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院士用“04机”改变通信业游戏规则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郑蜀炎责任编辑:康哲
2016-06-16 02:01

今年5月30日,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两院院士大会、中国科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京召开。4000名代表齐聚一堂,共商国家科技创新大计。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教授邬江兴院士参加了此次科技盛会,亲耳聆听了习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备受鼓舞、感慨良多。作为国家网络通信与交换技术创新团队带头人的他,始终如此坚守——

让创新成为一种信仰

■郑蜀炎

邬江兴教授(左三)带领团队成员进行技术研讨。刘强 摄

从士兵成为将军,从学员成为大学校长,从技术员成为院士,以上三者,但凡能居其一,都堪称人生与事业风云际会的成功者,而邬江兴却尽揽一身。

与这位温而厉、儒而威的将军院士竟日倾谈,当然充满了令人仰慕的传奇与荣耀、奋斗与励志,当然会让你明白什么叫杰出,什么是功勋。但是,尽管会议室四周摆满了金光闪闪的获奖证书、来头了得的荣誉奖杯,可纷至沓来的,是留在记忆深处的军旅背影,是渗透人生意绪的岁月篇章。突然间憬悟到一句名言:“有人因所得到的东西而活着,有人因所奉献的东西而创造着生活。”

时代与情缘

甭管邬江兴今天的事业怎样声名赫赫,可我敢说他入伍时干过的那些行当,许多人不仅没干过,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过。不信考你一下:捣固手——工程兵开掘山洞放炮前,朝炮眼里填炸药并填实捣固,确保爆炸效果;穿孔员——早期计算机的录入是先将数据在纸带上打穿成孔…… 

1969年,16岁的邬江兴参军来到大别山深处,当上一名工程兵。顾名思义,工程兵的任务就是钻坑道、炸山崖、凿坑道……每天挥汗如雨且不说,步步惊心的险情一旦发生就得以命相搏。但是,“有梦不觉人生寒”,邬江兴并没有因苦累危险而退缩沮丧,有点空他就津津有味地计算炸药的使用量、凿炮眼的角度……

虽然那时的小战士与后来的院士差距之大,实难叠合到一起,但“以才智用者谓之士”,一年后,南京军区某部挑选计算机数据录入员,这个爱琢磨的小兵被技术人员一眼看上选中。尽管工作只是简单的往纸带上打孔,可在那个时代,计算机还蒙着神秘的面纱,不要说使用了,就连见过的人也屈指可数。

以今天的眼光,当时的电子管计算机实在不算啥,可那些闪烁的电子管却使邬江兴“脑洞大开”。凭着学生时代“物理兴趣小组”的底子,17岁的邬江兴居然在懵懵懂懂间“蹭”出一项技术革新,并因此立了三等功。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不怕不等于没有,邬江兴心里清楚,缺知少识就是一只只“拦路虎”。于是,他开始偷偷摸摸地自学,并靠朋友推荐,通过写信“拜”了上海一位中学校长为师。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这对未曾谋面的师生以平均每周3封信的记录,系统地完成了初中高中6年的数学、物理课程。许多年之后面见恩师时,邬江兴才知道,自己是军邮免费,可老师为授课却支付了一笔不大不小的邮资。

孔夫子的话是对这段岁月最好的解读:“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对许多人而言,那是一段荆棘坎坷的青春荒芜路,可邬江兴却沉浸在自得其乐的自学中,且培养锻炼出的自学习惯和能力,终身受用。 

此为后话,当时,他正面临着一次考验。

有一天,邬江兴用封皮包着的《高等数学》终于穿帮了。此事非同小可,在一次次被批判后,这个优秀团干部、战士标兵被发配到农场喂猪。说实话,他不怕脏累,可就是心里憋得难受。记得上学时老师布置写作文《我的理想》,一篇写罢,少年情怀意犹未尽,挥笔又写一篇。他充满了激情与理想,“知识就是力量”的口号自幼就耳熟能详。可为什么获取知识成了罪状,没有本事靠什么报效祖国?

按捺不住一肚子愤愤不平,他向父亲倾诉。13岁参加红军的父亲邬兰亭是新中国的开国少将,祖籍是彪炳中国革命史的安徽金寨县。一部家族史,几乎就是一册烈士名录。从血与火、生与死中趟过来的父亲表达情感也近乎下达战斗指令——老将军用红蓝铅笔在公文纸上粗粗写了几十个字:认准的路就得坚持走下去,没有信念打不下任何一次胜仗……

这是父子俩平生唯一的正式通信,也是两代军人之间的交流。父亲的话对邬江兴来说如同人生的“阿基米德支点”——只要获得一个支点就可以撬动地球。现在他才明白,有了坚韧与顽强这个支点,理想才有价值,精神才有轨迹。邬江兴平静下来,独自在农场喂猪不是可以更好地学习吗?

甭管怎么闹腾,可总得有人干活吧。于是,发配半年后,他再度出山了。

他到上海学习我国第一台军用集成电路计算机的维修,虽然是有着明显时代痕迹的“三结合”小组,可他一头扎进研发过程,居然琢磨出上百个需要改进的问题,不仅把老师傅问得一愣一愣的,也让专家对他另眼相看。结果,他从学员成为军代表,留下来负责监督和设计计算机;

他到院校进修,当时一些教员的计算机知识基本还停留在理论上,可他已经亲历了继电器、电子管、晶体管、集成电路、大规模集成电路等计算机发展的历史系列。于是,学校决定让他“半教半读”——计算机课,他上台当老师;数理化课,他是学生。一个班级里,他既是同窗,又是师长……

“好事多磨”这话一点没错。

对年过而立的邬江兴来说,算得上是意气风发了。可接下来的变化马上换了另一个词——世事无常。1985年,全军裁减员额100万,正开始进行每秒5亿次运算速度计算机DP300系统研发的邬江兴所在团队,也在裁减之列,雄心勃勃之志,骤然间成了未酬之愿。

那时有个电影《血总是热的》,可邬江兴说自己的血不仅热的而且总是沸腾的。有过怒发冲冠的不甘,有过栏杆拍遍的遗憾,唯独没有伤春悲秋的萎靡。当时,他面前有两条路可选择——一是以年轻团职军官的优势走职务提升之路,二是以专业技术的强项下海打拼。就世俗的标准,随便迈出一步都能各有所得。可是,作为计算机系统总体工程师的邬江兴,怎能放弃自己的事业。按照军语,这只是“冲击出发阵地”,他在等待战机,在寻找自己的“战场”。

个人机遇,谓之命运;国家变革,谓之时势。但情至深处必有缘,邬江兴与计算机已经拴在了一起,这就叫时势呼唤英雄。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