军事竞争重点之一。

资料图:乌克兰危机

现代战场打得更多是混合战争?

现代战场的战争,有人说是体系作战,但日本人有不同看法。其外交学者网站称,现代战场上“混合战争”大行其道。宽泛点说,混合战争就是将常规性与非常规性战争方式结合起来。围绕克里米亚和乌克兰危机一度爆发的较量,就是一种混合战争。无独有偶,法国《费加罗报》也援引一份名为《军事平衡报告》称,“在一些不同场所且在参加人员大不相同的情况下,目前混合战争的情况越来越多”。这对还没有为此做好充分准备的大多数国家的正规军来说是一个重大挑战。《费加罗报》尤其指出,西方人面对混合战争的挑战束手无策。

显然,体系作战是就作战样式而言,混合战争指的则是大杂烩式的战争。有观点认为,2006年黎以战争就是一场典型的混合战争。从交战双方看,这场战争是国家与非国家行为体相对抗,一方为黎巴嫩真主党,属于非国家行为体,另一方以色列,是一个主权国家。从双方的装备看,是现代民用技术与军事手段相结合,民用技术包括加密移动电话、计算机和图像电信系统等;军事装备包括反坦克、地对空和反舰导弹、火箭弹、迫击炮、无人机等,以及简易爆炸装置。从战术方法看,是常规与非常规相结合,实施游击战、相对简单而又难以防备的导弹袭击、尖端的网络战、策划周密的宣传战。从指挥控制看,是战略上集中与战术上分散的指挥控制体系相结合,真主党成员以小组和分散的方式,隐藏在山区或城镇的掩体中独立作战。

此类大杂烩式的作战方法,在乌克兰危机中同样上演。出场的既有驾驶T-80重型坦克的现代军队,也有刚刚穿上军装的民兵。有为干扰通信和开展电子战准备的大功率装备,也有最原始的木棒恐吓。美国驻欧洲陆军司令部指挥官霍奇斯对《华尔街日报》称:“这正是混合战争的本质。”混合战争将有时被隐蔽的常规军事行动、拥有先进手段的游击战、社交网络上的大规模宣传活动、甚至干脆是网络战结合在一起,导致西方面临着一种让他们迷失方向的新型冲突。其中,起主导作用的是俄罗斯综合运用包括紧急部署、电子战争、信息作战、特种部队和网络通信等手段。尤其是“小绿人”即穿着绿色制服的俄罗斯特种部队,实际发挥了关键作用。西方媒体称,“小绿人”们在克里米亚地区作为“当地安全力量”,没有佩戴国别或任何标识性臂章。一方面是大规模突击检查,一方面“小绿人”在当地也展示了武力。同时,俄罗斯联邦安全局以及军方情报部门,一直在行动中位于最前线。俄罗斯外交官和媒体也帮助维系了一场信息支持协同战,以说服国内外民众相信“对俄罗斯联盟及其盟友施加的任何形式的压力都是无用的”。总之,俄罗斯的混合型战争有效结合了军事和非军事、传统和非传统元素。不同行动的组合达到了出其不意的效果,并制造了混乱,让对方特别是以共识原则为前提的北约等多国机构很难做出适当反应。

面对俄罗斯的混合战争,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称,其“目的是破坏一国,在该国意识到冲突已经开始之前就取得胜利”。北约副秘书长则将其称为古代“特洛伊木马”战术的现代案例。但无论西方如何评价俄罗斯混合战争,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混合战争的出现表明,战争从来不是纯粹的。战争的手段和样式没有单一的,什么能打赢就用什么,什么手段能战胜对手就用什么。事实上,受多种经济形态并存影响,现代战争形态是一个混合着不同时代特征的混血儿。在这种情况下,战法创新就要综合考虑不同战争形态,多手准备。如在阿富汗马扎里沙里夫战役中,美军使用了从最先进的激光制导武器到已有相当历史的B-52轰炸机,甚至还有战士赶着身背卫星天线的毛驴奔走在崎岖山路上,充分演绎了非对称混合战法。

某种程度上说,乌克兰危机让世界重新认识到战争的混合特性,混合战争已经从一个战术上的把戏变成了战略体系。总之,战争的分类已经模糊,无法用整齐的盒筐分门别类。毁伤手段和战术层出不穷,从尖端到简易,简繁并举,混杂使用,形成更为复杂的多种战争形式。“混合”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作战力量高度一体化,包括“物质和心理、战斗与非战斗力量”;二是作战样式高度融合,包括传统战争、非正规战争、反恐怖袭击和反武装暴乱等各种作战样式。正如俄军高官所说,战争与和平的界限在21世纪是流动的。与此相对应,战争的逻辑和实践也发生改变,将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没有绝对的现代化也没有绝对的落后。武力仍旧是改变的一部分,它以政治、经济、信息技术和其他非军事手段为支持。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