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战斗力建设,无捷径可走更无速成法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程荣贵责任编辑:任爽
2017-11-27 03:24

“今日行之,明日见效,皆诈术之私而已。”“速成法”不但出不了战斗力,而且削弱部队建设的基础。只有胸怀“百年”之志,盯着长远目标,真抓实干,锲而不舍,才能根深叶茂,收获累累果实,真正把打仗本领搞过硬,在备战打仗上有一个大的加强。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文章——

深耕之苗结穗多

■程荣贵

有农村生活经验的人,下种插秧时,犁地要达到一定的深度,这样即使遇到大旱天气,种子照样可以发芽,秧苗也可以照样存活。

南宋的理学家陆九渊,在他的语录里,把这个道理记述得非常具体、生动。他说:“我们家整治田地,总是用长长的大头,每年两次锄挖都要达到二尺来深。当深至大约一尺半以上时,才育秧一头。这样,久旱时,因田土深而独得不旱。”他说:我数了数其它田里的稻穗,每个穗子的谷粒最多不过八九十颗,少者三五十粒而已。而他家种的稻子,每穗少的尚有百二十粒,多的达到二百多粒。每一亩的收成,比其它地亩的收成差不多有数倍之多。最后,他解释说,这是一种“深耕易耨之法”,并反问:凡事难道不都是这个道理吗?陆九渊的弟子把这段话郑重记录下来,并说明原委:导师当时论及一些做官之人专干那速成之事,因而发了这样一段议论。

正所谓“政如农工”,一丁点偷懒不得,非精耕细作不可。只有力气用到、功夫下到,才有望取得好收成。所以,凡有实心、为实政的人,无不老老实实地下实功夫、细功夫、笨功夫,做扎扎实实抓基层、打基础的工作。塞罕坝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这里的领导干部,在半个多世纪的岁月里,埋头苦干、真抓实干,不贪一时之功,不图一时之名,创实绩、谋长远,造福后代,功在千秋,取得辉煌政绩,得到党和人民肯定。

有的单位、有的人却不是这样。他们专想速成之事、不谋长远之举,什么能出政绩就干什么,什么快出政绩便热衷什么,只求显绩不求潜绩,只重近效不顾远景,只看领导满意不满意,不管基层愿意不愿意。急功近利的结果,往往是单项工作冒尖、全面建设受损,一任出政绩、几任背包袱,个人升迁、基层遭殃。

欲速则不达,根深则叶茂。部队要时刻准备打仗。抓战斗力建设,没有捷径可走,更没有什么“速成法”。尤其是那些“打地基”、铺垫性工作,更需要日积月累、久久为功,有的甚至要历时几代人、几十年。陈能宽隐姓埋名25年搞“两弹一星”,黄旭华隐居荒岛30年搞核潜艇研究,林俊德扎根大漠52年搞核爆炸研究,吃常人难吃之苦,付出常人难以承受的牺牲,默默无闻,隐姓埋名,为我国基础科研做了扎实的铺垫工作,从而使“大国重器”研制取得重大进展。这些事实说明,没有“深耕易耨”,就不会有重大收获;没有扎实的基础,就难以行稳致远。越是那些急事、要事,越需要往实里做、往深里做。如果因急而躁、急功近利,就会欲速不达、乱了手脚。

“今日行之,明日见效,皆诈术之私而已。”“速成法”不但出不了战斗力,而且削弱部队建设的基础。只有胸怀“百年”之志,盯着长远目标,真抓实干,锲而不舍,才能根深叶茂,收获累累果实,真正把打仗本领搞过硬,在备战打仗上有一个大的加强。

(作者单位:军委训练管理部)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