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岗位:专注“几亩薄地”却很有技术含量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诺桑责任编辑:刘秋丽
2017-04-11 04:07

基层建设有很多“特色菜”,也有不少“家常饭”,连队“八大员”就是这样一道官兵们看似熟悉却又陌生的“家常饭”。对这道“家常饭”,大家都有话要讲。解放军报“基层传真”版推出连队“八大员”现状系列调查,每组调查从“八大员”中各选取一员,透过人物的非典型故事折射这个岗位的“常见病”、新问题,共同探讨“八大员”在新形势下的作用发挥。请看《解放军报》的报道:

一位边防种植员的“酸甜苦辣”

■西藏军区某步兵旅坦克六连种植员 诺 桑

前不久和家里人通电话,爸妈问我在部队开坦克还是修大炮?我故作神秘地告诉他们,我的工作很接地气,算得上技术岗位。

唉,真是有苦难言,我其实是连队的种植员。之所以和家人强调我从事工作的技术含量,是因为这个岗位一直被大家忽视,处于责高位低、重用轻育的尴尬境地。种了两年菜,在连队一直默默无闻,真盼着组织多关注下我这“几亩薄地”!

说实话,别看种植员这个名称土气,可在边防部队尤其是我们西藏地区,还真是不可或缺。在道路险阻、气候恶劣的雪域高原,各项物资的供应十分困难,农副业种植是我们补充维生素的主要来源之一。

2015年初,我被任命为连队的种植员。上岗后,我发现种植员这活真不好干,连队生产的是纯天然有机蔬菜,除虫、施肥都得靠人。再拿育苗来说,不但要把个头差不多大小的菜籽分清点种,还要保证出苗率。两年来,我向兄弟单位的种植能手虚心请教,很快就学到换季种植、无土栽培、搭架牵藤等技能,在本职岗位上大展身手,还刷新了连队温室产量纪录。

如此高光的表现,按说应该能够比肩其他岗位吧。可让我郁闷的是,千辛万苦一年干下来,却没有收获多少掌声。每次班务会,班长对种植工作鲜有提及,连队年底总结也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评比表彰、立功受奖更没有种植员的份。

我感到十分委屈,于是在连队“基层建设诸葛会”上放了一“炮”,吐槽种植员“工作拼命干,好事靠边站”,建议连队在入党、立功等方面要“阳光普照、雨露均沾”。原以为捅了“篓子”,谁知连队却虚心接受了我的意见,指导员谷隆基当场表态:“种植也是连队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理应参加连队的全面建设考评。”

前不久,连队原先只评训练标兵的光荣榜上,我作为“种植标兵”位列其中。看着榜单上我和巨型南瓜的合影照,战友们都竖起大拇指夸我:“诺桑,你真棒!”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晏良、通讯员石健整理)

岗位链接:

《军队基层建设纲要》第二章第六条规定:因地制宜建好菜园、圈舍,搞好以养殖、种植为主的农副业生产和加工,收益主要用于改善伙食。

《中国人民解放军基层后勤管理条例》第六章第三十三条规定:生产生活服务中心(舰艇食品供应站)应当因地制宜地开展种植和养殖生产,为基层单位培育仔畜、种苗,培训种养骨干,提供技术服务,调剂供应部队自产农副产品。

第三十五条规定:基层单位应当因地制宜地开展养殖、种植、小加工等农副业生产,积极采取先进技术和方法,提高生产收益。

编辑感言:

让种植员走上“主舞台”

诺桑的“酸甜苦辣”,道出了许多种植员的心声。可种植员为何会陷入如此窘境?

其实,这是军人的职业属性所决定的。当兵打仗是天职,一切与打仗无关的岗位,必然难以登上军队的“主舞台”。编辑此稿时,许多基层官兵都不约而同地谈到:如果“种菜的”比“打仗的”还吃香,那才不正常。种植员要是能做到种植领先、打仗靠前,大家一定会带头给他请功。

这员、那员,首先应该是战斗员。一个精通十八般武艺的种植员,必定能在军营收获更多的认可和掌声,我们应鼓励种植员走上训练场精武强能,为他们创造更多出彩的机会。(武元晋)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