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了,别忘了给烈士的亲人拜年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石纯民责任编辑:李晨
2017-01-23 01:02

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全军和武警部队的申亮亮、李磊、杨树朋、张超、陈帅、朱军军、杨军刚、程俊辉、刘质宏、邹宁浩、欧阳文健、刘景泰、余旭等官兵因公牺牲,成为革命烈士。

在党和政府的关心下,许多烈士家庭的温饱问题已经解决了,他们更多的需求是精神上的慰藉。今天出版的《中国国防报》刊发文章《过年了,去给烈士的亲人拜年》,呼吁各地社会组织、志愿者团队、热心人士,多去给烈士的亲人拜年、陪伴他们过年,尽自己的所能为烈士家庭增添一些年味。在万家欢乐之时,别忘了给烈士的亲人送出一份由衷的祝福,以此告慰牺牲的英烈,祖国和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过年了,去给烈士的亲人拜年

■石纯民

1月13日,全国的交通进入春运模式。连日来,各地汽车站、火车站、机场、码头的旅客流量不断刷新纪录。无论是在外求学的学生,还是异地经商的商人;无论是建筑工地上的民工,还是高楼大厦里的“白领”,不管路途多远、旅途多艰辛,都千方百计地赶回家过年,与家人共守除夕、共度新春。这是我们中国人特有的情结——过年,家人得团圆!

然而,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全军和武警部队的申亮亮、李磊、杨树朋、张超、陈帅、朱军军、杨军刚、程俊辉、刘质宏、邹宁浩、欧阳文健、刘景泰、余旭等官兵因公牺牲,成为革命烈士。去年今日,他们中有人也在返乡过年的路上,因战备需要没能返乡过年的官兵也会在除夕夜打电话与家人“团圆”,可是今年,他们不能与家人团圆了,并且永远都不能了。这,对于烈士家人来说是一个多么残酷的现实,是一个多么难过的大年!

余旭烈士的父母健在,杨树朋烈士的孩子年幼。如果时间可以倒退一年,余旭这几天就在与父母讨论是她回家过年呢,还是请父母到部队过年。如果时间可以倒退一年,杨树朋的孩子这几天正在掰着手指头数日子,等待爸爸回家过年。然而,时间无法倒退。

过年,对于年迈的烈士父母来说,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儿女能够回家来看望自己,说些“工作忙不忙,身体好不好”之类的家常话;对于烈士的妻子而言,她们最大的愿望就是丈夫回家休假,与她一起守岁,领着孩子给老人拜年;对于烈士的孩子来说,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爸爸回家陪自己玩。这些在常人眼里不是个事的事,却成了烈士家人永远无法实现的愿望。

那么,我们——实实在在活着的、有活动能力的我们,能否抽出一天、半天甚至一两个小时时间去陪伴一下年迈的烈士父母?去和年幼的烈士子女玩一会儿游戏?如果跨地区献爱心有困难,能否就近就便给烈属送温暖?就全国来说,直系亲属健在的烈士为数不少,几乎每个县都有,而我们许多人都有为烈士亲人献爱心、送温暖的能力和条件,我们能不能为缓解烈士家庭的寂寞过年气氛做点什么事?

陪伴烈士父母过年的时机是十分有限的,革命战争年代烈士的父母、新中国成立初期烈士的父母,绝大多数都不在人世了;目前健在人数较多的烈士父母,是边境作战中英勇牺牲的那批革命烈士,他们的父母大多是八九十岁高龄的老人,特别需要人们的关爱。

陪伴烈士子女过年的时机也是十分有限的,他们成人之后大多不需要、也不希望别人陪伴了,而在上幼儿园至读小学期间却是特别希望得到父母般的关爱。

在党和政府的关心下,许多烈士家庭的温饱问题已经解决了,他们更多的需求是精神上的慰藉。由此,呼吁各地社会组织、志愿者团队、热心人士,多去给烈士的亲人拜年、陪伴他们过年,尽自己的所能为烈士家庭增添一些年味。在万家欢乐之时,给烈士的亲人送出一份由衷的祝福,以此告慰牺牲的英烈,祖国和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此时此刻,本报编辑部全体同志首先给烈士的亲人们拜年!我们将永远缅怀英烈、学习英烈,踏着他们的脚印奋力前行!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