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军功章的故事:这辈子,没白活!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胥得意 等责任编辑:康哲
2017-08-13 01:09

每枚军功章都写满军人鲜为人知的故事。有舍生忘死的冲锋,有英勇杀敌的威名,有保家卫国的功勋,还有殚精竭虑的思量……它缀满英雄战绩,也闪耀军人荣耀。

军属不易,军人亦不易。他们总把常人难以忍受的忍受成了习惯,把百姓难以坚守的坚守成了寻常,又会在某一天,让昔年的血火战场沉寂于岁月长河,把过去的刀剑嘶鸣收敛于褪色照片。可那个寂静无声的夜,回想起那曾戴在胸前、铸满故事与荣耀的军功章,他们仍可骄傲地对所有人说——

这辈子,没白活。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家门

■胥得意

新军装上散发出的淡淡的樟脑球味,让苏玉林体会到了梦想成真的感觉。从此,他就要从河北省望都县贾村镇西新村这个小村庄出发,迈进人民军队的钢铁方阵中。梦想的实现,让他分明听到了血管中血液奔流的声音。

就在迈出家门的那一刹,苏玉林回了头。他的目光落在那斑驳的门框上,生生被刺出了丝丝缕缕的痛感。

那副门框的油漆早已脱落,框面上凹凸不平,一侧的内口呈浅弧状残缺着,细一看去,被火烧过的痕迹还隐隐在目。自小时候对这副门框产生兴趣开始,苏玉林就知道了这座门与家里长辈们的诸多故事。

那年,日军像幽灵一样侵入了冀中平原。当时任村长的苏玉林曾祖父把坚决抵抗的精神之火在村子里“点燃”之后,他人头的价钱开始直线上升。一天,鬼子封锁了村庄,他们的目的直接且残忍——要苏玉林曾祖父的命!群众把苏村长藏在了棉花垛里,而多疑的鬼子用刺刀疯狂地刺向了那里。一刀,两刀,三刀……刺刀扎进棉花凶狠的噗噗声,伴随着日本兵的诅咒,一直扎在大家提到嗓子眼的心上。200多刀之后,一身臭汗的日本鬼子败兴而去,而苏玉林曾祖父却神奇地毫发无损。这200多刀,从此挑破了一个中国普通村庄的沉默和任人宰割。

房屋在燃烧,柴垛在燃烧,热血也在燃烧。苏家大门虽历经战火却未被摧垮、坚固如初。它已成为一种无声的提醒,对所有苏家人,包括苏玉林:“到什么时候也不能忘却曾经饱受的屈辱!”

在长白山脚下的军营里,骨骼里充满钙质的苏玉林,在靶场上尽情挥纵青春。在枪口与准星的延长线尽头,是风中微微摇晃的靶牌,而透过那靶牌,苏玉林却能清晰看到家中那道硬挺挺的伤痕累累的门框。家乡距离他遥远,而那副门框却在眼前。他的目光一遍遍在门框上交织,甚至想要诉说。苏玉林渴望子弹上膛,他渴望听到子弹呼啸,他甚至想要见到子弹在落点开出鲜艳的花朵。

2010年8月。还不是秋季,但可以收获。在那个酷暑,苏玉林收获了一枚闪耀着光芒的军功章。在吉林省军区边海防狙击手比武中,苏玉林用他手中的枪一举夺得了第一名的桂冠。军功章上面只有汗水的痕迹,没有血染的风采。目光透过金属质地的军功章,苏玉林似乎看到了军功章背面的故事。很多战友只知道他的付出,他的付出是汗水是坚忍,却没人知道他付出的目的。他想要让军功章的光芒闪亮曾祖父、爷爷,还有父亲渴望他成长并强壮的眼睛。

胳膊上的伤疤像是叠加在一起的松树皮,一层摞着一层,一块连着一块。就在伤疤记载着成长,成为粗糙的皮肤之上的图腾之时,苏玉林又走进了一片更为险峻的天地。

这次,是在茫茫草原之上的一次全军特种兵比武。从6月进驻草原开始,等待苏玉林的是一次与伤痛并行之旅。他右脚脚踝竟然连续出现了3次扭伤,青肿的脚腕楚楚可怜,而1年前爆裂的锁骨也一直在隐隐作痛。伤痛相对于伤疤来讲,不算什么。苏玉林觉得伤痛只是当下体会到的感觉,而那副门框上的伤疤却是埋在苏家人心底永久的痛感。

比武的日子里,有太阳时,不是艳阳高照而是骄阳似火。下雨时,不是阴雨霏霏而是暴雨如注。苏玉林和队友一举夺得快速狙击、搜索排爆科目和城市反恐作战行动综合3块金牌,夺得反恐侦察、精确狙击科目和狙击战斗行动综合3块铜牌。

一等功的军功章比早些年前的更加光彩夺目。当苏玉林把报喜的电话打回家中时才得知,在他摧城拔寨之时,爷爷却已在弥留之际。母亲告诉他,爷爷不让我们通知你,说你不能分心走神。苏玉林的心中有些酸楚,会分什么心呢,从出生他的心就和苏家人的心拴在一起呢,能走什么神呢,几代苏家人走过来了,他们的神都聚在一件事上呢。

看着“最美边防战士”的奖杯和一等功奖章,苏玉林好像看见爷爷正倚在家门里冲他微笑,爷爷拉过他的手,一遍遍地抚摸着那道伤疤依旧的门框……

苏玉林知道,爷爷不在了,可家门还挺立着。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