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纬52°46':一串带血的手印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贾永责任编辑:张硕
2016-02-19 10:31

著名军事记者贾永泣血新作

北纬52°46′:一串带血的手印

■贾 永

大兴安岭原始森林尽头大雪茫茫,中俄两国界河额尔古纳河冰封千里。界河南岸,一处26米高的悬崖之上,迷彩色的哨所巍然矗立。

暴风雪中,沿界河巡逻的官兵整齐列阵,向着高耸的峭壁高声大喊——

连长……连长……连长……

连长……连长……连长……

长风怒吼,战马嘶鸣……辽阔的冰面上,呼唤声久久回荡。

这里是北纬52°46′——内蒙古军区伊木河边防连连长杜宏烈士牺牲的地方。紧贴界河的悬崖上,一串带血的手印已被大雪抹去;扒开河面上厚厚的积雪,一滩血迹还清晰可见。

迎风冒雪傲然挺立,军人的血肉之躯就是祖国的界碑。图为杜宏生前在哨位上。

2015年12月30日下午,连队沿界河5公里雪地越野,经过悬崖处,杜宏爬了上去——他要对哨所进行一次突击检查,看看执勤官兵的反应能力。沿着悬崖,哨所官兵夏季下河取水踩出的一条“之”字形小路隐约可见。身高1米83的杜宏身手敏捷,平日里攀爬峭壁几乎如履平地。

两个小时后,指导员李东风发现,连长没有回来,电话打到哨所,那里居然没有看到连长,一回头,连长的手机还在床铺上——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李东风心头。他急令全连火速出动,寻找连长。“那一天冷得出奇,”李东风回忆,“河面上气温至少在零下46摄氏度,但全连官兵连跑带急,个个满头大汗。”

如血的残阳中,战友们找到了连长。此刻,他一动不动地趴在悬崖下的雪地里,头上有一道超过10厘米的口子,身旁是一团凝固的鲜血,眼镜和手套散落在悬崖边;一块尖利的巨石上,血迹斑斑……

杜宏的身体已经僵硬,战友们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抢救自己的连长。内蒙古军区、呼伦贝尔军分区和边防某团瞬间启动应急机制,几家军队医院通过远程医疗系统指导连队军医实施急救,官兵们一个个挽起袖子等待给连长献血……他们不相信,生龙活虎的连长从此倒下再不会醒来。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