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革命”是难民危机之源

来源:国防参考作者:田文林责任编辑:康哲
2016-02-25 11:37

规模空前的难民潮正在冲击欧洲大陆,对这场人道主义危机的反思和警醒,则应是全世界的事儿。追根溯源,难民潮是美欧在叙利亚等国策动“颜色革命”的必然结果。正是4年多前不期而至的“阿拉伯之春”,使叙利亚从“稳定绿洲”变为最大的难民输出国。

进入21世纪,政权更替和“颜色革命”成为美国等西方大国谋求霸权利益的主要“法宝”。塞尔维亚(2000年)、格鲁吉亚(2003年)、乌克兰(2004年)、吉尔吉斯斯坦(2005年)都是这方面的“经典”案例。

具体到中东地区,早在2001年“9·11”事件后,美国就制定了“颠覆数国政府”的计划,包括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利比亚、索马里、苏丹、伊朗等。在此背景下,阿富汗、伊拉克政府先后被武力推翻。

2011年,中东地区的政治动荡则为西方大国借机推翻那些“不顺眼”的国家提供了难得契机。这场剧变刚开始,西方媒体便抢先将其冠名为“阿拉伯之春”,竭力将其朝“民主化”方向引导。突尼斯、埃及等国政权更替,背后均暗藏西方干预的阴影。

2015年6月13日,在土耳其桑利乌尔法省靠近叙利亚的边境线附近,叙利亚难民躲避土耳其士兵用高压水枪喷射的水柱。

叙利亚地处阿拉伯世界心脏地带,是各种地区问题的交汇点。西方国家为一己之私策动政权更替,如同打开“潘多拉魔盒”,使叙利亚由治到乱,元气大伤。

一是人员伤亡惨重。自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叙利亚近半数人口背井离乡,其中,400万人逃往国外,还有760万人在境内流离失所。

二是经济损失巨大。叙利亚总理哈勒吉表示,内战给叙利亚造成约300亿美元的损失。叙利亚政策研究中心2014年3月25日的报告称,内战使叙利亚经济倒退40年,生产部门被破坏殆尽,公共债务占GDP的125%,失业率上升59%,叙镑与美元兑换比例由47:l贬值至200:l,旅游收入下降95%。

此外,青少年无法接受教育,大量掌握熟练技术的人才出逃,使叙利亚失去经济恢复的人力资源。

三是恐怖主义势力更趋泛滥。叙利亚陷入动荡后,境外宗教极端分子纷至沓来,将叙内战视为“新版阿富汗圣战”。西方为尽快推翻巴沙尔政权,不惜纵容、利用极端宗教势力。

西方和以色列情报机构秘密支持伊斯兰国武装组织,由此使叙利亚逐渐成为全球“圣战”分子的目的地。叙新闻部长祖阿比2013年4月称,在叙作战的武装分子中,外国人超过80%,来自29个国家。

美国国务卿克里也坦承,叙境内可能有800~1200个反对派武装,其中15%~25%的武装团体是“坏家伙”。简氏防务咨询机构称,叙境内约10万人的反对派,其中近半数是极端分子。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