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上新臂章,是否跳出了惯性思维的窠臼?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赵风云责任编辑:杨红
2016-05-23 02:02

我们怎样破茧重生

——“新体制、新职能、新使命”大讨论实录

换上新臂章,是否跳出了惯性思维的窠臼?

■本报记者 赵风云

卷首语

小小的臂章里有气象。今春以来,随着新的领导机构和部队的调整组建,官兵陆续换上了崭新的“15式”臂章。军旗军徽、铁锚飞翅、钢枪导弹,方寸之间,尽展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新风貌。

改革从来艰难事,于无声处听惊雷。相比年初的“临考自问,假如我是三十万分之一”,从今天起推出的这组“问一问”,痛感也许不是那么直接,却更加抽丝剥茧、深入骨髓。比如,面对新体制、新职能、新使命,能不能主动来一场思想革命,冲破传统思维定式的禁锢?敢不敢主动刮一场“头脑风暴”,打赢新旧观念的“拉锯战”?

因为换上了新臂章,并不等于跳出了惯性思维的窠臼。挥别昨日,决不像挥挥衣袖那么潇洒;超越自我,有时比超越对手更加困难。改革强军已进入“新体制时间”,如果我们的思想仍然在原地“打转”,转变职能、转变作风、转变工作方式就成了一句空话。

因为完成了转身,并不等于完成了转型。舍不得打破头脑里的“坛坛罐罐”,就很难轻装前行;下不了决心拆除脑海中的“篱笆围栏”,就很难迈过新旧体制转换中的一道道“坎”。没有“更新、更勇敢的头脑”,即便身子进了新体制,也依然是鲁迅笔下那个与时代格格不入的“九斤老太”。

这一轮改革是一场整体性、革命性的变革,其艰巨艰险,就好比《西游记》里那座“八百里火焰,四周寸草不生”的火焰山,“若过得山,就是铜脑袋、铁身躯,也要化成汁哩!”然而,“世上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无论是“铜脑袋”,还是“铁身躯”,只要敢于主动淬火,都将获得重塑新生。

改革已到中流,浪遏飞舟,激流万象。而你,是那个站在船头瞭望的人,还是刻下记号待“舟止”以求剑的人?

远飞,为了更加辽阔的蓝天

新闻故事

“转场高原后不预留休整时间,当天展开空中警巡!”

当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团正紧锣密鼓地进行今年夏天的高原驻训准备时,团长蒋佳冀接到上级指示。

“打仗时,谁给我们预留适应期?我们就是要把不可能变成可能!”动员大会上,这位空军唯一三夺“金头盔”的年轻飞行团长一番话,点燃了官兵的战斗激情,“这是西部战区空军成立后我们首次征战高原,一定要交出漂亮的答卷!”

那些日子,空勤教室夜夜灯光明亮,激烈的研究争论声常常划破夜空;运动场上,体能耐力训练同步进行,心理、饮食、药物调试同步推进;机场上,轰鸣声一刻不停,机务官兵精细调整,准备出征雪域的“战鹰”都处于“高原战斗模式”……

那天中午,蒋佳冀率团队的新型战机群,从西南腹地出发,披着长途奔袭的征尘,飞越近千公里,稳稳降落在海拔3700余米雪域机场上……

边吸氧、边协同,边休息、边准备再次起飞……跨下战机,蒋佳冀和飞行员们立即步入外场空勤休息室,协同准备即将展开的警巡科目,航医穿梭其间逐一测量血压。

两个小时后,刺耳的战斗警报倏然划破雪域碧空。征尘未洗,蒋佳冀率团队驾驭“战鹰”,再次升空……

“过去我们说‘带着课题来,带着成果回’,现在讲‘带着使命来,带着本领回’。”蒋佳冀铿锵有力的“升级版”实战化训练理念,伴着不断提升的训练难度,在官兵心田拔节生长。

随之,一场多兵种高原陆空联合演练在雪域腹地打响,蒋佳冀率队驾战机穿越云雾,对“敌”重要目标实施精确打击,打了一个漂亮仗!

任务结束,蒋佳冀“揭秘”了掩藏在背后的理念转型。在演习前针对性训练技术研究时,他大胆提出:“每架次第一发即打实弹!因为打仗时机会只有一次,必须首发命中!”

“先模拟再实弹,这是沿袭多年的老规矩。现在这样改,训练成绩统计恐怕不好看!”有人提出异议。“练的过程不要怕丢丑,打起仗来丢脸才可怕!”蒋佳冀态度坚定。他知道,这看似一个小调整,却是训练理念的大改变。他说,这样的理念转变永无竟时。

记者观察

“经略西部空天”,是战区空军成立时,空军首长对西部战区空军提出的任务要求,也是全体官兵在新体制下合编合心合力的“一张蓝图”。

西部,广袤无垠,西部战区空军防空面积占祖国国土近二分之一。“经略”二字,比“护卫”增添了更厚重的内涵、更广阔的外延,意味着官兵肩上的担子更重,面临的挑战更严峻,他们该如何“换羽”高飞?从蒋佳冀团队“一切为实战,一切为打赢”的主动探索、急切赶路中,记者真切感受到了他们瞄准实战积极“换脑”、努力转型的忧患意识。

越飞越高,是空军与生俱来的“天性”。纵观中国空军发展史,就是向着更高更远更强目标进发的历史,更是空军官兵责任空间不断拓展的历史。一支军队的转型,远非换个臂章那么简单,唯有心存忧患者、抛却固势者、主动“破冰”者,才能实现高远边疆的永恒超越。

主人公说

蒋佳冀:“不是飞起来的问题,而是飞上去就能遂行作战任务的问题。”其实,此次转场前,我们就已经转变了训练理念。因此,以往上高原后在适应调整期做的战斗准备全部提前:飞行员思想心理、身体技术、飞机装备,还有应对措施、资料准备等等。

始终保持箭在弦上,是这次驻训官兵最强烈的感受。飞上高原第二天,高原反应引发的头疼胸闷还没有消失,我们已开始重难点课目技术研究;两天后一展开飞行训练,立即将作战难题融入每个飞行架次;每次技术研究,我们都把飞行员集合在外场,在一等战备铃声中,在时刻准备升空的战斗氛围中研究战法……

“不是为飞而飞,为驻训而驻训”,而是“为战斗力提升而飞,为使命担当而飞”,这是战区空军组建后训练难度不断加大的思想引领。对于我这个团长而言,怎样让“脑子”尽快跟上转型节奏,如何带领团队担负起光荣使命,是必须时刻思考的问题。

(孙霖、本报特约记者 胡晓宇采写)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