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哄老婆”,不仅仅是家事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罗尔文责任编辑:刘秋丽
2017-02-13 21:10

精致的窗花一起剪好,红红的对联一起贴上。在湖北武汉刚买的房子里,空降兵某部干事夏澎和妻子陈惠惠一起动手包饺子,准备着他们这个小家的年夜大餐。

结婚3年来,这是他们第一次在一起过年。

之前,陈惠惠在深圳一家外贸公司工作,每月收入近万元。出于整个家庭财政状况的考虑,她一直没有办随军来到丈夫身边,每年只能靠丈夫休假以及国庆黄金周等时间短暂相聚。

幸运的是,夏澎所在部队官兵不仅可以分段休假,而且在当年因工作原因实在休不足假,也可以将剩余假期安排到春节前后补全。

即便如此,大多数异地分居的时间里,夫妻间磕磕碰碰的事情仍然不少。夏澎这个自称并不擅长哄老婆的政工干部,经常被陈惠惠嗔怪,一些小矛盾甚至演变成了大问题。

那年夏天夜训回来,夏澎看到了妻子十几个未接来电和发来的短信:“老公,怎么不接电话,我感觉好难受,好想在你身边。”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夏澎焦急地问。

“我一个人怎么去医院?你在哪里呢?嫁给你就是领了个证,其他的你有帮过我什么吗?”妻子突然质问起来。

“你怎么不讲道理,我是军人,你要理解。”夏澎试图用部队常用的“教育手段”说服妻子,不但没有效果,反而让妻子更加难受。

“妻子说我每次就知道讲道理,不知道哄人。”夏澎至今仍记得妻子曾经说的一句话:“不要总是拿军人的身份来处理家事,因为在我心里你不只是军人,还是我的丈夫。”

《解放军报》刊登的某部“年度带兵人最温暖的一句话”评选的新闻中,一句“工作要干好,老婆也要哄好”让妻子陈惠惠颇有共鸣:“明知道他不能陪在身边,说的话也都是千方百计地哄人,但有时候就想听他多说几句暖心的话。”

陈惠惠坦言,长期异地分居,生日一个人过、病了一个人扛、遇到挫折一个人承受……委屈并非简单哄一下就能解决。

的确,所谓“哄老婆”只是一种形象的说法,军人家庭生活中的许多问题必须要有实实在在的解决办法。医疗、保险、住房、工资、子女教育……在这些每一个军人家庭必须面对的问题面前,甜言蜜语总显得苍白无力。

一心装满国,一手撑起家;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一定意义上说,军人“哄老婆”,不仅仅是家事。

军人家庭的维护与发展,除了需要军嫂的无私奉献,双方对爱情的坚守,互相体谅、多关心多交流外,也需要政策与制度层面的支持和领导的具体关心。

家事连着国事。有了稳固的大后方,常年处于高压力、高风险工作状态下的军人,才会心无旁骛地投入到工作和训练中,为战斗力建设添砖加瓦。

一度,让妻子随军,是夏澎最大的心愿,也是最大的纠结。在夏澎看来,异地分居不是长久之计,各种矛盾不可避免,但随军也意味着老婆失业,意味着她“放弃在深圳打拼几年的基础”。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也决定了这个小家庭的决策方向。近年间军人工资上调了,夏澎的工资在加上岗位津贴后有了明显提高,随军未就业军人配偶基本生活补贴标准也有所增长,夏澎工资加上妻子的补助在当地已经达到中上的水平。妻子陈惠惠动心了。

加之部队加大力度清理违规占房,也让更多包括夏澎在内的军人家庭受益。夏澎所在部队的正连职干部家属只要随军就能分到一套公寓房。虽然面积不大,但足够挡风遮雨。陈惠惠辞去了深圳的工作,来到了夏澎驻地办理了随军。

去年8月,妻子陈惠惠早晨起床不幸被蜈蚣咬伤中毒,整只脚肿了好几圈。此时,夏澎在外出差,战友们帮着把陈惠惠送往部队医疗机构治疗。在这里,她不仅享受了和军人一样的优先待遇和特殊救治通道,最后医疗费也减免了不少。

“感谢国家和军队的好政策,一个好政策抵得上老公的千言万语。”陈惠惠的言语和表情充满了获得感。

国家和军队在政策和制度层面发力,军人个体也应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正如习主席在2017年春节团拜会所说:“不要在遥远的距离中割断了真情,不要在日常的忙碌中遗忘了真情,不要在日夜的拼搏中忽略了真情。”

夏澎说,他特别感谢妻子,这些年来他的工作得到了肯定,还立了功,少不了家庭这个有力的大后方。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