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明:“1号士官”配两名助理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江永红责任编辑:黄杨海
2016-03-14 09:32

“总士官长”

——海军某驱逐舰支队一级军士长陈光明素描

■江永红

遥控排障,指挥若定。
 

追求卓越,源自使命担当

“100-1=?”

堂堂“总士官长”(职务)、一级军士长(军衔)陈光明给士官上课,开头竟出这种“小儿科”的算术题。傻瓜都知道,100-1=99。

“不对!在一条现代化的军舰上,100-1=0。”

他暂没作解释,接着又提第二问:

“过去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这句话用到军舰上对不对?”

底下回答“对!”

陈光明把手向下一劈,说:“对了一半,错了一半。将熊熊一窝,过去现在都一样,但过去是兵熊熊一个,现在是兵熊也熊一窝。”

为啥?他解释道:打信息化战争就是打系统。且不说大部队,仅从一条军舰来说,一条舰是一个大系统,分诸多子系统,每个子系统又分密切相连的若干个战位,每一个战位都是信息链条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不论哪一环出问题,整个信息链就会受影响,甚至断裂。一个战位熊了,岂不会连累一窝?他举了几个因一个战位出问题而造成战斗失败的实例,然后说:“现在大家该明白为什么100-1=0了吧?!”

陈光明是杭州人,1987年10月入伍,当新兵时是个白面书生,28年的海上风云,早已把他的皮肤“染”成了古铜色。出现在记者面前的他腰板挺直,高挑的个子,穿一身海军迷彩服,显得精明而深沉。那是在一次座谈会上,我发现他的发言颇有学者范儿,问他:“你现在考虑最多的问题是什么?”他的回答是:“如何做到八战八捷。”咋回事呢?他所在的支队有海上七战七捷的光荣历史,最后一战是参加了南沙3·14海战,这一战收复了赤瓜礁等岛礁,现已在上面建机场。他说:“七战七捷是前辈的光荣,八战八捷就靠我们了。”他告诉我,某些国家逼得我们没有退路,所以支队喊出了一个口号:“第八次战斗,下一分钟打响。”听他说话,如果不看他肩上的军衔,你会以为他是个领导,不会想到他是个士官。

说到士官,陈光明自豪地说:“在舰艇部队,武器装备是由我们士官操纵的,士官占兵员的80%以上,是战斗力的主体,是舰艇的主人,军官和士官相比,反而有点像客人。”见我对他的主客说深感诧异,他解释说:“军官全训合格后就可能调任新的岗位,有的就离开这条舰了。在一条舰上,你可以找到连续干了20多年的士官,却找不到一个连续干了20年的军官。”

能明显感觉到,他把士官的地位看得很高、很神圣。“是的。一条军舰,在军官合格的前提下,士官强则战斗力强。在特定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海上战斗是士官的战斗。”他说。

在支队营区的英模大道上,其中一个灯箱中挂着他的巨幅照片,印着7个大字:“一等功臣——陈光明”。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