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意见箱:“冷”与“热”的思考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马飞 欧阳治民 黄裔责任编辑:刘航
2017-02-10 04:07

军营意见箱并非军营的新事物。作为干部战士行使民主权利的重要载体,我军自红军时期始,就将意见箱运用于军事斗争、部队管理、纪律执行、经济监督等领域。新的时代条件下,环境变了,人也变了,军营意见箱的形式与内涵有什么变化?今天的《解放军报》刊登记者调查文章《军营意见箱:“冷”与“热”的思考》,从南部战区陆军某旅一个样本,见证基层民主建设的探索、战士们的心路,以及时代车轮的履印。

写在前面

自从1992年参军来到部队,李爱国就留意到连队黑板墙边,有一个刷着油漆的箱子。

这个箱子太显眼了,显眼到他和战友们来来去去、进进出出,视线都难以忽略它的存在。

不过,它大多数时候似乎只是个箱子,虽然箱子上印着“意见箱”3个字。

那时候,每过一段日子,机关都会派人到连队开箱收集意见。可箱子里通常干干净净,一如被连值日擦拭得干干净净的外壳。

变化发生在2001年。那一年,团里推广“有话敢讲、有话愿讲、有话会讲、有话有地方讲、讲了必有回应”的做法,以畅通基层民主渠道。这个被简称为“五有”的做法,让连队的意见箱着实热闹起来。

“给意见箱投意见了没?”那些年,当李爱国这样问战士时,战士们通常会昂首给他一个满意的回答:“我投了!”

“五有”彰显的真诚与尊重,不仅让基层官兵满意,还受到各级重视和肯定,师、集团军、军区先后推广这一做法。2015年1月,军委领导对这一做法给予肯定。

16年过去了,李爱国所在师已改编成旅,他如今已是旅政治部主任。“给意见箱投意见了没?”当他再度这样问战士时,战士们通常会摇摇头,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

回望老连队墙上那个历经岁月的意见箱,李爱国感慨:这个小箱子,如同一本军营日历,记录和见证着基层民主建设的探索、战士们的心路,以及时代车轮的履印。

军营意见箱:“冷”与“热”的思考

■记者 马 飞 特约记者 欧阳治民 通讯员 黄 裔

南部战区陆军某旅二连组织“我为打赢献一策”活动。胡南

意见箱,并非军营的新事物。

作为干部战士行使民主权利的重要载体,我军自红军时期始,就将意见箱运用于军事斗争、部队管理、纪律执行、经济监督等领域。古田会议提出“让士兵有说话的权利”,延安整风对军队民主生活的加强,以及“三大民主”的提出和规范,让军队民主不断走向制度化。意见箱及其承载的民主要义,贯穿于人民军队的发展史。

新的时代条件下,环境变了,人也变了,军营意见箱的形式与内涵有什么变化?记者在南部战区陆军某旅截取的这个样本剖面,以滴水之光映射时代环境之变、青年官兵之需及基层民主的内延外拓,或可为我们顺应时代发展、畅通民主渠道提供些许镜鉴。

意见箱里为何收不到意见

在这个旅,有一个老兵们耳熟能详的故事。

有一年,一位集团军领导到该旅前身部队蹲点,兴致勃勃地与战士们一起打篮球。中场休息,有名战士冲了过去,要找领导反映问题,被干部一把拉回:“有事回家慢慢说!”

这名战士到底有什么意见?当夜,团、营、连干部找这名战士谈心。一问,原来他只想告诉集团军领导:部队管理太严格、训练压力太大、自己太累。

这样的意见,完全可向本级领导反映,何必向集团军首长报告?此事既让团领导尴尬,也触动上上下下对基层民主建设现状的反思:一方面,遍设营连的意见箱几乎收不到战士的意见;另一方面,战士又常常采取写信、打电话等方式,越级向上级反映问题。

意见箱为什么收不到意见?

“基层什么都解决不了,战士自然喜欢找领导。”该旅司令部管理科科长施保贵记得,他在连队当兵时,有战友给意见箱写信反映“如厕难”“洗澡难”“饮水难”问题,但基层管不了、办不成,“三大难”久拖未决。直到有战士越级向上级写信,上级直接干预才解决问题,正应了那句话:老大难、老大难,老大过问就不难。

也有战士担心“祸从口出”,不敢、不愿给意见箱写信。在一些基层干部看来,战士提意见就是“找茬子”“坏毛病”,就是“不懂事”,因而对提意见的战士“揪辫子”“扣帽子”,导致战士不愿说、不敢说。

在该旅前身部队,曾有战士匿名给团纪委意见箱投过一封意见信,反映连队伙食不好。团纪委调查后,责令连队进行整改,连队伙食进步较大。不料,连队干部“秋后算账”,根据意见信的笔迹找到“捅娄子”的战士。

当然,这样的事情毕竟是少数。对于战士提意见,多数干部都能理性对待,战士不愿说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意见箱太显眼了,实在不方便。

作为基层民主建设最普及、最显性而又最简便易行的做法,营连要么将意见箱挂在黑板报、事务公开栏旁,要么挂在岗亭上或食堂门口。“抬头即见意见箱”,成为基层“标配”。

“将意见箱挂在公开处,从一定意义上说,当然能够彰显单位听取群众意见的态度,却忽略了群众的心理感受。”该旅组织科纪检干事肖亮对记者说,“将心比心,你如果想投意见信,愿意被别人看见吗?”

“意见箱放哪儿是一种态度,没考虑战士的心理感受,说到底是听意见建议的诚意不够。”李爱国说,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部队领导其实都很想听战士讲真话、说实话,大会小会常常动员大家多提意见,而营连干部会后却叮嘱战士“别乱提意见”。即便领导到连队当面听意见,基层干部也会预先给战士打“预防针”,要求“别乱叨叨”。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