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如何融合发展?"三合一"式的兼容并蓄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袁 艺 郭永宏 白光炜责任编辑:王俊
2019-09-12 03:12

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是从“你是你、我是我”变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进而变成“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是“三合一”式的兼容并蓄,不是“三选一”式的互斥排他。

如果跳过机械化、信息化,把建设重点全面转向智能化,反而可能欲速不达。

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如何融合发展

■袁 艺 郭永宏 白光炜  

“融合”一词,物理意义上是指熔成或如熔化那样融成一体;心理意义上是指不同个体或不同群体在一定的碰撞或接触之后,认知、情感或态度倾向融为一体。国防和军队建设中的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则是指统筹协调三者相互包容、相互渗透、相互促进,从“你是你、我是我”变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进而变成“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达到水乳交融、合而为一的程度,并由此产生叠加效应、聚合效应和倍增效应,实现战斗力整体质的跃升。例如,在战斗机研发领域,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杨伟总设计师就认为,第一代喷气式战斗机的突破在发动机,第二代战斗机的突破在空气动力,第三代战斗机的突破在系统综合,第四代战斗机的突破必须是在智能化,它应该是一个能在信息化和网络环境中对抗作战的新型飞机。未来战斗机都是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合一的,三者并没有明显的界线。不难看出,各代战斗机研发重点虽然在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方面侧重点不同,但进入智能时代后,就成为三者融合难以割裂的综合体。

正确理解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

融合不等于混合、化合或者复合。首先,融合肯定不是简单的混合。两种没有相融性的事物混合在一起,不管采取什么办法,是不可能融为一体的。例如,油和水混合后不论如何搅拌甚至加压,最后沉淀下来还是会分层的,也就是说二者只能混合而不能融合。其次,融合也不是化合。化学反应是原有的物质消失并产生新的物质。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以后,并不是每一“化”就此消失并产生一种新类型的“化”,而是三者都还在,但已经相互渗透、难以分开。最后,融合也不简单地等同于复合。复合发展强调的是各“化”同步并行,而融合发展更加强调各“化”之间彼此渗透互促,融合发展以复合发展为前提,但比复合发展的目标要求更高、过程更为复杂。

把握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规律

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之间有着必然的紧密的内在联系,三者融合发展的基本规律表现在:

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逐次递进有序依存。从时序上看,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不是同时起源的,没有前一“化”作为前提、基础,就没有后一“化”的发生和发展,前一“化”为后一“化”提供了重要的物质基础。例如,没有机械化就没有信息化。信息化建设需要机械化建设提供的物理实体,没有机械化作战平台和弹药作为信息节点的载体,信息化的“联”就失去了对象。信息化是智能化的孕育母体。没有高度信息化提供足够的算力和数据,新一代人工智能也不可能产生链式突破。一支军队没有一定的机械化基础,就无法推进信息化,没有一定的机械化信息化基础,也不能很好地推进智能化。

基于这一认识,想要跨过机械化信息化直接实现智能化的“大跃进”式发展是不现实的。通常说来,后一“化”对前一“化”只有在个别领域可以替代,而不能全局替代或全面跨越。如果前一“化”核心技术、基础领域和关键阶段的“底子”打得不牢,出现瓶颈和短板时,将无法在短时间内弥补,不但难以被后一“化”解决,反而因基础不牢影响后一“化”发展,从而拖累国防和军队建设整体发展水平。所以,如果跳过机械化、信息化,把建设重点全面转向智能化,反而可能欲速不达。

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相互交叠长期并存。我们通常所说的基本实现机械化,或者说机械化战争形态结束了,只是意味着机械化发展到后期,其对战斗力增量的贡献已经产生了边际递减效应,在此基础上继续加大机械化投入,效费比将大大降低。但这并不意味着此后就没有任何机械化建设任务了,只是与信息化、智能化建设相比,对其投入比重将逐步降低。信息化不是机械化的终结,信息化过程中还有一定的机械化,智能化也不是机械化、信息化的终结,智能化过程中还有一定的信息化、机械化。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中的每一“化”都只是某一历史时期的建设重点,不存在某一时期被某一“化”排他性独占的情况。未来智能化战争中,特种部队仍然有可能使用匕首、弓弩等冷兵器时期的典型武器,这一案例可以很好地说明这一问题。

基于这一认识,则不能放弃机械化信息化而搞智能化的“另起炉灶”式发展,不能以割裂的观点看待三者。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是“三合一”式的兼容并蓄,不是“三选一”式的互斥排他。后一“化”不是对前一“化”的否定和终结,不是摒弃前一“化”取得的发展成果推倒重来另搞一套,必须确保作战体系由机械化到信息化再到智能化的平滑过渡和渐进升级。以智能化为例,智能化绝不是颠覆性地推倒原有信息化作战体系,另建一个全新的独立的智能化作战体系。智能化建设的过程,实质就是发挥人工智能的渗透赋能作用,促进现有信息化作战体系逐步升级改造并向智能化方向演化的过程。

智能化信息化对机械化以虚控实赋能增效。这里所说的“实”主要是指以作战平台、弹药等物理实体为代表的“硬件”,“虚”主要是指以作战数据、算法等为核心的“软件”。机械化以硬件建设为主,信息化和智能化则以软件建设为主,通过软件对硬件进行优化升级和赋能增效。在建设优先级上,载荷超越平台、软件超越载荷、算法超越软件,信息化和智能化建设中的软件成本要远超硬件成本。机械化和信息化主要是对人体力和感知力的增强,智能化则主要是通过人工智能增强人的认知力,同时对人体力和感知力进行再提升再放大。

基于这一认识,则不能搞“重硬轻软”或“虚实脱节”式发展。进入智能时代,如果作为武器装备“大脑”的配套软件和核心算法落后,其硬件性能指标再高都只是“虚高”,实战中很难发挥作战潜能。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匡迪发出的“徐匡迪之问”,直指当前我国人工智能产业发展过分倚重开源算法、忽视底层框架和核心基础算法研发的问题。我军信息化建设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也因为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和基础软件产品受制于人,自主可控差,严重影响了作战体系的安全。进入智能时代,应一开始就注重军事智能技术通用芯片和核心算法的研发,避免重蹈信息化发展的覆辙。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