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士官“非权力影响力”告诉我们什么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责任编辑:张硕 
2017-04-19 03:17

在生死考验面前敢于挺身而出,这样的士官谁不心生敬佩?官兵们说,之所以对他们心悦诚服,不是因为这些士官有多高地位、多大权力,而是基于他们的“非权力影响力”。

随着时代变化,士官群体在部队建设和战斗力生成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如何把他们的“非权力影响力”汇聚成强军兴军的共同“正能量”,是一线带兵人必须思索和解决的重要课题。

请看今日《解放军报》的文章《士官“非权力影响力”告诉我们什么》——

南部战区陆军某团八连五班士官支晓明在连队人缘特别好,战士们说他啥时候都是正能量“爆棚”。这不,拉练途中战友们筋疲力尽,支晓明(左三)在休息时给大家伙讲起了笑话,缓解大家的疲劳。周俊谊

看到化学武器弹体的第一眼,四级军士长胡建明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

2016年11月,某部防化营官兵,被上级抽调参加清理侵华日军遗弃在华化学武器的任务。这些“罪恶而危险的东西”在地下已经埋藏了几十年,锈迹遍布弹体,是否会发生泄漏甚至爆炸?谁也拿不准。

“我经验最丰富、技术最熟练,谁都别和我抢!”部署任务时,胡建明第一个“抢”任务。而在下士刘畅的印象里,胡班长是出了名的“不爱抢”:立功受奖,他主动往一边站;春节探亲,他把机会让给有急事的同志;就连晚上洗热水澡,他都等到最后一个……但面对这个“生死任务”,胡建明罕见地争红了脸。

测量弹体、采集毒剂样本……胡建明像对待婴儿一样轻手轻脚,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惊醒了“它”。完成任务,脱下防护服,汗水已经湿透了他整个衣背。“说一点不害怕那是假的,但这里我兵龄长,又是班长,我不站出来谁站出来呢?”事后,刘畅问胡班长是否害怕时,他如是说。

“在生死考验面前敢于挺身而出,这样的士官谁不心生敬佩?”正是由于这种冲锋在前的精神,胡建明在连队里有着很高的威信,说一句顶一句。在该部,像胡建明这样有“影响力”的士官为数不少。官兵们说,之所以对他们心悦诚服,不是因为这些士官有多高地位、多大权力,而是基于他们的“非权力影响力”。

“非权力影响力是一种个人基于自身素质形成的影响力,与权力影响力不同,它既没有正式的规定,也没有组织的授予,而是以个人的品德、能力、感情等因素为基础形成的。”该部领导谈到。随着时代变化,士官群体在部队建设和战斗力生成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如何把他们的“非权力影响力”汇聚成强军兴军的共同“正能量”,是一线带兵人必须思索和解决的重要课题。

士官“非权力影响力”告诉我们什么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周钰淞 特约通讯员 李岸伟

投票风波——

“对事,我有好话坏话。对人,咱们永远是战友。”

其实,说起士官“非权力影响力”,某团修理连的官兵们首先想到的是“谢大侠”——

下士谢晓俊,小寸头,圆圆脸,眼珠子滴溜转,笑容从没“下过线”。虽然素质一般,但出手阔绰、为人大方,喜欢呼朋引伴,牌局、饭局上都是行家,人称“谢大侠”。

“谢大侠”人气不俗,连里战友大多抽过“大侠”让的烟、受过“大侠”请的客,遇事都要卖个面子帮把手。有吃有喝还会玩,不少战士也喜欢跟着“大侠”一起“逍遥”。

连队有一个人对此“不来电”——四级军士长罗宇。半年前,连队研究入党人选。为了能入党,“谢大侠”煞费苦心,不仅对连里几名老骨干殷勤备至,更是一改往日的疲沓,脏活累活抢着干。

没承想,支委会上,罗宇坦率直言,指出谢晓俊并不是真心实意向党组织靠拢,而是为了得到党员身份而故意表现……一番入情入理的分析让多数支委转变了态度,投出反对票。

入党梦碎,谢晓俊心中颇为不满,工作标准直降。一天夜里上哨,他打起了瞌睡,被前来查哨的上级领导抓了个正着,一级一级通报下来。连队研究处理意见时,不少同志表示得从重从严,起码一个记过处分,才能向上级作个交代。

让人意外的是,又是罗宇提出:谢晓俊虽然违反了纪律,但根据条令条例,不至于记过处分,不能因为是上级领导亲自抓的,就“罪加一等”。他把自己的意见通过政工网实名向团领导反映。谢晓俊最终免于记过。

“班长,对不起,我误会了你,一直以为你对我有意见。”事后,谢晓俊主动找到罗宇敞开心扉。

“我对你个人没意见,从来都是对事不对人。对事,我有好话坏话。对人,咱们永远是战友……”一番真诚话语,让谢晓俊彻底放下心中的芥蒂。

随后的日子里,官兵们发现,“谢大侠”变了,变成了内务标兵,变成了训练尖子……刚刚结束的支委会上,他全票通过,被纳入“入党积极分子”。

不仅如此,谢晓俊还带着平时跟他要好的“牌友”苦练修理本领,技术不断提升。

“谢晓俊的转变充分说明了一名品德正直的士官影响力有多大。”该连指导员黄名华颇为感慨。

而谢晓俊自己的体会是:“士官的威信从哪里来?我服罗班长,不是因为他是班长,而是因为他站得正、行得直,以德服人。”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