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岁参军、30年军龄,他这样应考

来源:解放军报责任编辑:黄杨海
2016-03-10 03:08

一位老军人和一位士兵的心声

编者按 漫漫军旅时光,好似一条奔涌向前的长河,每名军人就像是行驶在这条长河上的一叶扁舟,在水面上划下一道航迹,汇入壮美的强军事业。

时光不等人,军旅亦难忘。30年军龄的空军工程大学老教授张水平即将退休,却依旧“老骥伏枥、志在千里”;11年军龄的陆军第13集团军某团战士王福军胸怀使命,在强军路上步履铿锵。

从少不更事的愣头小子到素质过硬的精武标兵,王福军展望未来,让我们看到了一名士兵的冲锋;从“骄傲地告诉全世界我当兵了”到“脱下军装那一刻的心痛”,张水平细数往事,让我们感受到一名老军人对部队的无限眷念。

两人的目光交汇中,饱含着对改革强军的满心期盼;两人的内心独白中,翻涌着亲历改革大考的情感浪潮。聆听他俩的心声,我们对军人的情怀与使命、担当与勇气会有更深的理解。

如果部队需要,我必当义无反顾

■空军工程大学教授 张水平

这几年,我曾无数次提醒自己做好离别的准备。然而,当这一天即将到来时,我依然在夜深人静时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我成长在激情似火的战斗年代,从小便梦想成为一名解放军。与军营无数次的擦身而过并没有让我放弃梦想。在31岁的时候,我终于圆了梦寐以求的军旅梦。我清楚地记得那天,第一次身着军装的我走在校园的路上,天那么蓝,阳光那么灿烂,我恨不得骄傲地告诉全世界:我当兵了!

我挚爱着这个集军人和教师于一身的职业,因此我倾其所能欢乐地荡漾在其中,享受在其中。周末和暑假的加班,我苦在其中,乐在其中。每个周末后的星期一我都会在晨风中,驾驭着我的单车意气风发地奔向“久违”的校园。就在前几天,同事小张在我办公室讨论有关某型数据中心部署方案时,我将多年沉淀和积累的数据库、数据结构、操作系统等倾囊相授,生怕有一天我再也听不到实验室充满激情的争论、午餐饭桌上永远不变的军事话题,再也没有机会与志同道合者一起谈论我热爱的事业……

前几年,我和陈教授一起去作战部队调研,碰上了我教过的一些学生。听他们讲述投身部队建设的故事,听部队领导介绍这些学生已成为部队建设骨干,自豪和骄傲充溢着我的全身。从穿上军装那一刻起,从站上三尺讲台的那一刻起,我不敢辜负台下的每一位学员。因为我相信,若干年后他们将成为军队的栋梁,强军事业的书写者。如此痴情于军营,如此执迷这身军装,我脱下军装那一刻的心痛,你懂的!

在军改的大潮中,我遗憾不能身在其中。但我相信并祝福,我的军营会更加生气勃勃,我的朋友们会更加斗志昂扬。我很遗憾,不能再与你们并肩战斗,只能目送着你们前行的身影渐行渐远。但我又是骄傲与自豪的,因为我坚信改革必成、强军可期,我对我们国家和军队的明天充满信心和希望。

写这封信时,我几次泪不能禁。因为尽管有心理准备,但离开军营,脱下这身军装,我内心有太多不舍!如果哪一天,祖国和部队还需要我,我必当义无反顾!

(邓畯、夏凌云、唐家军推荐整理)

穿着这身军装,不能只想自己

■陆军第13集团军某团上士 王福军

我叫王福军,来自云南怒江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记得到部队第一天,团里就将教育课堂放在了团史馆。在一幅幅珍贵的史料图片前,我得知团队自组建之日起,先后经历了6次大的整编。当年很多官兵刚下战场,就脱军装;有的正在执行大项任务,却收到了部队转隶的消息……几十年来,只要一声令下,无论向前还是向后,团队的前辈们都是令出必行,让当时还是新兵的我深受触动。

后来,我先后3次变换工作岗位,3次选取士官,每次都坚决服从组织安排,考虑组织需要。选取中士时,我已是团里小有名气的“修理大拿”,好几家企业打来电话“挖”我。但由于次年团里要参加某重大演习,我选择了留队;选取上士时,父母病重,妻子待产,朋友邀请一同创业,团领导找到我,希望我为新装备列装继续培养一批技术骨干,我还是选择留了下来……

此次裁军30万的消息公布后,一些当初劝我回家创业的朋友打来电话,说我当初“一根筋”。这些朋友中,不乏开着豪车的成功人士,但对我而言,有些比金钱更重要的东西值得我去追求和坚守。

今年春节时,我看到一句话,叫做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了为什么出发。是啊,想想以前,一心梦想着走出大山,在军营建功立业;看看现在,收入稳定,还享受着军人的荣光,没有理由不知足,更没有理由不尽心尽力去工作。十多年来,是部队给了我历练的机会,让我实现了自身的价值,我怎能把部队当成为个人谋利的平台?穿着这身军装,我不能只想着自己。

那年,我有幸出国参加了一次联合军事训练。通过近距离接触,我发现实弹射击、山地进攻等科目,由士官长负责指挥。反观自身,我自知在这方面还有一些能力短板。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大幕开启,我觉得要趁此机遇,提升自身能力素质,以“刀锋逼喉”的恐慌感强内功、练本领,更好地履行军人的使命!

(本报特约记者周锐、通讯员周炬推荐整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