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德”入韩破坏东北亚战略平衡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陈岳 和平责任编辑:刘航
2016-08-05 02:30

负面效应 给地区安全带来多重不利影响

当前,美以朝鲜威胁为借口,以构建亚太反导体系为抓手,不断巩固地区军事优势,拉紧地区盟友。特别是通过在韩部署“萨德”系统,离间中韩、俄韩关系,将韩进一步拉入针对中俄的战略布局。“萨德”系统入韩,凸显大国地区主导权之争,撬动地区战略格局,给地区安全稳定产生多重不利影响。

美推动“萨德”入韩,谋求构建多层导弹“防御罩”,此举将刺激中俄研究制订反制措施,加快军备建设,发展突破能力更强、打击精度更高、毁伤效能更大的战略战术导弹等高精尖武器,升级地区军备竞赛,加剧地区紧张局势。借助“萨德”问题,美还谋求实现离间中韩关系等战略目的,企图重塑东北亚地区的冷战格局。

值得警惕的是,“萨德”入韩,刺激日本政治右倾化和军事大国化倾向。美韩宣布部署“萨德”消息公布后,日本备受鼓舞。日本早有引入“萨德”系统的图谋,借此弥补“爱国者-3”的反导系统射高射程不足的短板,“萨德”系统强大的监测能力将强化日本对周边国家的监控。更为重要的是,日本还可借此强化日美军事同盟,为其推行扩军修宪、实现军事大国化提供现实抓手。

“萨德”之争远非终点,地区战略博弈态势长期化。“萨德”问题根源在美不愿意放弃冷战思维,企图联合盟国伙伴,刻意制造与中俄的对立,以达到维护地区霸权的图谋。随着美对我快速发展的焦虑感不断上升,干扰我发展壮大的意愿不断强烈,阻遏我和平崛起的手段日趋多样,中美战略博弈也将成为常态。

(作者单位:军事科学院)

新闻链接

“萨德”系统简介

冷战后,美军方将“外大气层拦截弹系统”(ERIS)和“大气层内高空防御拦截弹”(HEDI)两个项目合并,制订了“大气层内外拦截弹”(E21)方案,即战区高空区域防御系统。20世纪90年代,克林顿政府启动弹道导弹防御计划后,战区高空区域防御系统并入美国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2004年,战区高空区域防御系统更名为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 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即“萨德”系统。经过20多年研制,“萨德”系统目前基本成熟,并开始在美国本土和关岛等地实战部署。“萨德”系统集成了美军最新反导技术,具备优异的作战性能,可为美军未来作战提供一张防护严密的中高空保护伞。

美反导系统整体上分为导弹助推阶段、中段及末端防御三种方式。其中,助推段反导机载激光反导(ABL)项目下马,尚无新系统补充;中段反导主要依靠陆基中段拦截弹(GBI)及“海基标准-3”;末端反导主要由“萨德”系统、“爱国者-3”以及海基系统构成。整个反导系统由战斗管理与联络系统(C2BMC)作为指挥中枢串联。通常情况下,对于中近程弹道导弹(射程3500千米以下),一般使用“标准-3”“萨德”与“爱国者-3”等系统进行分段拦截,即先由“标准-3”实施中段拦截,再由“萨德”在末段高空实施拦截,最后由“爱国者-3”在20千米以下高度实施拦截。对于远程和洲际弹道导弹(射程3500千米以上),一般使用“陆基中段拦截”“标准-3”和“萨德”等系统进行分段拦截,即先由“陆基中段拦截”和“标准-3”系统进行中段拦截,再由“萨德”系统在40~100千米高度实施末段拦截。

“萨德”系统是陆军双层战区导弹防御系统的高层防御系统,既可在大气层内40千米以上的高空,又可在大气层外100千米以上的高度,拦截来袭的弹道导弹。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