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特长兵缘何评不上优秀士兵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彭田 等责任编辑:康哲
2017-06-21 03:40

大学生士兵来到军营时大都身怀一技之长。然而,基层是一个靠综合素质立身的地方,如何取长补短,融入基层这个“大熔炉”,是摆在每一名大学生士兵面前的现实课题。陈基伟的转型之路,也许能给其他大学生士兵和带兵人以一定启示。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资料图)

“非主流”特长兵缘何评不上优秀士兵

■南部战区陆军某旅指挥通信连上等兵 陈基伟

每一个来到军营的大学生,都怀揣着不同的梦想。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文艺兵。

2015年,我大学毕业入伍。在这之前,我参加了广西军区的文艺特长兵选拔,只招民俗不招流行的要求让我错失机会。曾在大学里获吉他弹唱大赛冠军的我很不甘心,于是毅然选择了参军入伍。

起初,我还算新兵连的“香饽饽”。由于大学期间担任学生会干部,还是文艺骨干,在开展各种文体活动时是当仁不让的“主角”。有一次,新兵连举办中秋晚会,我既上台表演又当主持,获得旅领导高度评价。就这样,我带着“主角光环”被分到了指挥通信连。刚下连那会儿,我的才艺给连队建设注入了不少生机和活力,迅速成为连队文艺阵地的主将。

可没多久,我就发现自己成了一个“边缘人”。在连队,训练才是不折不扣的主业,大家潜意识里觉得我的工作和训练不搭边儿,板报画得再美、吉他弹得再好、歌曲唱得再棒,军事专业不行成了硬伤,还被贴上了搞“副业”的标签。比我小好几岁的同年兵有时还开玩笑说:“大‘文艺家’,你就好好搞你的‘副业’,像打仗扛枪这种体力活,还是我们来。”

正在我陷入苦恼时,连队有一个去炊事班的名额。我晚上躺在床上想了很久:文艺路线走不通,还老被笑话成搞“副业”,可作为主业的军事专业又比不过其他战友,到了炊事班兴许还能干出点名堂。第二天,我向连队申请去炊事班获得批准。当我背着铺盖卷走出宿舍时,班排的几名战友用复杂的目光看着我。我心想:孙猴子还喂过马呢,有什么大不了的?

就这样,我成了一名炊事兵。没几天,熟识的几个战友对我的称呼又变了,他们不再叫我“文艺家”,开始改叫“伙夫”。可让他们刮目相看的是,仅仅半年时间,我就“修炼”成了炊事班煎炸炒煮蒸样样精通的“掌勺”,我炒的好几道菜成了连队“招牌菜”,就连来吃碰饭的机关首长都对我们连的伙食赞不绝口。

在一次上级组织的炊事员比武中夺魁后,我被封为“美食大厨”,又一次戴上了“光环”。虽然战友们不再叫我“伙夫”,可我总感觉“美食大厨”的称号有点别扭。咱大学期间好歹也是堂堂学生会干部,没想到来部队混成一“掂勺的”,这要传出去,还不被老同学笑掉大牙?

眼看年底要评功评奖了,我鼓起勇气向连长指导员毛遂自荐:我这个“伙夫”够不够参评标准?连长指导员很认可我的成绩,当即表示可以考虑。谁承想,“优秀士兵”的名单里最终却没有我。原来这事儿一放到支委会上,不少班长骨干立即不“买账”,说我之前就爱搞文艺“副业”,现在又在炊事班做饭搞后勤,想评先进,悬!

我的“优秀士兵”就这样“丢”了。见我一连好几天心事重重,原来的班长吕遵韧找到了我。“我也是大学生士兵入伍,你各方面基础都比我好,但方向不对,努力白废。你必须紧紧抓住打仗这个主业下功夫,而不能天天在边儿上打转转。”吕班长边帮我分析边开导我,“连队也一直在为你的成长进步操心呢,上次支委会上指导员还专门就你的事做了自我批评,他说过去连队对你的引导帮带不够,让你走了一些弯路,连队在这方面是有责任的,今后要加强对你的帮带,下一步还打算让你到班长岗位上锻炼锻炼呢。”

听了吕班长一席话,我的心里敞亮多了,憋了很久的委屈也烟消云散。我暗下决心:刻苦训练,努力提高综合素质,将来做一个过得硬的班长。

(黄小强、何楚洋、解放军报特约记者彭田整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