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成功解决了辽宁舰气动难题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邹维荣 王通化 孟昊翀 兰小红责任编辑:康哲
2016-06-29 03:11

“中国风”的澎湃力场

——记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科研创新群体(下)

▇本报记者 邹维荣 王通化 通讯员 孟昊翀 兰小红

该中心科研人员在实验室讨论交流课题。王硕 摄

2016年6月25日,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长征七号运载火箭首飞取得圆满成功。

喜讯传到千里之外的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科研人员无比自豪。因为,长征七号运载火箭的成功首飞,离不开此处一座座风洞吹来的“中国风”。

岂止是长征七号运载火箭,我国大部分自主研发的航天器都曾在这里经受“中国风”的洗礼!

日前,记者走近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科研创新群体,探寻并解读“中国风”的澎湃力场。

精神传承力——

使命的接力棒就要一代接着一代传

1958年,中国风洞建设真正起步。从那时候起,建设世界级的风洞群便成为中国风洞人的梦想。1968年,由钱学森、郭永怀规划,聂荣臻推动,毛主席批准,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开始组建。

早期的创业者们称自己为“气动人”,这个称呼一直流传至今。

谈起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老一辈“气动人”至今记忆犹新:“时间不等人,任务等着上,就算拼了命也要把风洞尽快建起来。”

任务等着上——这是当年压在创业者们肩头的使命。

2008年5月12日,川西腹地大震袭来,天崩地裂。该中心科研试验设施遭受重创,风洞群停止轰鸣。

任务再一次等着上!该中心科研人员发扬老一代“气动人”的创业精神,整合式搬迁、提升式建设、多系统攻关……两年后,多功能结冰风洞破土动工,科研试验新区正式开工,他们踏上了“建设世界一流新型国家气动中心”的崭新征程。

使命的接力棒就要一代接着一代传。

当历史的接力棒传到年逾七旬的风洞设计专家、“科技创新模范”刘政崇手中时,已到了冲刺阶段。作为亚洲最大风洞群的一名奠基者和建设者,他亲自主持和参与设计了11座不同型号的风洞。

综合运用风洞试验、数值计算、模型飞行试验,是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当年对我国空气动力试验研究体系作出的战略规划,也是“气动人”孜孜以求的目标。

经过几十年、几代人的努力,钱学森提出的“三种手段结合解决气动问题”的模式,到今天已基本完成。

创新驱动力——

眼睛瞄着哪里,脚步才能迈向哪里

“不创新,只有死路一条。”在该中心,这句话反复被人提及。

被反复提及的还有这些人和事——

瞄准发动机研制中的关键气动问题,乐嘉陵院士牵头论证提出“面向发动机的湍流燃烧基础研究”项目,被列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研究计划。

研究员李志辉20余年如一日,在飞行器从大气层稀薄流到连续流跨流域飞行面临的气动力/热关键技术问题方面取得系列创造性成果,为多类飞行器研制作出突出贡献。

研究员张树海首次发现了漩涡破裂区域存在多螺旋结构,在国内外气动学界专家中引起强烈反响……

“眼睛瞄着哪里,脚步才能迈向哪里。”该中心主任范召林说,盯着重大技术难题,多出原创性成果,是他们增强竞争力、影响力的根本途径。

着眼满足国家重大工程需求,他们积极构建面向型号气动问题的任务组织模式,致力于解决型号气动问题,特别是别人不能解决的问题。“十二五”以来,他们成功解决了新型战机、大型运输机、“辽宁号”航空母舰等重点装备研制中的大量关键气动难题。

着眼气动前沿基础问题研究,他们积极推动建立空气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国防科技重点实验室,把一批创新能力强、科研水平高的专家从一般性任务中解放出来。

着眼工程发展新需求,他们打破专业界限、推动学科融合,开展虚拟飞行技术研究,运用气动力学、飞行力学一体化试验方法,成功研制出虚拟飞行试验装置,填补国内空白。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