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再见,转身之际就是出发之时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赵风云责任编辑:张硕
2016-02-01 04:01

不说再见,因为我们的精神永续

■写在前面

前几天,有一则名为《再见了,打仗的时候再叫我》的微信在朋友圈热传。其中一段话戳中了很多人的泪点:“军装是军人的皮肤,脱下军装就好比脱层皮,这种刻骨铭心的痛,只有当过兵的人才懂。” 

是啊,没有穿过这身军装的人,很难懂得军人对这身军装的爱与恋!没有经历过军旅的人,很难懂得军人在这场改革中的阵痛与坚强!

“唯愿我们的转身,成就军队的转型。”多少的难舍,多少的惆怅,多少的眷恋,多少的艰难,都凝结在“敬礼——转身”这一刹那! 

但,我们今天依然不想说再见。

不说再见,因为转身之际,就是出发之时。“风尘三尺剑,社稷一戎衣。”穿上了这身军装,血管里就奔涌着激情和豪迈,胸膛里就装进了社稷和担当。任它雄关漫道再迢迢,只不过是从头越、又踏新征程!

不说再见,因为我们的情感永在,精神永续。几回回梦里回连队,双手捧起那奖牌,千声万声呼唤你,军旗飘扬在心头。曾经的辉煌,成为精彩的回响;明天的征程,接续昨日的荣光。哪怕从此天南海北,心里都永远存着那个军礼那声“战友”。

所有的阵痛,都将化成壮烈的情怀,融入我们这支军队的精神血脉,澎湃、澎湃,铸就新的丰碑。

所有的不舍,都将化成决然的勇气,融入我们这支军队的强军新征程,疾行、疾行,铸就新的辉煌。

人生但有军歌唱,从此山高水又长。军人的告别,理当壮怀激烈。而那些永不磨灭的精神,将饱蘸信念的力量,激励我们前行。

“物质不灭,宇宙不灭,唯一能与苍穹比阔的是精神。”今天,我们铭记那些应当铭记的,为了更好的起程;今天,我们不说再见,因为精神永存、精神永续。

2003年11月20日

那一年,我们告别熟悉的番号

只有在精神上足够强大、撑得起这身军装的人,才能在军队改革前进的大潮中,无论进退都不会被淹没和淘汰。

——某警卫师参谋长 周保家

夜已深,家里的那盏老台灯,依然亮着,妻先睡了。我轻轻挂放好军装,想起白天老排长打来的电话,不由思绪翻涌。虽然分别多年、音信稀疏,老排长的声音还是那样熟悉:“保家,你的成长进步,战友们很羡慕,可我清楚,只有在精神上足够强大、撑得起这身军装的人,才能在军队改革前进的大潮中,无论进退都不会被淹没和淘汰……”

回味老排长的话,感慨良多。当兵25年,因军队改革调整、单位转隶等种种情由,自己先后16次调整工作岗位,每一次都是重新开始。

军校毕业时,我被分配到原陆军第63集团军某步兵团。至今记得,时任政委给我们讲团史时说,团队的前身是晋察冀军区警卫部队,先后经历7次改编,拖不垮、打不烂,在战火洗礼中成长为军、师的主力团……那一刻,团队的精神血脉如小溪般汩汩流进了一个年轻干部的心田。

2003年初,刚30岁的我,被任命为集团军某标杆营营长。正当我想甩开膀子大干一场的时候,却得知了“集团军撤编、我们师改成旅转隶其他部队”的消息。当时,全团只有一个营长留队指标,加上孩子幼小,改革期间在安置方面又有政策倾斜,爱人就多次劝我转业……实事求是地说,当时我也曾犹豫过,动摇过,但终究是不舍得这身军装!

撤编准备期间,工作头绪很多,既要抓好部队管理,组织各项交接,还要做好官兵教育引导工作。记得我当时找一名任职4年多本来准备提拔的连长谈心时,他说:“营长,您不用劝我,您自己的去向都不清楚还这样没日没夜地干,我知道该怎么做!”2003年11月20日,撤编命令宣布后,那名即将脱下军装的连长昂首出列,指挥官兵唱响《听党指挥歌》,所有人都热泪盈眶……

此后,在我的军旅道路上,又多次经历了撤编分流的考验,即使从原单位最年轻的团职干部到后来优势渐无,我也从未有丝毫的松懈和彷徨。因为作为一名共和国军人,我只认一个理:越是在改革大考和利益调整关口,带兵人越是要带头履职尽责、带头稳心尽责,坚决听从党的召唤,服从组织安排。

(本报特约记者 赵 品整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