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高原雷达老兵的心声:拿什么回报你,我的甘巴拉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郭超英 胡晓宇责任编辑:杨红
2016-11-22 17:15

导读:

甘巴拉,海拔5374米。人们都说甘巴拉高,甘巴拉苦,说甘巴拉是个牦牛爬不上去、老鹰不愿飞来的地方。对人类来说这里是“生命禁区”,然而对于高原雷达兵来说,这里却是放飞梦想的地方。

这个初冬,一位驻守甘巴拉16年的老兵即将退伍,他再次深情回望心中的这方净土,默念“以艰苦为荣、以奉献为本”的铮铮誓言,眼中噙满泪水——是的,甘巴拉的每位战士都似一座山,一座让人仰望的精神高山。

拿什么回报你,我的甘巴拉

——透视一位高原雷达老兵的戍边心路

■郭超英 本报特约记者 胡晓宇

引子:

初冬时节的冰封雪岭,即使太阳高悬,依旧氤氲着散不去的寒气。11月17日,甘巴拉雷达站休整点操场上,西部战区空军雷达某旅一年一度的年终体能考核正在如火如荼进行。

对于内地官兵来说,这也许是再平常不过的考核,然而高原军人却要付出全身心的努力,更何况是一位已经37岁的老兵。戍守甘巴拉16年,缺氧严寒没有消蚀他的斗志,恶劣环境没有摧垮他的精神,百米跑、立定跳远、俯卧撑……四级军士长、报务员王清江与一群“90后”新一代甘巴拉兵并肩战斗,奋力冲刺。

“拼了!这是我军旅生涯最后一次考核,不能给甘巴拉丢脸!”这位操着浓郁福建口音的老兵感慨万千。此刻,身边的战友纷纷向他投来钦佩的目光,6年前,这位老兵的腿因重度静脉曲张在西藏军区总医院动过手术。

即便如此,王清江黝黑的脸上还是透出无法掩饰的遗憾:“百米跑及格成绩16秒70,我跑了16秒82,还差一点……”老兵说,你知道么?每天迎着风雪站在离太阳最近的地方,我们心中有多自豪!这一次,我决不能拖连队的后腿!歌里不是唱了吗?“你不认识我,我也不寂寞,假如一天风雨来,风雨中显出我军人本色……”

王清江向甘巴拉敬礼。郭超英 摄

甘巴拉圆了我的梦——

“假如可以重来,要在兵之初就上来”

“因为身体瘦弱,两次要求分到甘巴拉,都没有被批准。”说起当兵的遗憾,王清江脱口而出。

身高1.73米,最瘦时体重不足100斤,自幼生长在福建绿水青山间的王清江身材清瘦,而甘巴拉却是一个被称为“生命禁区”的地方,官兵每天都在与高寒缺氧斗,与恶劣环境斗,而身体可是战斗的基础啊!

说起来,王清江入伍前一年,高考已被福州大学计算机系录取。可这个从小梦想成为英雄的青年,不太喜欢这个与程序打交道的专业,坚决不去报到。还没等气愤的父亲把他绑去学校,他已经跟着哥哥干起了工程监理。

“当兵离儿时梦想最近。”那年征兵季,王清江悄悄报了名。父亲想让他继续考大学,谁知他横下一条心:“不让我当兵,我就破罐子破摔。”王清江是家中幺子,父亲了解他的犟脾气,只得从了他的意。

列车飞驰,一路向西。王清江和战友们被送到空军某雷达训练团,开始为期半年的报务专业培训。此时,先期到达的一批新兵已经开始训练,不甘落后的王清江天蒙蒙亮就起来叠被子,队列训练、打扫卫生也都冲在前面。

“这是在部队,必须一切行动听指挥。”强军基因渐渐融入他的血液,曾经的不羁青年正向一名合格军人转变。两个多月后,王清江因表现突出,荣获了当兵后的第一个嘉奖。

“西藏甘巴拉雷达站是被授予荣誉称号的英雄连队,选兵的标准都要高些,能到甘巴拉当兵是一生的光荣。”想起在驻藏空军部队当过兵的表哥跟他反复提及的甘巴拉,他的另一个梦想在心里扎根。

谁说热血男儿没有强军梦?在驻藏雷达某团跟班实习时,王清江便交了志愿到甘巴拉的申请书,来到教导队集训期间他再次坚决要求,可当时的队长怕他身体吃不消,好心将他分到海拔相对较低的藏南某雷达站。

与甘巴拉失之交臂,他铆足了劲儿锻炼身体、钻研业务。一次,甘巴拉传来缺少报务员的消息,他毫不犹豫地再次递交了申请。2002年1月5日,王清江正式走进了憧憬已久的“甘巴拉英雄雷达站”——“驻守世界最高雷达站,我的梦想又一次实现了!”

两天后,阵地上一名报务员生病,王清江主动请缨接替他值班。那是他成为军人的第543天,却是履行高原雷达兵神圣使命的第1天,自豪感让他忘却了高原反应带来的不适:“假如可以重来,要在兵之初就上甘巴拉。”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