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再见,转身之际就是出发之时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赵风云责任编辑:张硕
2016-02-01 04:01

2015年12月31日

那一刻,我们告别熟悉的臂章

当看到一些战友在朋友圈里转发告别式的微信时,我都会默默留言:“别说永别,不是再见,而是延续辉煌!”

——火箭军政治工作部 蔡瑞金

当兵23年,记忆最深的是2015年12月31日。那一天,我和我的战友一起,卸下了那副熟悉的“第二炮兵”臂章,换上了崭新的“火箭军”臂章。

那一晚,我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把卸下的“第二炮兵”臂章,小心翼翼地用纸包好,放进了衣橱。

换下的是臂章,收藏的是荣光。时光流转,往事如昨,回望从军历程,“第二炮兵”这个小小的臂章,承载了我的整个青春。

1992年冬天,我光荣地加入了战略导弹部队。3个月的新训结束,一纸命令,我被分到了一个后勤物资仓库,成为一名保管员。战略导弹那么威武,仓库保管员那么平凡,当理想与现实的反差让我有点儿发蒙时,仓库的老兵用实际行动教育了我——每年、每月、每日繁琐细微的工作,他们像伺候导弹一样精心工作着,一呆就是几年、甚至十几年……在像老兵一样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我把这群老兵写进文章里,投给报刊电台。1993年底,我被评为优秀士兵;次年,我荣立三等功;1995年8月,我考取了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

军校毕业,不少同学进了大城市,而我选择再次回到山沟。当时,我所在部队军事斗争准备任务异常繁重。一支支英雄的导弹劲旅在连绵不断的北国林海、在波涛汹涌的南国海域、在杳无人迹的戈壁荒滩、在隐秘险峻的峡谷沟壑,战天斗地、拼搏进取,默默锻造着共和国的和平天盾。那些年,那些日子,我很幸运,也很自豪,可以用自己手中的笔,为蓬勃发展的砺剑事业热情讴歌。

火箭军成立消息公开后,我连续打了10多个电话,迫不及待地把这一喜讯告诉老家的父母和同学……当看到一些退伍转业的战友在朋友圈里转发微信“向第二炮兵深情告别”“永别了,第二炮兵”时,我在点赞的同时,都会默默留言——“别说永别,不是再见,而是延续辉煌!”

换上臂章的那一夜,我站在窗前,轻轻抚摸崭新的“火箭军”臂章。我知道,国之重器,已浩荡前行。而窗外,正是星光灿烂。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