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在深海的爱——听北部战区海军某支队官兵讲述潜艇兵的故事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曾火伦 杨艳  贺美华  茆琳责任编辑:杨帆
2019-07-12 06:26

有一片海,浩瀚无际。有一群人,为国出征。有一种爱,博大深沉。

潜艇,潜行深海,一默如雷。潜艇兵,守卫蓝色国土,心系家园亲人。

在北部战区海军某支队采访,官兵讲述的几则潜艇兵故事,让记者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澎湃在深海的爱——听北部战区海军某支队官兵讲述潜艇兵的故事

■解放军报记者 曾火伦 杨艳 实习记者 贺美华 特约通讯员 茆琳

该支队官兵在训练中。茆 琳摄

有一片海,浩瀚无际。有一群人,为国出征。有一种爱,博大深沉。

潜艇,潜行深海,一默如雷。潜艇兵,守卫蓝色国土,心系家园亲人。

在北部战区海军某支队采访,官兵讲述的几则潜艇兵故事,让记者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面对危险冷静交代后事——

“但愿这封遗书用不上”

支队某艇政委陈笃红写过不少次遗书。

对高风险的潜艇部队来说,官兵出海之前写遗书,不算什么新鲜事。陈笃红从军多年,执行重大任务无数,遭遇过的危险数不胜数,自然也不例外。

3年前,陈笃红所在艇接到赴某海域战备巡逻的任务。面对填补诸多技术空白的特殊要求,常年与潜艇打交道的陈笃红深知,此次任务非同寻常。

任务部署完毕,他来到办公室,又一次摊开笔记本写遗书。老人、妻子、孩子……能想到的都安排得清清楚楚。

遗书写完,陈笃红把笔记本工工整整地摆在办公桌中间。想了想,怕万一“光荣”了别人发现不了,又打开笔记本,将写有遗书的那张活页往外拽了拽,露出一角之后再轻轻合上。

临走前,他特意交代机关战士,没有特殊情况不能动他的笔记本。

圆满完成任务归来,陈笃红如释重负,悄悄撕掉了写有遗书的那几张活页纸。

如今谈起那次任务,陈笃红依然感慨万千:“执行过那么多重大任务,写过那么多遗书,那次却感觉是离死神最近的一次。写下第一个字的那一刻,我在心里反复念叨,但愿这封遗书用不上。”

潜艇战备训练任务繁重,类似情况并不罕见。但出于保密需要,官兵每次执行任务都无法告诉家人实情,甚至连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回都不能说。

怎么办?陈笃红与妻子约定了一套特殊的“暗号”,用于夫妻间的电话交流。陈笃红告诉记者:“哪怕只让她知道‘会期’几天、‘出差’几个月,她至少有个盼头。但有时候我真的很担心,说好的几天‘会期’,会不会……”

“不要问我在哪里,问我也不能告诉你……”《潜艇兵之歌》的这句歌词,是潜艇兵“沉默是金”的真实写照。执行任务如此,对家人的爱与牵挂亦如此。很多时候,他们只能把这份爱与牵挂,写进遗书、埋在心里,随着潜艇一起潜入深深的海底。

潜艇靠岸才知母亲去世——

“为国尽忠是一种大孝”

进入4月,支队某艇艇长于全胜的心情有点像坐过山车,起伏不定。

细心的该艇政委看出端倪,几番旁敲侧击才得知,于全胜年过八旬的母亲因重病住进了ICU病房,进入病危状态。

全艇官兵都知道,于全胜是个孝子。年事已高的母亲患病后,经多次治疗仍不见好转。看着病情日益加重的母亲,于全胜急得四处寻医问药,不放过任何希望。

可是,支队承担的一项重大任务,当时已进入关键阶段,不少官兵克服重重困难,一心铆在战位上。身为一艇之长,于全胜深知自己坚守战位的重要性。

一边是国,一边是家。这是一道痛苦的选择题。于全胜最终选择了战位。出海那些天,于全胜把痛苦深深埋进心底,为完成任务白天黑夜连轴转。官兵说,那些天,艇长憔悴了许多。

圆满完成任务归来,刚靠码头,于全胜就急切地给家里打电话,得来的却是母亲已经去世的噩耗。

那一刻,七尺男儿泪流满面。

作为多年的搭档,该艇政委想安慰却不知该从何说起。擦干眼泪,于全胜说:“放心,我挺得住。为国尽忠是一种大孝,老母亲九泉之下一定会理解我的。”

常年风里来浪里去,不少官兵跟于全胜一样,经历过忠孝不能两全、家国难以兼顾的煎熬。无论最终做出怎样的选择,每一名潜艇兵都深深懂得“有国才有家”的道理。

这个道理并不复杂,却是一代代潜艇兵忠诚履行使命的强大动力。

孩子出生丈夫却杳无音信——

“军嫂就是那个含着泪也要为你笑的人”

舵信班班长王世田要当爸爸了。

儿子还是女儿?答案揭晓之前,这是个“甜蜜的烦恼”。

然而,更大的烦恼还在后面:2018年1月,部队接到了出海执行任务的命令。王世田算算日子,当妻子临产,自己还在海上。这个结果,让连跟孩子见第一面该说点什么都悄悄“彩排”过无数次的王世田心里有点凉。

出发前的思想摸底,副艇长胡文佳问他:“要不要找个人替你?”

王世田摇摇头:“请组织放心,我已经跟家里说好了。”

胡文佳后来才知道,当时,王世田的母亲身患癌症,父亲身体也一直不太好。因为王世田太忙,妻子怀孕后就回了老家,身边长期无人照顾。

任务完成归来,潜艇离陆地越来越近,手机渐渐有了信号。归心似箭的王世田非常忐忑。

看着王世田坐立不安的样子,胡文佳问他:“世田,老婆生了没有?”

王世田紧张得直搓手:“不知道呢,还没问。”

“手机不是有信号了吗,怎么还没问?”

“我想知道但又怕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意外,会不会……”

胡文佳急了:“哪那么多废话?给老婆打电话去,马上!”

一会儿工夫,王世田喜笑颜开地回来了:“母子平安,是个大胖小子!”

面对记者的采访,支队长丁永伟感慨万千:“什么是军嫂?军嫂就是那个含着泪也要为你笑的人。她们很苦,她们很累,她们很委屈,但为了丈夫的事业,再难也咬牙坚持。‘军功章里有你的一半’,从来不是一句空话。”

亲人连遭伤病也不向组织伸手——

“补助应该给比我更困难的兄弟”

“祸不单行。”说起四级军士长董小利,支队官兵都会不约而同想到这个词。

今年4月初,刚刚执行完一项重大任务的董小利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得知4岁的女儿因误食药物引起中毒,被送进了医院ICU病房。

董小利瞬间蒙了。挂断电话,他悄悄躲在角落里,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想起女儿活泼可爱的样子,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离下一次重大任务只剩一周时间了,老家路途遥远,来回一趟仅花在路上的时间就得3天。

回,还是不回?董小利万般纠结。思前想后,实在放心不下女儿,董小利鼓起勇气向领导提出请假5天。他心想,等从老家回来,还有两天可用于任务准备。

5天过去,董小利准时归队。战友们嘘寒问暖,关心孩子的病情,董小利总是回答“病情平稳,没什么大事”。

官兵没想到,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事实上,因为药物中毒太深,董小利的女儿在ICU病房住了将近半个月才脱离危险。回去的两天两夜,他只能隔着玻璃远远地看着女儿躺在病床上。

雪上加霜的是,董小利从老家回到部队刚一个小时,家里人打来电话,在建筑工地打工的父亲不慎从脚手架上跌落,一只眼球破裂,伤情严重。

领导得知情况,劝董小利立即回家,将父亲送往大医院救治。

就在董小利的父亲和女儿住院期间,支队下发通知,为家庭困难官兵发放一定数额的救济补助。

全艇官兵第一个想到了董小利。但出人意料的是,他婉言谢绝:“家庭困难的战友还有不少,补助应该给比我更困难的兄弟。”

支队领导告诉记者,利益面前首先想到战友,董小利不是第一个,更不是唯一的一个。在潜艇部队,没有出过海,不算真正的潜艇兵。潜艇工作的特殊性,将官兵联系成一个生死相依的命运共同体。支队官兵总结的“一条艇、一条枪、一条命”,是对这种感情的最好概括,也是部队多次圆满完成重大任务的坚实基础。

采访结束,驱车离营。不远处的海面上,海鸥飞翔,碧波荡漾。记者知道,那片深蓝之下,澎湃着潜艇兵对祖国的热爱、对家人的深情、对大海的眷恋……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