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军,为第二炮兵正名

来源:“国防参考”微信公众号作者:于 冬 曹丹龄 邓 容责任编辑:刘航
2016-02-29 21:25

60年前,“中国火箭之父”钱学森在黑板上写下“火箭军”三个字,建议中央军委成立一个新的军种,名字可以叫“火箭军”,就是装备火箭的部队。

2015年12月3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将八一军旗亲手授予火箭军司令员魏凤和、政委王家胜。

“考虑到第二炮兵实际上担负一个军种的职能任务,这轮改革将第二炮兵更名为火箭军。”国防部新闻事务局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说。

迟来的正名,亦是长久隐秘之后的亮剑。

1 “第四军种”

2016年1月,在野外训练的火箭军某部官兵快速出动奔赴战位。

在解放军的序列中,第二炮兵的地位一直很特别。

“有人误解我们是兵种,‘第二炮兵’可不带个‘兵’字嘛,不然怎么不叫‘第二炮军’。”自1967年冬天到某导弹部队参军后,张剑(系化名)再也没有离开过这支队伍,直至从这支部队的领导岗位上退休。

组建之初,冷战正酣。为打破“核讹诈”,中国决定研发核武器,并开始战略导弹的研究和相关部队的组建。

1959年,第一支地对地导弹部队秘密组建完成。直至1966年7月1日,中国战略导弹部队正式成立。不过,出于保密的需要,这支部队没有沿袭“战略导弹部队”的国际通用称谓,而是由周恩来总理亲自命名为“第二炮兵”。

生于忧患,这与苏联的导弹部队的经历如出一辙。

在1961年的苏共中央和部长会议上,赫鲁晓夫要求,列装部队一律禁用“核”称谓,而是笼统称之为“特殊任务部队”,所列装的“火箭(导弹)”“发射架”等装备也全部以“炮弹”和“炮”代替。他试图让西方产生误解——苏联只不过是在研制“能发射原子弹的大炮”。

同样,栖居深山老林,暗藏于地下工事之中,第二炮兵部队天然具有“隐秘”的性格。20世纪70年代初,张剑回家探亲,面对乡亲们的询问,“既不能泄密,又不能糊弄乡里乡亲,只好描述说,我们是能够打导弹的部队……导弹嘛,就是长着眼睛的炮弹。”

乡亲们仍似懂非懂,类似的尴尬也曾出现在等级森严、秩序井然的军营。在张剑的记忆中,大概1986年冬天,他随上级到总参谋部参加有关军事训练的会议,其座次本应在海军、空军之后,但却被安排到装甲兵、防化兵和铁道兵等诸兵种之列。

2015年9月3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在北京隆重举行。图为常规导弹第二方队东风-21D弹道导弹发射车通过长安街。

组建之初,第二炮兵确实曾被列为兵种,级别与装甲兵、防化兵等兵种相当。直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面临百万大裁军,其他兵种司令部被悉数撤销,业务划归至总参谋部兵种部,铁道兵甚至脱下军装,被整体移交地方。

相形之下,第二炮兵部队这才显得“鹤立鸡群”:不仅原有的司令部没有被裁撤,还被升格为正大军区级——司令员和政委均为上将;它还拥有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以及此后的装备部门,其装备研发和预算也属独立运作。

这与海军、空军等法定军种的体制编制并无二致,第二炮兵已是与陆、海、空三军并列的“第四军种”。

“部署于各军区的海军和空军部队隶属所属军种,但接受军种和军区的双重指挥。第二炮兵的指挥结构在某种程度上与上述三个军种存在差异,虽然部署于各军区,但它实际上接受垂直指挥。”美国海军分析中心研究员肯尼斯·艾伦甚至注意到,第二炮兵体制编制中的更为特殊之处。

不过,这支队伍的名字依旧是“第二炮兵”,“兵”没有改为“军”字。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