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部长冯育斌:十年扶贫路 而今又出发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边富斌责任编辑:黄杨海
2016-03-07 04:29

从一名边境村寨的农村娃成长为成都凤凰山的一名空军上尉军官,不易。从大城市转业又回到边境村寨,一干就是10年,更不易。走入云南省麻栗坡县下金厂乡,一路上听到的都是一名老兵10年扶贫路上的感人故事。

在下金厂乡,提及乡武装部部长冯育斌,老百姓们都叫他“老兵”。也难怪,1984年边境作战时,人跟枪一样高的冯育斌便作为民兵侦察骨干参加了战前培训;18岁那年,冯育斌入伍到了成都空军航空兵部队,成长为一名空军上尉军官。

2005年,正连已经5年的冯育斌遇上全军大裁军。部队安排转业,领导征求他的意见:是就地安置在成都市,还是回云南?面对安置去向选择,当过大队支书的父亲建议:“我是主张你回来,咱们这个地方比较穷,山外来的人待不住,你回来还能为家乡做点事。”自己好不容易走出贫穷的家乡,现在又要回去,真是难以抉择。经过一段时间激烈的思想斗争,冯育斌最后还是听从了老父亲的话。

刚转业回来那年,冯育斌被任命为下金厂乡武装专干,军官转业回来安置在乡镇的,在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他是第一人。他的领导、乡武装部部长关建明是一名退伍战士。当时县人武部领导担心他有想法,找他谈话,冯育斌明确表示,不管在什么位置,都一定干好自己的工作。

扶贫之路,道阻且长。转业手续还没办完,冯育斌便走村串户,走上了漫漫扶贫路——他先自己做实验,承包了20亩地种生姜,因为气候原因失败了,亏了2万多元;后来又自费到广东考察中药材,种了50亩首乌,又赔了3万多元……失败了再干,因为他心里清楚,只有自己种植成功了,乡亲们才会听你的,跟着你干。果不其然,经过冯育斌的不断尝试,十年下来,一项项种植经验在乡亲中推广开来。如今的下金厂,全乡种有石斛、何首乌、重楼、草果等1万亩以上,形成了特色产业,已是麻栗坡县有名的中草药种植基地。

绿树如荫,民居亮丽,村容整洁,户户门口通了水泥路,家家用上太阳能……走进边境村寨大火地村,处处都是安静、和谐的景象。

这是离国境线最近的村民小组。5年前,全村15户人家,绝大多数住的都是土坯房。冯育斌挂钩该村新农村建设后,点燃了群众求富、求变的致富激情。建路、改水、建房……村里劳力少,他便和群众一起拉推车、拌泥浆、搅拌混凝土。以前村里没有手机信号,冯育斌又联系协调,建起了移动基站。

面对一贫如洗的父老乡亲,冯育斌感同身受,情同此心,心甘情愿地担负起扶贫重任。哪个寨子哪户人家有什么困难,只要他知道,他都想方设法地帮,这里协调三千,那里争取五千,比给自己家办事还上心。

群众观念的转变是扶贫最大的动力。因为观念落后,老百姓脱贫主动性不高,等靠要思想严重。同一个工作其他人做不了,但只要派冯育斌去,就没有做不通的,因为群众信任他。全房村是个苗族村,2011年修进村路,占到一家人的3棵果树,没想到这家冲出来两兄弟要用弯刀砍人。没办法乡里又安排冯育斌去。对这样的人,冯育斌明白不能光讲政策,更要讲感情。他进了家,直接去火塘边和他们先干2碗酒,吃顿饭,喝点酒,拉拉呱,这才把工作做下去。这段路修通了以后,尝到出行方便的甜头,这家两兄弟又专门来乡里,请他到家去做客。“有些老百姓开始不理解你,顶你,骂你,都很正常。”冯育斌欣慰地说,最让他有成就感的是,每年春节前,老百姓杀年猪,家家都会打电话叫他。

每次行驶在洒满自己心血和汗水的路上,冯育斌都深有感触:“我这十年,没有白混,虽然也有伤心的时候,现在回过头来想,值得!”

2013年的一天晚上,中寨村委会灯光通明,正在召开的群众大会讨论得异常激烈。之前村里开展低保规范化动态调整,村干部报上来的名单,群众意见大,一些不符合条件的无理取闹。正在这里挂钩的冯育斌一家一户上门去了解实情。群众大会一开始,按照冯育斌设计好的流程,评审公正合理,群众服气。平江坝村有一户人家很贫穷,因邻里关系处理不好,村民不评他家,冯育斌把上门了解到的情况在会上摆出来讨论,说者有理,听者点头。村民、村干部、政府三级评定讨论,最终评上了这户。

全乡517户低保户,冯育斌如数家珍。该评的一定要评上,不该评的坚决拿下。冯育斌做事挺得直腰杆,说得起硬话,守得住原则。有一户人家,年轻人在外打工致富,已不具备享受低保条件。在外打工的这个年轻人打电话威胁冯育斌,说不给评就要报复。冯育斌坚决顶住威胁,坚持原则没有评。

现任乡党委副书记代玉洪是全房村委会的一名大学生村官,跟冯育斌学了两年如何做群众工作。2010年,老寨村换届,全乡人都知道这个苗族寨子群众工作最难做。头一天开会,不到半小时人就全散了,一项很严肃的工作搞成这样,让代玉洪很无奈。第二天,冯育斌来了,一切都神奇般的变了。他一边和村民喝着烤茶,一边和大家唠家常,谈村子该怎么发展,从哪些方面入手,首先要选个好带头人和一个好的班子,才能带领大家摘掉穷帽子。那天晚上选举大会从7点一直开到第二天凌晨,参会的54个村民代表,只有6个妇女回去带孩子让其他人代填,其他村民都和冯育斌坐到最后,认真地填写了选票。

据乡纪检监察员任宏富介绍,在党风廉政建设考核中,群众对冯育斌的满意率连续10年都在95%以上,好几次是100%。群众的口碑,是对冯育斌最高的奖励!

有人说冯育斌是“背包部长”,经常看见他背个背包到村寨驻村入户,随时一副冲锋的姿态。

10年扶贫路之难,难以体会。贫困户的情况千差万别,必须找出症结,对症施治。

从中寨往298号界碑方向走,一排蓝白相间的崭新2层楼房在崇山峻岭中格外醒目。这就是下金厂最小的村——楠木坪村,只有2户人家。原来分散居住在国境线附近。2014年,冯育斌负责挂钩楠木坪小康示范村建设。首要的是改造房屋。原来的房子是土坯房,政府每家扶持建房资金4万5,把两家建在了一起。

“冯部长,进来坐。”见冯育斌来,村民杨泽先热情招呼,“脚怎么样了?” 冯育斌问他。“每天晚上用药水泡,现在疼痛减轻多了。”他边说,边拉起裤脚给冯育斌看,杨泽先的脚患恶性肿瘤有4年多了,冯育斌一直牵挂着这个当了40年界务员的边境村民。

“房子去年6月盖好的,还养了7头猪,5头牛,路啊房啊都是冯部长跑来的。”闲谈中,杨泽先高兴地对一同下乡调研的我说。冯育斌一听这话,呵呵一笑:“这都是国家帮你们修的,还帮你们接通了电,你们可要当好界务员,当好国家的眼睛啊。”

临走时,这名老界务员还告诉我,再有3年,水泥路就可以通到家门口了。下一步,还有电网改造。他的诉说中流露出满满的幸福和希望。

下金厂乡有13.8公里边境线。这条边境线冯育斌不知走了多少遍,也倾注了太多太深的情感。这条路以前是崎岖山路,不通车。冯育斌转业回来下决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修边境道路。边界立碑勘查、2次扫雷、边境执勤,他都冲在前面。

过去到298号界碑巡逻,连队官兵要从森林里绕,路很难走。2013年,冯育斌利用在附近中寨村委会挂钩扶贫的机会,多方协调,争取到了3万元经费。因为钱太少,没有人愿意承包。冯育斌便带领村委会干部自己干,教他们打炮眼,炸石头,砌挡墙,13个人里里外外地干了13天,硬是修出一条宽3米的简易巡逻路,从那以后,巡逻298号界碑比以前节约了半小时。

前不久,在冯育斌的努力争取下,从小平安村到309号界碑修成弹石路,13.8公里的巡逻路路况得到了极大地改善。驻守在这里的一个边防连连长益西欧珠介高兴地说:“这条巡逻道修好了,连队徒步和乘车巡逻条件大为改善,也提高了快速处置边境事务的能力。”

10年来,对于武装工作,冯育斌更是倾注心血。征兵再难,下金厂乡连年都是超额完成任务;兵龄再长、年龄再大,他的军人素质也丝毫不减。去年,县武装部举行民兵骨干集训比武,下金厂乡夺得他个人第二和团体第一的优异成绩。县武装部的同志们讲,冯育斌身上,军人的本色永远不变。

走过10年扶贫路,苦也罢,累也罢,皆为担当。沿边三年脱贫攻坚的集结号已经吹响,老兵部长冯育斌征尘未洗,又要出发……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